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區諾軒拒不讓位 咒羅冠聰死言為心聲

2019-09-21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香港眾志」成員周庭去年報名參與立法會港島區補選,但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高等法院早前頒下判詞,以技術理由裁定周庭勝訴,區諾軒的當選亦被裁定不妥當。記得當日法庭宣判後,區諾軒哽咽表示會在議會外繼續發聲,未來仍會以區議員身份服務市民云云,似乎已經接受結果,不會尋求上訴,安心做回其區議員。

誰知「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區諾軒說翻臉就翻臉,最近突然提出上訴,表示即使選舉呈請得直,不一定代表要再將議席重選,因為有13萬人投票,如因判決而需重選,是將選舉主任的行政失誤,凌駕於民意。他更無厘頭舉例指:「有名租戶名叫羅冠聰,而業主殺了這名租客,卻把單位租予別人,租約因業主行政失誤而無效,強調政府須為此負上責任。」

區諾軒堅持上訴,事前顯然沒有與「香港眾志」的周庭等人商量,原因是他知道找了也是白找,經過之前的「過橋抽板」事件,「香港眾志」根本不會再相信區諾軒,這個位讓給阿貓阿狗,都不會再讓給區諾軒。

在宣判後,區諾軒說得大義凜然,話自己不介意做回區議員,就是知道「香港眾志」不會再支持他。但很快他就後悔了,按現在的政治形勢,這個議席他讓出了,將來基本上沒有機會再做議員。「香港眾志」不會再找他做PLAN B,民主黨也不會再回收「叛將」,公民黨更志在兩席,區諾軒本身就缺乏實力,主要是投機上位,如果現在讓位真的就要返回區議員崗位了。

所以,他隨即反悔,並且一定要上訴,而上訴理由就是他在選舉中已經有13萬人投票給他,如果選舉主任判選舉無效,就是凌駕這些民意云云。法律問題當然要法律解決,但問題是這13萬票真的是區諾軒的嗎?當然不是,這些票是「香港眾志」、民主黨、公民黨以及其他反對派政客的,靠區諾軒個人所取得的恐怕只有幾千票。如果沒有這些大黨的支持,區諾軒根本不可能當選,所以他說13萬人投票給他,事實上沒有錯,但道理上卻說不過去。

而且,選舉既然已被判不妥當,即有關投票亦屬無效,這樣他究竟拿到多少票,也不會影響法庭判決。看來,區諾軒的上訴理據不算穩固,他真正目的可能是要利用上訴,將有關訴訟延續下去直到下年立法會換屆,讓他可以做完任期再圖後計。說穿了,就是以拖待變,戀棧權位,拒不讓位。

現在看來,區諾軒已經打算與「香港眾志」反面,在議席利益面前,還講什麼仁義?這個位本來是「香港眾志」的,區諾軒是代替品,主角回來後,區諾軒理應讓位。現在區諾軒堅持上訴,實際就是要向「香港眾志」開戰,務求先保住手上議席,在選舉時再與「香港眾志」決一勝負。

區諾軒已經視「眾志」為最大敵手,所以他在舉例時特別提到羅冠聰,說有個租戶叫羅冠聰,被業主殺了死於非命,之後業主再將單位租予他人,言下之意這個「他人」就是區諾軒,他的意思是羅冠聰已被殺了,現在他已是租客,已經入住單位,有什麼理由趕他走?

當中信息很明確:一是他認為自己是合法租戶,錯不在他,所以他不會讓出單位,也不會讓出議席。二是他不介意公開詛咒羅冠聰死,否則舉例時大可用「趙錢孫李」,不必故意用上羅冠聰,還指他死於非命,言為心聲,由此可見他對「眾志」要搶他議席的不滿,不惜詛咒「政敵」。以利交者利盡而交疏,區諾軒等反對派政客,真正捍衛的從來都只是自己的議席和利益而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