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舊時冬天的冰雪遊戲

2019-12-24

戴永夏

如今的年輕人,打電子遊戲已成為業餘生活的重要內容,有的甚至沉湎其中,難以自拔,影響了學習或工作。但他們很少知道,在沒有電腦、沒有手機甚至連電都沒有的往昔,民間還流行茬多就地取材的原生態遊戲。這些遊戲不但有趣有味,而且更有利於身心健康。例如冬天的冰雪遊戲,就很有特色,也深受人們歡迎。

冰雪遊戲多種多樣,常見的有以下幾種︰

堆雪人︰過去一到大雪紛飛、滿地皆白的時候,孩子們便會興高采烈地跑到街上,堆雪人玩。他們用鐵掀(或木掀)把積雪培成人的形狀,用炭塊或雞蛋殼做眼睛,插根長長的胡蘿蔔做鼻子,再用紅紅綠綠的染色塗一塗。有的還給雪人戴上草帽,插上破蒲扇,披上衣服......塑成大肚彌勒佛、新年老人等各種滑稽可笑的雪人。他們圍茼菑v的「傑作」蹦跳荂A打鬧荂A好不快活!

堆雪人是一種歷史悠久的娛樂活動,早在宋代就有記載。當時不但在民間,在富豪之家甚至宮廷中也很盛行。那裡除堆雪人外,還堆雪獅、雪象等動物,並進行豪華裝飾,又借此美景大會親朋,開筵宴飲。誠如宋人吳自牧在《夢粱錄.十二月》中所言:「而豪貴之家,如天降瑞雪,則開筵飲宴,塑雪獅,裝雪山,以會親朋。」清代以後,這種遊戲在宮廷中更加盛行。清吳振械在《養吉齋叢錄》中就記載說:「冬日得雪,每於養心殿庭中堆成獅、象,誌喜兆豐,常邀宸詠。」意思是說,冬日下雪的時候,養心殿前常堆出雪獅、雪象等景物,引得皇帝也前來觀賞,還邀請翰林學士一起,以此為題吟詩作賦,雅興盎然。

打雪仗︰除堆雪人外,打雪仗也是孩子們常玩的遊戲。打雪仗常在兩個或幾個孩子間進行:將地上的白雪捧起來團成團,像扔手榴彈一樣相互扔向對方,一邊扔,一邊嘻嘻哈哈地追逐奔跑,邊跑邊唱:「張小二,李小強(指自己和對方的名字),一起來玩打雪仗。你來攻,我來防,堆個雪人守城牆。雪人雪人真勇敢,受傷也不下戰場。好朋友,要表揚,獎你一捧『棉花糖』。」這樣你來我往,常常身上沾滿雪,頭上冒大汗,心裡樂無邊。

打雪仗還可分成人數相等的「敵我」兩隊,每隊幾人或十幾人。開戰時,雙方都用「雪彈」(即雪團)作武器,相互投擲,誰被「雪彈」打中,誰就算「傷亡」了。最後以「傷亡」人數的多少決定各隊的勝負。打雪仗既有益於鍛煉身體,又益於鬥智鬥勇,尤為男孩子所喜愛。

溜冰︰在我國北方許多地方,冬天滴水成冰,江河湖灣都被堅冰覆蓋,成了天然的溜冰場。這時冬閒的人們,最愛頂風冒雪地跑出來,在就近的冰面上溜冰。

溜冰有多種形式。一種最普通的形式叫「打哧溜滑」。這種遊戲在馬路邊或小河溝裡就能進行。因為雪後的馬路邊以及小河溝裡常形成長長的冰道。溜冰時,先在不太滑的地方奔跑幾步,然後雙腳橫向並排在冰道上一停,靠慣性的作用便可滑出老遠。再一種叫「打冰撻」:找一個結了冰的較陡的小崖坡,從坡頂飛速滑下,以不倒為勝。這種遊戲在清代就很盛行。清人陳康祺在《郎潛紀聞》中就寫道:「......冬月打冰撻,高三四丈,瑩滑無比。使勇健者帶毛豬皮履,其滑更甚,從頂上一直挺立而下,以到地不仆者為勝。」

