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驚訝香港有些年輕人那麼殘忍 楊玉梅:國安法能止暴制亂 不會失自由

2020-07-31
■楊玉梅譴責傷害他人的暴力行為。■楊玉梅譴責傷害他人的暴力行為。

香港國安法已經實施,儘管美國為首的五眼聯盟千方百計抹黑中央政府設立香港國安法是剝奪了港人的自由,用一些條例制裁香港,但也無法嚇倒中央政府及香港政府,亦無損大部分香港人對國家的信任,許多香港人支持以香港國安法止暴制亂,還香港一個安定繁榮的社會。就讓土生土長的藝人楊玉梅告訴你們她的想法:「過去一年動亂太恐怖了,我非常之支持香港國安法,不會驚國安法令我失去自由。」

楊玉梅早前曾經聯署簽名支持設立香港國安法,對於一些市民錯誤認為香港國安法訂立後會容易觸犯法例及失去某些自由,楊玉梅謂:「我不覺得,這純粹我個人意見,未必一定對,也未必一定不對,以我理解香港國安法是非常之好,我非常之支持。近一年多香港太亂了,自己做了那麼多年人,未見過香港亂成這樣,是好驚,驚到覺得現在的年輕人竟會這樣暴力。光罵政府又不反省自己的不足,可以抗議,但為何要打爛香港,總之不應破壞,搞出人命,香港好慘。」

她又補充道:「見到有人被燒爛成身,他講錯了什麼?可否倒轉想,那個人是自己的爸爸或媽媽,又會如何?有人不停打人,後生的拿荓i椅不停打,我真的看到哭了,為何香港的年輕人,所謂未來棟樑那麼殘忍,雖然有時婆婆公公行為會無賴一點,講話未必琝A聽,但也不應郁手打人,打人就是你不對,這樣好令人心痛。好在我不結婚生仔,很多朋友也說『好在我不生,真的不知怎樣去教,去跟下一代相處』,但未來社會是這一代年輕人的。」

楊玉梅相信,每個人都會有不滿意的時候,政府也並不是每件事都做得完美,但用暴力行為處事傷害別人就更加不對,「每個人都可以有自己意見,當其他人的意見不是你的意見就打人,去篤人,這又是否自由,你可以有自由?別人為何又沒有自由呢?像去遊行來說,正規無暴力的,反映自己意見是可以的,但出到來就打爛人的舖頭不讓人做生意,小朋友不放過,老人家又不放過,大肚婆經過被噴到塊面黑晒。然後就鬧、用遮插,遮擋住打人,見不到樣就當無件事,我覺得這個世界好恐怖、好驚好恐懼,因為我不知我出到街會講錯些什麼,或者我拿茩茯蛨驉A你又以為我影你相咪死?以前無這些事發生,覺得這個世界轉變了。」

「其實這段時間持續了一年多,變得愈來愈嚴重,所以應該有些事來保護香港,香港始終也是中國的一部分,故此訂立香港國安法也應該,如果我理解下我無犯法,我是不會驚的,香港國安法只會是保護我們香港。」她說。

歐美朋友讚香港非常自由

有人認為歐美國家有很多法例保障國民自由,楊玉梅表示:「其實我話你知,我有好多在意大利、芬蘭、瑞典的外國朋友,跟他們傾談,他們也讚香港非常自由,來香港住過之後,也寧願留在香港居住不想回原居地。」

楊玉梅指一位意大利朋友說,當地所住的是一間間木屋,單是晚上去洗手間,沖廁水聲太大傳到隔離屋,對方已經可以告你,說這就是人權國家。「起碼香港人起身屙夜尿沖廁不會驚有這事發生,又像香港醫療這麼好,但歐美地方,是年老一點也不去醫治,在這次疫情下就看得好清楚,70多歲也是人命來的,怎可以不去醫,香港無論怎樣狀況也可以有得醫,就是因為安心。我現在明白好多有錢的朋友為何也回流返香港住,他們在美、加、澳洲都住過,卻覺得香港醫療非常好,但這也是聽朋友分享,尤其是現在疫情嚴峻,很多朋友也飛回來香港,原因是覺得香港安全,否則就留在當地啦。」

楊玉梅認為有些人可能未接觸過外面世界,會憧憬外國有多好,其實每個地方也有其好與不好,世界沒一個地方會最完美的。「人也是一樣,找一個適合自己的地方去居住或移民,適合的也就留下來,所以我也喜歡新加坡,那堨肮’陶W有矩,有什麼不好?即使嚴厲也好,否則日日去遊行,拿茪鈭j指住你,我有自由就拿支槍指荍A,你有槍又指住對方,這世界就大亂了,所以不一定外國月亮最靚。可能我是在香港出生,香港真是一個好好、好好的地方,要吃什麼有什麼吃、醫療又好、搵錢又容易,唯一不好是居住環境問題,但要明白無十全十美,人也無十全十美啦。」 採訪:香港文匯報記者 阿祖

攝影:吳文釗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