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神州傳承 > 正文

【神州傳承】薪火相傳 琴歌未斷

2019-06-28
■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山東琴書傳承人、國家一級演員王振剛課。香港文匯報記者殷江宏  攝■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山東琴書傳承人、國家一級演員王振剛課。香港文匯報記者殷江宏 攝

山東琴書傳承人王振剛:最茫然時仍不捨得舞台

從13歲師從村中老藝人史思端學習山東琴書至今,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山東琴書傳承人、國家一級演員王振剛已從藝逾半個甲子,現今仍每年演出一百多場。面對琴書藝術青黃不接的困境,近年來他一直致力於山東琴書的傳承和創新,帶茪k兒和徒弟在全國演出,並在山東菏澤學院授課。「唱了一輩子,咱有義務把這門藝術傳承下去,」69歲的王振剛對香港文匯報記者表示,只要身體允許,一定會堅持下去,「生命不息,傳承不止」。■香港文匯報記者 殷江宏 山東報道

年幼喪母早從藝 全賴一副好嗓子

王振剛出生於山東鄄城一個小村莊,因年幼喪母,從小在祖父母膝下長大。13歲時,村中老藝人史思端相中了他的好嗓子,收其為弟子學習琴書--這一行很多時候是「老天爺賞飯吃」,一副好嗓子,是唱好山東琴書的重要因素。

大約學了八、九個月,王振剛就到縣城參加匯演。他當時唱了一段《鳳陽歌》,一共八句,唱完就被留在鄄城縣化妝墜子劇團,小小年紀就開始上班了。遺憾的是劇團不久就被解散,王振剛只好回到村裡繼續跟隨老師學藝,一年後和師兄弟一起下鄉演出,有時還會到安徽、江蘇、河北等地表演,演唱技術日益成熟。

漸成「票房保證」 曾獲全國一等獎

「那時候演出一場給三毛錢報酬,在農村相當於買工分,演出結束後師兄弟們搶荌e孤寡老人回家,師傅知道後就誇做得好......」這段清苦生涯,王振剛現在想來,反而是難得的快樂。

漸漸地,王振剛唱出了名氣。當時一說山東琴書的「大剛子」來演出,就相當於是現在的「票房保證」。後來王振剛被調到剛成立的菏澤曲藝團,代表山東去北京參加全國比賽,一部《梁山腳下》在天橋劇場連演一個月,王振剛一張嘴,即獲滿堂彩。1981年他到天津參加全國優秀曲目演出,憑借《大林還家》獲得演出、創作、音樂設計三個全國一等獎。

為演出斥逾十萬 「培養後人花得值」

1985年是王振剛曲藝生涯的轉折點,亦是其最難熬的一年。當時菏澤市進行文藝體制改革,王振剛所在的曲藝團就地取消,被分配到當地糧油進出口公司上班。雖然這在當時是人人稱羨的好單位,王振剛卻不願去。從小開始學藝,一下子轉到企業,他想不通,對未來感到茫然失措......有將近半年的時間,王振剛想起來就忍不住落淚,「當時就和魔叨了一樣,難受時就喝點酒,到文化局找領導鬧,局長一看我來了就躲」。重談往事,他仍唏噓不已。不過,每次市裡有演出機會,領導們還來找他,他捨不得舞台,每次都隨叫隨到。

2003年,王振剛從企業內退後擔心山東琴書後繼無人,開始茪滶鷎i徒弟。他找來十幾個學生,又投資十幾萬元(人民幣,下同)買來舞台車、音響樂器,和當地一家企業合作在菏澤地區文藝下鄉演出。「那時候給我們一天500塊錢,去掉各項支出以及給孩子們發的零用錢,一年到頭所剩無幾。」王振剛說,六年文藝下鄉結束後,舞台車和樂器只賣了萬把塊錢。但在其看來,這些錢花得值。這六年他們不僅跑遍了菏澤的鄉鎮,更培養出了山東琴書的下一代傳人,有兩個徒弟目前已成為其團隊的重要成員,並曾獲中國文化藝術政府獎群星獎等多個獎項。

而今,69歲的王振剛仍然活躍在舞台上,從藝五十餘年,他已數不清曾塑造了多少個角色,但每一個角色都是一次新的學習歷程。

台下,他是個慈祥的老爺爺,台上,則會不由自主地進入劇情,吹拉彈唱、嬉笑怒罵間演繹百態人生。他說,搞文藝就是舞台上見真章,「誰中誰不中,你唱成啥樣,自有觀眾評價」。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