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論壇 > 正文

貿協影響深遠 應對需具全局觀

2020-01-24

史立德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第一副會長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與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美利堅合眾國政府經濟貿易協議》(以下簡稱《首階段協議》)後,引發大量國內外輿論。基於不同文化背景及政經理念,當中的論述及評論往往帶有主觀成分或偏見。作為企業人,必須持開放態度綜觀全局,釐定下一步的應對策略。

在《首階段協議》條款中,中國必須購買兩千億美元的美國貨物及服務。有不少懷疑論者質疑,中國為了履行承諾,是否有能力消化突然大幅增加的入口美國貨品,亦有意見認為《首階段協議》為特朗普爭取連任注入強心針。不過,廠商更要留心有關協議對其他國家的影響。

澳加訂單或回撥美國

有本地政經論者指出,為履行《首階段協議》量化目標,國家有需要調整各國入口量的分配,從其他進口來源地轉移至美國而非減少本地生產作調節,當中受最嚴重打擊的國家將會是加拿大、澳洲及英國。事實上,歐盟已經發聲並緊盯《首階段協議》的執行,會否出現對歐盟不公的情況。

為應對過去一年半的貿易戰,中國轉移了大量美國農產品訂單至南美友好國家,從道義及外交角度,不大可能馬上把農產品訂單回撥美國,只好從外交上較疏離的國家茪熆鉦鴃A估計澳洲及加拿大將會首當其衝。

在能源入口方面,中國不大會轉移俄羅斯能源進口額至美國,但從美國盟友澳洲及沙特阿拉伯等調撥至美國的可能性更高,尤其是在國內對潔淨能源需求日增的天然氣類別。澳洲作為新冒起的天然氣出口大國,將受嚴重打擊。在工業製品方面,中國可能需要減少從日、韓、法、德入口來應對美方的苛求。日、韓作為中國近鄰,亦不宜過分遞減,而法、德與中國政經關係較好,也需有策略地維護。唯英國所受負面影響將較深,畢竟英國已確定脫歐,孤掌難鳴。

進口英工業品影響負面

因此,作為港商,不能只看中、美,還須格外注意那些受《首階段協議》間接衝擊的國家,評估其經濟格局會否改變,及其對自身生意的影響。另外,全球供應鏈的突然轉變,可能會導致供求波動,影響原材料價格及產品成本結構。

需及早把握時機管理風險

目前為止,普遍共識是《首階段協議》已避過貿易環境進一步惡化,這可能正確。在過去18個月,本地及內地企業竭盡所能保護業務和利潤,盡力調整供應鏈及客戶分佈,以應對中長期要面對的艱難處境。《首階段協議》也許可確保未來11個月的喘息時間,但這只是風暴來臨前的平靜。以特朗普喜愛「邊打邊傾」的性格,各企業管理人必須把握有限時光來完善風險管理。■題為編者所擬。本版文章,為作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