也有的腳穿帶鐵條或鐵齒的冰鞋,在冰上滑行。清人潘榮陛在《帝京歲時紀勝》中記載說:「冰上滑擦者,所茪尬i皆有鐵齒,流行冰上,如星馳電掣,爭先奪標取勝,名曰溜冰。」《北京竹枝詞》則這樣描寫人們滑冰時的快樂心情:「往來冰上走如風,鞋底鋼條製造工。跌倒人前成一笑,頭南腳北手西東。」

而在山東各地,人們穿的冰鞋比較簡單,只是兩隻普通的木屐,每隻木屐底部嵌有兩根豎向的粗鐵絲。除木屐外,兩手各拄一根底端帶釘子的竹棍。溜冰時,兩根竹棍茼a,兩手用力一撐,兩腳便迅速向前滑了出去。等速度放慢時再撐,這樣就可不停地在冰面上飛奔。技藝高超者不但能在冰上高速滑行,還能做出金雞獨立、哪吒鬧海、雙飛燕等各種高難度動作,一展風采。正如清人寶竹坡在《冰戲》詩中描繪的那樣:「朔風捲地河水凝,新冰一片如砥平。何人冒寒作冰戲,煉鐵貫韋作膝行。鐵若劍脊冰若鏡,以履踏劍磨鏡行。其直如矢矢遜疾,劍脊鏡面刮有聲。」

打陀螺︰打陀螺又叫「打懶老婆」、「打猴兒」等,是一種比較普及的兒童冰上遊戲。陀螺的種類多樣。簡單些的,用一塊長5~6厘米的圓木,底端旋成圓錐形,錐尖砸上鋼珠,便做成了。複雜些的,則在圓柱體側挖空,外面留一長條孔,使內部形成一個空腔,旋轉時可發出「嗡嗡」的聲響,故叫「鳴聲陀螺」。在冰上玩時,先將陀螺纏進鞭繩,然後錐尖朝下,猛地將鞭繩一抽,陀螺便在冰面上急速旋轉起來。過一會旋轉速度變慢時,再用鞭子抽一抽,使其不停地旋轉。有的還在陀螺頂端貼一塊畫紙,使其旋轉出美麗的圖案。

打陀螺的歷史也比較久遠,早在宋代就十分流行。宋人周密在《武林舊事》中記載:「若夫兒戲之物,名件甚多,尤不可悉數,如相銀杏、猜糖、吹叫兒、打嬌惜、千千車、輪盤......」這裡所說的「千千車」,就是陀螺。到明代晚期,陀螺的形制已與今天的無異。明人劉侗、于奕正的《帝京景物略》中說:「陀螺者,木製如小空鐘,中實而無柄,繞以鞭之繩而無竹尺。卓於地,急掣其鞭,一掣,陀螺則轉,無聲也,視其緩而鞭之,轉轉無復往,轉之疾,正如卓立地上,頂光旋轉,影不動也。」打陀螺簡單易行,玩起來比較輕鬆。可以兩人比賽--看誰的陀螺旋轉不倒的時間久;也可以自得其樂,邊打邊唱:「地溜圓,地溜轉,鞭地溜,打茠情C你也玩,我也玩,一玩玩到金鑾殿。金鑾殿,坐朝廷,咱跟朝廷稱弟兄......」

隨蚢q子化的到來,以上遊戲多已式微,但它不應該被拋棄或遺忘。因為作為傳統文化,它曾是冬天裡的一道亮麗風景,也曾給人們的健身娛樂譜寫過壯美的篇章。即使在電子遊戲充斥的當今,它依舊有保護、開發和利用的價值,也依舊可造福於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