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導演高炳權:華語片的視野可再開闊一點

2019-11-22
■邱澤和龍劭華的演出帶給觀眾不少笑聲。■邱澤和龍劭華的演出帶給觀眾不少笑聲。

黑色喜劇《江湖無難事》重口味

黑幫、屍體、喪屍......這些看似毫無關聯的元素,擺在一起,竟然炒出一部和味的黑色喜劇《江湖無難事》(下稱《江》)。電影在台灣上映期間,正好碰上了強敵《Joker小丑》,雖然導演高炳權笑言票房還得努力,但電影不僅入圍金馬獎,更是釜山影展唯一入圍的喜劇片,也是對該片子的肯定。劇本醞釀多年,再由內地輾轉走回台灣,高炳權希望能突破框架,在華語影圈中做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文:朱慧恩 場地提供:嘉禾the sky

十一月,香港社會狀況仍不穩定,不過,卻無阻導演來港。專訪這天,香港各區早已「烽煙四起」。最近,社會氣氛令人感到壓抑,高炳權直言希望香港觀眾看畢電影後能夠稍稍紓壓。高炳權過往曾執導《愛的麵包魂》電視及電影版,不算多產的他,今年交出了兩部作品,分別為電視劇《用九柑仔店》及電影《江湖無難事》。《江》是導演沉澱十年之作,近年,台灣不乏探討社會議題的亮眼之作,而高炳權則反行其道,拍一部口味有點重的黑色喜劇。「台灣電影習慣看某種議題,《江》也有藏一點點,例如小人物翻身,也有提到一些階段問題,但它比較不是我的重點,我的出發點就是做一部比較有趣的故事,對我來說,《江》就是講電影人創業的過程,對我來說也是熱血創業劇吧。」高導說。

醞釀十年之作

正如片名一樣,拍這部電影,對高炳權而言也是「江湖無難事」。十年前,在拍《愛的麵包魂》電視版時,女主角意外受傷需要換角。這次意外,高炳權一直放在心中。「我在想,如果我把女主角的狀況放大,是死掉了,那會怎樣呢?」 這個意念,高炳權一直念念不忘。二零一六年,他帶茤擬Y回到台灣,寫出了最後版本的劇本──潦倒的製片豪洨與老友文西為黑幫老大拍戲,過程中女主角卻死掉了,兩人想方設法也要把電影完成。電影不乏重口味的情節,如吃手指,但高炳權認為自己仍不夠「放」。「喜劇有時不能做得太寫實,我甚至覺得有些東西處理得太保守,對我來說也是學習的過程。」

片中,飾演製片豪洨一角的邱澤在片中一洗「陰氣」,是顛覆了過往的花美男形象。「邱澤是《我們與惡的距離》的編劇推薦給我的,當時覺得不對,太難想像。但邱澤本人對劇本很有興趣,就約出來聊。他本身台語很好,對這個角色也很有想法。他這次犧牲真的很大。」雖然未能像姚以緹般憑《江》競逐金馬獎,但高炳權認為邱澤確實有很大的突破,「在《江》中,他花了很多時間把陰氣顛覆,他是很認真的演員。」

擴闊觀眾視野

最初,高炳權原本打算在內地開拍《江》,但卻因為片中涉及屍體、黑幫、毒品等元素,計劃最終泡湯。他又談到,在內地,自己的一些劇本因找不到有「卡士」的演員而賣不掉。與其受到諸多掣肘,他索性把心一橫回到台灣,做一些自己想做的東西。「我覺得《江》的劇本在華語圈應該是很不一樣的東西,不止台灣,好像香港也沒有拍過這樣的片,而唯一能拍出來的好似只有台灣。」不甘於平淡,他誓要在華語片的圈子裡來打出一片天。

近年,台灣不少探討社會問題的電影跑出,但高炳權認為,大眾對華語片的視野可以再闊一點,談到香港電影,他表示香港早期的電影,題材多元豐富,可說是創意的始祖。「像邱禮濤早期的、周星馳的,你們真的瘋了,什麼都敢做,沒有道德感,不要臉,那東西是某種文化上的多元與創造力,很生猛。」高炳權希望能擴闊觀眾對電影的想像。「電影本來就有很多不一樣的聲音,大家看過後會知道什麼是好與不好,沒有那麼多限制。」談到未來的計劃,他坦言希望拍一部適合小朋友觀看的作品。不為自己設限,努力朝各方面嘗試,一直是高炳權拍電影的原則。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