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風暴中展開電影革命 皮亞亨利眼淚中找到新出路

2019-07-05
■康城「導演雙周」其中一個創辦人皮亞亨利達努。■康城「導演雙周」其中一個創辦人皮亞亨利達努。

1968年法國爆發五月風暴,學生發起運動,公會罷工,國家進入癱瘓的狀態。而當年的法國康城影展亦因此宣佈停止舉辦,但皮亞亨利.達努( Pierre-Henri Deleau )趁茬o個機會將「改革精神」延伸,1969年在「風暴」中孕育出康城「導演雙周」( Directors' Fortnight ),掀起了一場屬於電影的革命。

文:陳儀雯 攝:彭子文 (部分照片由主辦方提供)

日前,皮亞亨利應邀「新浪潮.新海岸:康城導演雙周50遇見香港電影」來到香港藝術中心,將首屆康城「導演雙周」播放的電影《夏》(L'[T[)帶給香港的觀眾,並出席映後談。在接受香港文匯報訪問時,皮亞亨利表示:「當年很多新的思想就在電影節裡面呈現,電影製作者在當中得到了自由,不用再盲目遵從,也再沒有政治壓力。」「導演雙周」在當年開始成為康城最具有實驗性和獨立精神的電影節單元,皮亞亨利作為其中一個創辦人和選片人,他除了抓緊每年備受關注的社會議題,也將來自世界不同角落的新思想滲透在前來康城「導演雙周」的觀眾當中。

結束才是真正開始

哲學系出身的皮亞亨利過去住在法國的里爾(Lille),和很多人一樣帶蚢q影夢來到了巴黎,但他沒有成功當上導演,卻做了當時法國電影資料館館長朗格盧瓦 (Langlois )的司機。當時電影資料館的員工都會互相幫忙,皮亞亨利有時會運送影片拷貝和協助電影放映。有一天當所有人都離開了電影資料館,他被邀請繼續留下來看電影,當晚播放了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的《晚春》。第二天皮亞亨利就被朗格盧瓦解僱,原因是他在看電影的時候哭了。「『你看懂電影那些不需要了解的部分,看懂了其中的情感。』朗格盧瓦覺得我已經準備好可以當一個電影製作人。」皮亞亨利說。

離開電影資料館以後,皮亞亨利創辦了「導演雙周」,在選擇電影的過程裡,他從不否定任何電影。「人們會發明很多準則,但我不知道什麼是準則,對於我來說那些都不管用的。」皮亞亨利坦言只是憑感覺在「導演雙周」選擇自己喜歡的電影,即使是法國電影,他從來不會嘗試去明白,因為需要刻意去懂的,最終都不會真正了解電影的意思。「你不一定要說電影裡面的那種語言。看一部電影,你需要變得單純,讓電影親自去打動你。」皮亞亨利覺得看電影的人最重要是在電影裡獲取一種愉悅或者情緒,要真去設定一個準則的話,就是電影要先感動到自己。

電影應該走遍世界

其中一部讓他感動的香港電影是導演許鞍華拍的《胡越的故事》,它也是第一部出現在「導演雙周」的香港電影。電影講述一個越南華裔青年在越戰後逃亡至香港的故事。 《胡越的故事》讓皮亞亨利想起當年歐洲也有很多人會用假護照和用難民身份進來法國,引起了很多法國人的共鳴,也打動到皮亞亨利的心。「法國並不是最好的發行電影的地方,但是我們擁有最好的地方去放映。」皮亞亨利覺得法國人總有一顆好奇的心,即使是在巴黎規模很小的電影節,都會有人願意去看,因為去電影院是法國人的生活常態。因此除了香港電影,他認為中國內地的電影也是一個可探索的國度,其次還有菲律賓、印尼和泰國等東南亞國家,他都期望日後能在「導演雙周」讓觀眾欣賞得到。「電影應該被帶到不同的地方,而不是停留在一個國家。」

「我們需要不同的聲音,世界上有很多不同角度和方法去處理一件事,有些會互相矛盾,但是你要有屬於你的選擇。我們只是給影評人和大眾提供另外一種視覺,最重要的是可選擇自己認為好的電影。」皮亞亨利在每一屆「導演雙周」都會發掘新風格的電影,因為他很佩服一些製作人,能在電影中讓人對政治或者人性的問題有所醒覺。「電影院可以帶出大眾對問題的關注,新的拍攝方法可以吸引觀眾,衝擊社會。」然而,皮亞亨利強調要是去解決政治的問題終究需要執政者去處理,正如法國的五月風暴,電影仍然需要掙扎尋找自己真正的位置。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