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鈴木家的謊言》悲傷中釋放吶喊

2019-07-12
■《鈴木家的謊言》於7月18日在港上映。■《鈴木家的謊言》於7月18日在港上映。

親情的愛從來都是複雜的,它既包含了一種責任,也有在血緣關係中連帶了關愛和親近。然而,日復日,家庭成員習慣了一種生活模式,習慣了彼此的存在,卻忘了這種愛需要被更新和經營。《鈴木家的謊言》由野尻克己執導,劇本是根據導演的個人經歷為藍本,除了帶出日本自殺、青年抽離社會、家庭成員間關係破裂等切身的社會問題外,也設身處地探討「何謂家庭」的主題。

原本一家四口的鈴木家,面對家中長子、被社會稱為「隱蔽青年」的浩一(加瀨亮飾)突如其來的死訊,家庭成員都用各自的方式去回應生命中沉重的失去。先發現兒子吊頸的母親悠子(原日出子飾),因無法即時搶救兒子而自殺,昏迷不醒,醒來以後卻偏偏失去了這段最關鍵的記憶。父親幸男(岸部一德飾)跑到風月場所,盼找到浩一在保險單上寫上的其中一個受益人。妹妹富美(木妘瞼芧╮^則以沉默來回應哥哥的離去,但內心的傷痛和內疚,驅使她去尋求專業的援助,可是心結終究還沒有被解開。

由於悠子一直都昏迷躺在醫院,浩一的身後事都由富美、幸男和悠子的舅舅一手包辦。當大家都平靜下來,以為浩一的離去已經告一段落的時候,悠子突然奇跡醒來,頓時讓大家不知所措。情急之下三人一起給悠子編織了一個謊話,告訴她浩一已經飛到南美,並在舅舅的公司工作,過茤M在日本截然不同的新生活。舅舅、父親和富美一直用信件、紀念品甚至視頻,一次又一次地蓋過謊言,一同感受荅E一似是而非的「存在」。母親天天左顧右盼浩一的「消息」,情緒都在被它牽茖哄C然而,這個計時炸彈隨即在舅舅的婚禮上引爆,它給悠子帶來真相,卻也勾起對浩一自殺的種種回憶。短暫的痛楚釋放了鈴木家內心的吶喊,讓他們再次團結起來,尋回一家人對於彼此的坦誠和愛,也將過去對家庭成員的習慣變成了一份珍惜。

將嚴肅的話題以幽默、寫實的方法描寫,觀眾在笑聲中同為鈴木家感到淡淡的憂傷。《鈴》呈現了一個家庭總會遇上各種的兩難題,野尻克己將自己親身經歷的困惑拍成了電影,他坦言一路拍攝一路思考,卻還沒有找到確實的答案。「就算要面對憎恨、憤怒和哀傷等負面情緒,仍然不放棄不斷尋找答案的過程,才是人性的體現。」在親情這種特殊的情感裡,即使給家人做的決定旁人無法理解,甚至荒謬至極,但很多時候都僅僅因為愛。 ■文:陳儀雯

【星光透視 印花】送《鈴木家的謊言》換票證

由高先電影有限公司送出《鈴木家的謊言》電影換票證20張予香港《文匯報》讀者,有興趣的讀者們請剪下《星光透視》印花,連同貼上$2郵票兼註明「《鈴木家的謊言》電影換票證」的回郵信封,寄往香港仔田灣海旁道7號興偉中心3樓副刊部,便有機會得到換票證兩張。先到先得,送完即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