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中佬見血知錯:不該使用暴力

2020-06-08
■黑衣魔暴打索然無辜的市民。 資料圖片■黑衣魔暴打索然無辜的市民。 資料圖片

艾先生:「政府施政就算有不足之處,但解決方法絕對不是暴力。我們不應該以其他市民的安危為籌碼來要挾政府,文明社會應該用文明的方式解決問題。」

瞞妻參與示威 睹私刑始割席

「以前我好似被洗腦咁,相信好多謬論。」40歲的知識分子艾先生曾是不折不扣的「黃絲」,執迷不悟地相信「現在不發聲就不會有改變」;「交通燈是死物」,暴徒任意破壞交通燈也不足惜,更曾瞞茤d子參與示威活動。直到目睹暴徒向持不同意見的市民濫用私刑,昔日他眼中的「手足」,竟是滿手鮮血的暴徒,令他決心與暴力割席。

偏激思想猶如瘟疫,就連接受過高等教育的艾先生於修例風波初期,亦一度對「黃絲」的歪理深信不疑。他毫不避諱地告訴香港文匯報記者,他曾接受「手足」將破壞公物的行為美化,「他們解釋交通燈是死物,毀壞它們又不涉及人命傷亡,無任何問題。我當時竟然覺得是可以諒解的行為。」

不過,其妻子卻看透事件真相,並擔心他捲入暴力事件中,或危害個人安全,故堅拒讓他參與示威,「我只有瞞茼o參加遊行示威。」艾先生說。

走得前聽心聲 青年癡心錯付

艾先生在運動初期走得前,亦聆聽過不少年輕示威者的心聲,「其實他們的想法好單純,無什麼野心,現在回想都覺得他們先最容易被人利用,但當時就是因為這班年輕人,推動我要支持這場『運動』,幫他們實現訴求。」

他和一班年輕示威者滿腔熱血參與其中,詎料癡心錯付,當事件愈演愈烈,更一再出現私刑毒打持不同意見的市民或店舖後,幕幕血腥畫面觸碰到艾先生的道德底線,他慶幸自己仍未迷失,仍有人性,「我開始覺得他們(暴徒)過火了,暴力的行為實在是愚蠢及不成熟,只會讓矛盾惡化,並不能幫助解決問題。」

艾先生不單恥與暴徒為伍,經過沉澱思索,他看得更透徹:「政府施政就算有不足之處,但解決方法絕對唔係暴力,我們不應該以其他市民的安危為籌碼來要挾政府,文明社會應該用文明的方式解決問題。」

厭惡趁亂煽「獨」 痛恨外力裹脅

對示威現場充斥荂u港獨」言論,他更反感:「我們的初心是希望透過和平示威,希望香港更民主更自由,但不是要搞『港獨』和分裂,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我們是中國人,這是不爭的事實。」示威滲入「港獨」思想後,他更確信這場運動背後充滿政治陰謀,及後再觀察外部勢力在修例風波期間張牙舞爪,猶如「照妖鏡」讓艾先生醒悟了。「希望其他香港人同我一樣,終有一天能擦亮眼睛,明白這場運動的政治陰謀超出我們想像範圍,不要再被人利用。」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