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傳承 > 正文

掏耳傳人黃烈華棄商傳承技藝 秘笈取代口傳 舒耳郎復興

2019-07-28

「叮,叮叮......」在四川成都寬窄巷子景區,一陣清脆的金屬撞擊聲傳來。只見一位身材高瘦的中年男子,穿茪@身藍色的工作服,頭戴小小的探照燈,一會兒大耳扒輕刮耳廓,一會兒鵝毛棒轉耳,10餘件工具在他手中如魔術般,讓客人飄飄欲仙。該名男子名叫黃烈華,誰能想得到他不但是採耳非遺傳承人,更編撰了一套「編耳秘笈」取代口傳,並對技藝作出嚴格規範,使之更符合現代人需求,甚至發展出新技巧。而且他多年來一直努力為行業四出奔走,終於使成都採耳躋身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 ■香港文匯報記者 李兵 成都報道

掏耳朵又稱「採耳」,俗稱「小舒服」,是民俗七十二行中的一技,掏耳師又稱「舒耳郎」。黃烈華介紹,「採耳起源於民間的剃頭匠,是除捏腳、洗澡之外的民間『三大快活』之一。」彼時,剃頭匠在理髮時,還用自製工具為客人掏耳招攬生意,由此流傳至今。

身為「黃氏掏耳術」第四代傳人的黃烈華雖然一度放下鑷子下海經商,而且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但隨荈嶸P華等一批人的退出,從事「掏耳朵」的人越來越少,一度瀕臨失傳。「『掏耳朵』是成都獨特的民俗文化,絕不能讓祖宗留傳下來的技藝失傳。」2005年,黃烈華重操舊業,並通過傳授子女和帶徒弟等方式復興成都的採耳文化,受到人們的敬仰。

各自為政 亟待規範

「 優秀傳統匠人年事已高,『掏耳朵』傳承後繼乏人;匠人們各自為政,流程、收費等不統一;加之,這一傳統技藝都是口口相傳,給傳承保護帶來不少挑戰。」黃烈華說,2005年重新入行後,他發現「掏耳朵」這個行業亟待規範。

從2008年開始,黃烈華陸續召集30多位民間掏耳高手,對掏耳技藝進行記錄、總結、編匯,形成了一套嚴格規範的採耳職業操作手冊,將掏耳工具的使用,並對火耳患者、鼓膜穿孔以及高血壓、醉酒者等不宜採耳進行了規範。

同時,他還積極在民政、非遺等地方相關部門或機構奔走,為成都採耳文化尋找出路。通過8年多的堅持,2016年4月、10月成都採耳協會和採耳民俗文化促進會終於在成都市錦江區掛牌成立,並由黃烈華擔任會長。

提煉手法 屢創新招

「一方面組織技師培訓,一方面規範行業自律,還舉行採耳擂台賽等系列活動。」黃烈華說,通過不斷總結提煉,掏耳朵技藝由最初的基本手法衍生出了10餘種招式、近20種專用工具,還與保險公司合作對意外提供10萬元人民幣保險。後來,一些技師又加入按摩技法,讓「掏耳朵」成了具有鮮明成都特色的民俗文化。

這一系列工作為申遺鋪平了道路,2017年「掏耳朵」被成都市錦江區列為第二批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2018年黃烈華被成都市錦江區確定為成都採耳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

黃烈華表示,讓他非常興奮的是,經過10餘年的復興,許多年輕人認為「掏耳朵不再是一項卑微的職業,而是一項老祖宗傳下的文化,做個『舒耳郎』不丟臉,實現了這一傳統民俗文化後繼有人、薪火相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