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英國脫歐前景充滿艱險

2020-02-01

周錫生 東南大學國際智庫研究員

英國與歐盟一波三折的「離婚案」,1月30日總算在英歐兩邊走完了全部政治與法律程序。在倫敦時間1月31日午夜(北京時間2月1日早晨)之後,英國就不再是歐盟成員國了,歐洲議會、歐盟委員會和歐洲理事會門前懸掛的英國「米字」國旗都將同時拿下,僅將其中的一面收藏於歐洲博物館作為歷史的紀念。

英國從1973年開始加入前身為歐共體的歐盟,至今已有將近半個世紀。回首看,47年的英歐關係除開頭一些年外,總體上磕磕絆絆,互相尷尬,因為這樁「婚事」從一開始就非真心相愛,而主要是一種利益需要的結合,尤其是對英國而言,因此如今彼此分離很屬正常。

英國雖是老牌歐洲國家,但有茪j英帝國血統,「日不落帝國」傲慢感始終存在,英國與歐洲眾多的大陸國家在思想理念、志向追求、地區觀念和國際視野特別是自身利益追逐方面,有諸多不同。獨樹一幟,重溫舊夢,顯示其獨特性和大國的存在感,從來都是英國的一大特色與追求。

從2016年6月的公投算起,英國的脫歐之路足足走了三年半,其間波瀾起伏,保守黨的卡梅倫和文翠珊兩位黨魁和英國首相,在脫歐之路上折戟。英國的政壇和社情民意,也因脫歐而更加四分五裂。英國議會下院的一次次爭吵,足以顯示出英國政壇和政黨在脫歐問題上的種種分歧。雖然強勢的鮑里斯·約翰遜出任保守黨黨魁後不斷出手,並通過提前大選贏得了英國議會下院的絕對多數,從而使其脫歐方案終獲通過,但英國議會,包括上院和下院,對英國脫歐實際並未達成一致。此時此刻,英倫三島的國民面對正式脫歐,依然心態複雜。

如果說脫歐在英國國內總算已經過關,那麼英國與歐盟的關係則遠未搞定。英國脫歐包括兩大方面,前者主要是與英國的政治和法律結構相脫離,但這僅僅是第一步,真正的麻煩在於隨之而來的英國脫歐的具體分離方案,包括「分手費」的最終商定,以及今後英國與歐盟各種關係的重新商談與安排確定。

將近50年盟友關係,加上歐盟一體化之路越走越遠,英歐關係也變得更加深度融合,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分割清楚的。而且,這種分割也絕無可能僅對「離異」的某一方絕對的有利,猶如大千世界的各種世俗婚事解除一樣,雙方都必然要付出代價。

脫歐後面對諸多挑戰

在英國法律上正式脫歐之後,有截至今年年底的11個月過渡時期。過渡期內,雙方關係基本照舊,但過渡期後英國完全是一個歐盟之外的國家,如果英國要同歐盟暨歐盟國家發生經貿等各種關係,必須按照歐盟的各種規矩辦。英國希望獲得對自己最有利的未來安排,也即既希望繼續享受各種優待,又希冀能獨立自主,另立標準,對接歐盟,兩頭的好處繼續佔。但歐盟不可能犯傻,而且必須考慮到其他成員國的感受和可能的傚法,隱蔽不會放鬆「家規」。

未來的英歐關係,涉及到一系列具體複雜的問題,一是分手費問題;二是未來的經貿關係,歐盟主席馮德萊恩堅持雙方必須優先考慮氣候變化、漁業、數據保護、能源和安全等領域的關係,此外還要解決傳統貿易和數字經濟、數字技術等各種新型經貿關係;三是標準問題,歐盟堅持今後英國必須按照歐盟的標準執行,如若不成將被排除在歐盟經貿關係之外;四是今後英歐雙方的人員流動、身份認同等及各種相關問題,目前英國在歐盟國家有100多萬人,歐盟國家在英國有300多萬人,這些人今後的居留、工作和養老保險等怎麼辦,都是難解的問題。

此外還需考慮到三大關聯因素,一是英國脫歐之後對國內政治、經濟、貿易、金融、社會、科技環保等諸多領域必然帶來的衝擊影響,如果約翰遜不能給英國帶來其曾經許諾和人們期望的好處,英國國內太平不了;二是英國脫歐之後的英美關係,美國已經急不可耐,特朗普多次表示要盡快與英國達成「世紀經貿協議」,但若英國與歐盟談判碰壁,則勢必失去對美談判的籌碼;三是英國與中國、俄羅斯等世界大國的關係。

目前看,英國脫歐之後的諸多不確定性明顯存在。英國和國際輿論大多認為,英國的脫歐前景並不清朗,約翰遜政府面臨嚴峻的挑戰和考驗。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