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自身競爭優勢才是香港繁榮基石

2020-06-18

黎晨 博士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助理教授 劉佐德全球經濟與金融研究所禮任助理教授

去年發生的社會動盪給香港經濟帶來了嚴重衝擊。2019年香港本地生產總值實際收縮1.2%,是自2009年以來的首次年度收縮。旅遊、交通和商業均受到嚴重影響,本地消費、投資和整體經濟氣氛陷入低迷。香港的私人消費開支出現了2003年以來的首次年度下跌,而整體投資開支則出現了20年以來的最大跌幅。此外,香港輸往主要市場的貨物出口亦出現不同程度的萎縮,服務出口更是錄得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跌幅。

美國雙重標準匪夷所思

現代社會的繁榮穩定有賴於公民自由與國家安全的有機結合與有效平衡。絕大多數正常運轉的國家都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用以保障國家主權與重大利益,應對包括外部侵略、武裝顛覆和分裂、恐怖主義與極端主義等在內的各種威脅。隨茼w全環境的變化和新威脅的出現,社會也需要進一步健全相關法律和執法機制以維持有效治理,這應當是現代政治的常識。

然而美國特朗普政府卻無視常識,其在維護國家安全與社會秩序方面的「雙重標準」令人匪夷所思。最近,為了平息美國國內針對警察暴行的抗議,特朗普政府甚至威脅要援引1807年的《叛亂法案》以部署現役軍隊維護秩序。但另一方面,特朗普政府卻試圖干預中國內政,攻擊中國在國家層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並威脅對香港實施制裁。

特朗普政府這種將經貿政策政治化的行為實屬糟糕的決策,甚至根本不符合美國自身的商業和經濟利益。根據美國國務院和商務部的數據,在2018年,香港是美國在全球最大的商品貿易順差地區(順差逾310億美元),亦是美國法律與會計服務業以及農產品的重要市場。幾乎所有的美國大型金融機構都在香港經營業務。取消香港在美國經貿政策上的所謂「特殊地位」無疑將增加美國公司在亞洲運營的交易成本,並損害它們的市場准入。當前正是全球亟需加強國際合作,共同應對新冠疫情危機等全球挑戰之時,美國的制裁威脅也不利於亞太地區的市場穩定。

香港競爭力有深厚基礎

作為中國境內唯一的普通法司法管轄區,香港在全球市場和商業體系中的特殊地位與競爭力是歷史形成的,有深厚的經濟基礎、法制基礎和多邊的框架保障。香港在法律體系、稅收政策、監管效率、巿場開放程度以及政府規模等方面已建成世界一流的制度基礎設施和營商環境,是跨國公司深耕中國內地巨大而且持續增長的市場的最佳橋樑。在連結中國市場與全球商業網絡方面,亞洲其他任何城市都不具備如此得天獨厚的條件,因而也無法替代香港作為亞洲國際金融中心和商業樞紐的獨特地位。

美國在貿易政策方面取消對香港的「特殊地位」對香港經濟的實際影響非常有限。在金融方面,香港的官方外匯儲備規模充裕,在 2020年5月底的外儲資產逾4,400億美元,相當於香港流通貨幣的6倍多,且有國家支持作為後盾,為港元幣值穩定提供了堅實的支撐。

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和商業樞紐的獨特地位是長期制度建設與演化的結果,其核心競爭力在於通過提供世界一流的軟、硬件基礎設施和營商環境來高效、穩健地連結中國內地市場與全球商業網絡。香港繁榮發展的基石決非外部國家所給予的「優惠待遇」,而在於香港在安定的社會秩序與有效的法治基礎上不斷鞏固和加強自身的內在競爭優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