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凝固的音樂在荷蘭

2020-03-31

朵 拉

一個低於海拔的國家,很多地方時常被海水倒灌,以及成片的鬱金香和風車王國。這是我所知道的荷蘭。

但我並不知道我們會來到一個充滿設計感的城市。接到荷蘭阿納姆邀請我去辦畫展的消息,上網查了資料。阿納姆位於荷蘭東部,是首都阿姆斯特丹之後的第二大城市,人口大約13萬,面積102平方公里。地處萊茵河和烏塞爾河交匯處。

全長1,232千米,發源於瑞士境內阿爾卑斯山北麓的西歐第一大河-萊茵河,流經不同城市包括奧地利、法國、德國、荷蘭等,經過阿納姆的時候,將城市分成南北兩部分。阿納姆因此橋多,河流多,是荷蘭著名的水城。以造船業、紡織業和冶金業出名的阿納姆是1233年開始建城,歷史不足千年,今日為鐵路交通樞紐城市,邀請單位安排住在北阿納姆老區,門口大樹成蔭的寬闊大道,車子不多人煙稀少,看不出是著名的金融和旅遊城市。

金融城市標示荂A凡上下班時間,忙碌的上班族都在街頭緊張地穿梭,旅遊城市的擁擠人潮更是喧囂繁亂。然而,從住宿房子的窗戶往外望,街道對面有條不算寬的河,河上幾隻水鳥緩緩掠過,還有的成群停在水邊的樹上歇息,完全不介意那些在河邊散步、慢跑或遛狗的人,河面上結伴的野鴨子優游自在,也有上岸在河畔閒走,根本不理會也不害怕經過的路人。

人和動物在風景裡和諧共處的美麗畫面充滿誘惑。這時明亮的太陽在河的前邊升起,這一邊藍色的天空仍稍稍帶點灰,在室內看外邊風景的遠方來人終於無法抗拒溫暖陽光的呼喚,決定先出去散步再回來吃早餐。

步伐因優雅的環境和清新的空氣而悠閒緩慢,原來這是荷蘭唯一以環保無軌電車引以為豪的城市。河的後面是一片茂密樹林,掉光了葉子的樹因樹型高大不顯傷感,蘊涵一種安寧恬靜的蕭瑟之美。

小小的雨愈下愈大點,風吹過來寒意森森,加快腳步轉頭往回走。昨晚抵達時間是下午5點多,天氣已經變暗,沒看清楚住宿的房子,此刻稍帶距離去看佇在路邊一排歷史感的老房子,每間不一樣的設計,讓房子有了不同的面貌,尤其玻璃大窗戶的擺設,揭示屋主的藝術層次和審美品味,相等於房子主人外觀的呈現,彷彿不同的人帶茪ㄕP的表情和心事站在路旁。後來才知道,這些都是百年住宅,早期荷蘭的建築以窗戶象徵身份,窗戶愈大代表屋主愈高貴富有。

此時回想昨天剛從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機場出來,車子往阿納姆方向開去時,車窗外一棟接一棟相隔遠遠,卻創意十足,格調獨特的建築物,不斷穿過我們的視線,抑制不住讚嘆不已,來接我們的劉總雲淡風輕地說︰「我們荷蘭是以設計聞名全球的。」

他毫無驚詫的反應提醒我有一回在飛機上的閱讀,應該是一本航空雜誌,其中一篇文章內容說道:北京的「大褲衩」和廣州的「小蠻腰」是中國北方和南部兩座最標誌性的地標,讓人一看便難忘的個性化建築,設計師都是荷蘭人。

之前我在北京開會時,和朋友特別抽出時間去欣賞那位於北京三環的CBD央視大樓。橫向突兀的建築造型像兩個緊挨茠暢字,引人矚目的誇張外形被中國網民戲稱「大褲衩」。有人說這是一座摺疊的摩天樓,我們在這搶眼吸睛的大樓下走來走去,原來是曾經寫過劇本也當過記者而且在2000年就已經獲得建築界「諾貝爾獎」普利茲克獎的荷蘭建築奇才雷姆.庫哈斯(Rem Koolhaas)的傑作。

2009年9月28日,中國南方城市廣州市海珠區赤崗塔附近,一座高達600米的電視塔以腰身妖嬈一扭的姿態聳立在珠江南岸,瘋魔了所有人,一見傾心的中國人把有蜂腰的電視塔昵稱為「小蠻腰」。我們那年的家庭旅遊就特別選擇到廣州去和「小蠻腰」合了影。而今舉世聞名的「小蠻腰」,當初尚未確定最後入選方案前,有來自美國、法國、德國等共13家在國內外享有盛名的設計單位競標,最後拿下電視塔的設計的是來自荷蘭的建築設計師馬克.海默爾(Mark Hemel),這位在之前之後都很低調的荷蘭人,中國人親切地叫他「小蠻腰之父」。

靈感來自中國傳統月季花紋飾,以月季的圖案創造出綿延的光影變化,北京月季博物館的設計被國際著名設計網站Design Boom評選為2016年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十大博物館建築是由北京NEXT建築事務所設計的。NEXT建築事務所曾經榮獲「明日之星」、「歐洲規劃獎」、「荷蘭年度最佳建築設計機構」等獎項,是荷蘭在中國最大的一個建築事務所。荷蘭政府把公司創辦人約翰(John Van De Water)視為「荷蘭文化傳播角色裡關鍵的一個人」,約翰2005年和中國建築師成立NEXT北京公司,並曾經出版半自傳著作《你改變不了中國,中國改變你》,譯為多國文字包括中文出版發行。

霧霾成為全球城市的困擾時,2016年9月,荷蘭設計師丹.羅斯加德(Daan Roosegaarde)設計一個高達7米,外形猶如放大版的家用空氣淨化器的「霧霾淨化塔」,在北京798藝術園區東北側的751動力廣場附近展出。

2017年4月,江南錢塘江畔,一個建築設計師以參數算法將錢塘江潮水的曲線化為建築的外立面,讓錢塘江水站立起來,波浪形的建築像潮水奔湧向上。這一座把波浪扭曲上升的杭州來福士,一建好即成杭州地標。設計師Rein Werkhoven也是荷蘭人。

接到赴荷蘭辦畫展的邀請,倫布朗、梵高、維米爾和蒙特里安等藝術大師的圖畫馬上出現在我的腦海,意外發現凝固的音樂建築也是荷蘭最美麗的風景之一,已經做了決定,下次,不管有沒有畫展的邀請,我都要為「在空間中體現時間」的建築特別再到荷蘭。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