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不容假新聞氾濫妖魔化警隊

2019-12-14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過去半年,警隊盡忠職守、日以繼夜、流汗流血止暴制亂,維護法治的付出有目共睹。政府正向立法會申請警隊的超時工作津貼,縱暴派政客揚言,會用盡一切方法阻止;多名借暴亂上位的候任區議員則表示,上任後會先提出動議,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暴問題。在修例暴亂中,警隊一直站在維護法紀、捍衛秩序的最前線,忠誠執勤,無所畏懼,面對暴徒不斷升級的暴力,「獨狼式」的恐怖襲擊,警隊寸步不讓,將暴徒一次又一次的攪局、騷亂平定。香港這一支訓練有素、專業高效的警隊,已經成為暴徒及幕後大台奪權的最大障礙。因此,打垮警隊便成為縱暴派當前的首要目標。

暴徒其中一個打擊警隊的手段,就是通過海量的網上假新聞、假消息、假短片,無日無之詆毀警隊。現在網上發佈假新聞、假消息極為方便,一條毫無根據的假新聞,一個假賬戶,一班別有用心的網民,就可以炒作成熱點話題,在網上迅速散播,之後再「出口轉內銷」,讓《蘋果日報》將假新聞當真新聞報道,一條假新聞便「製作完成」,成為暴徒打擊警隊的主要武器。

造謠造假中傷警隊

這些假新聞來來去去幾個主題:一是造謠造假,利用所謂「知情人士」、「消息人士」,繪聲繪影地「製造」出聳人聽聞的假新聞。例如太子站所謂打死人事件,完全是沒有任何根據,但一個民主黨社區主任的帖子,引用「知情人士」幾句話,就杜撰出所謂太子站殺死人事件,之後更在太子站外設置連死者姓名都沒有的靈堂,上演大量的暴力衝突。但隨6名「死者」日前接受媒體採訪,大話終被揭穿。

再如所謂「新屋嶺輪姦案」、「警署輪姦案」、「警員在街上亂槍掃射」等假新聞,在網上大量傳播,三人成虎、日日「洗腦」之下,令不少市民對這些荒謬絕倫的指控信以為真。

二是倒果為因,將所有責任都推向警員。例如近日炒作的所謂催淚彈後遺症。警隊用的催淚彈符合國際要求,這些催淚彈英國在用、美國在用、法國也在用,有何問題?有人故意將矛頭指向警隊使用催淚彈,卻不講為什麼要用催淚彈。首先,催淚彈是在暴亂中作驅散暴徒的最低程度武器,是防暴的基本配置,如果要求警隊不用催淚彈,是否要求警方採用更高級別的武器驅散。

更重要的是,沒有暴亂、沒有破壞、沒有違法行為,警方就不會用催淚彈,這是十分簡單的道理。如果和平遊行集會,警隊採用武力阻止,才構成所謂「警暴」的指控。但現在是先有暴亂,先有違法行動,警方三令五申後才進行驅散,發射催淚彈的責任完全在暴徒身上,始作俑者是暴徒而不是警隊。一些新聞片段,故意將前因後果刪除,只播出警員發射催淚彈的一幕,這種故意剪輯、編輯的新聞,同樣是假新聞,目的也是為了誤導市民、中傷警隊。

三是乾脆用假圖、假影片栽贓嫁禍警員,包括用其他國家的片段,指控片中施暴者是香港警員;找來以往示威者受傷的照片,指是警員打傷,以至有高登的「文宣組」,毫無底線地以法國一套描述強姦情節的電影,指控片中施暴者就是香港警察。這種造假已經沒有底線。

立法打擊假新聞

在這半年間,假新聞、假消息層出不窮,肆無忌憚地中傷、妖魔化警隊。去年民調顯示,有84%受訪者對警隊表示信任;但到當下,竟然有4成市民在民調中給予警隊0分。香港警察由「亞洲第一」,忽然就變成很多人口中的「黑警」,是警隊變了嗎?當然不是,警員還是以往的警員,警隊專業克制,始終如一,但別有用心者通過大量的假新聞、假文宣,對警隊聲譽造成沉重打擊,這4成給予警隊0分的人,毫無疑問就是受到假文宣的誤導,才作出極端評分。

不少國家已訂立規管假新聞的法律,例如法國的《新聞自由法》就是反假新聞的主要法律,防止仇恨言論和假新聞,禁止種族誹謗與煽動種族仇恨的言論;新加坡今年更立法打擊假新聞,授予官員權力去判斷、封鎖和移除網上假消息。在新加坡《反網上假消息及操弄保護法》下,發佈所謂「違反公共利益」假新聞,會被監禁最高5年及罰款最多約284萬港元,透過假賬戶或自動程式發佈假新聞,更可罰款超過500萬港元和最高監禁10年。

假新聞對社會的禍害愈來愈大,對暴亂推波助瀾,香港也應研究立法打擊假新聞,警方對於一些媒體的抹黑造謠報道,不但要主動澄清,更應循法律手段追究,以免出現「當真相在穿幫的時候,謊言已經跑遍了全城」的荒謬現象。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