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盼政府助建基金拍正能量電影

2020-07-10
■徐小明和兒子徐浩崑合唱的勵志歌《祝福以後》獲第11屆華語金曲獎。■徐小明和兒子徐浩崑合唱的勵志歌《祝福以後》獲第11屆華語金曲獎。

香港電影業每況愈下,徐小明並不認為香港電影產業「已死」,只是需要很大程度上的變通、改革。「香港電影在黃金時代創造了黃金一般的電影神話,有茪ㄔi否認的獨特文化印記,但這源於那個時代的『英雄造時勢』。當時的電影人既有中國的傳統文化做基礎,也受了很多西方電影的影響,荷里活的工業也影響了當時我們的產業節奏。」

徐小明指從前是帶蚙[眾走,「戰後和平是當時很重要的戲種,是『入世』的戲。從反映當時的社會環境,直到多姿多彩的武俠電影,都充滿了創意和精神符號。現在的年輕一代會比較重視一個快消和大數據,久而久之創意會喪失掉。」目前電影的市場是本末倒置了,「電影老闆們是在追逐年輕人,迎合他們的喜好,但以前我們是走在觀眾前面的。」

香港影人應多學接地氣

徐小明認為內地的電影產業發展之快速是很讓人震撼的,「雖然不敢說去和世界級的相比,但是他們步伐跨得太大了。」他稱資源便存在於觀眾中,所以能夠產生更大效應的創意。他時常被問道在內地拍戲會否感受「不自由」,徐小明搖頭否定道:「每個國家都有自己地方性的掣肘,但不代表這就是沒有自由,任何地方都需要協商。」他覺得香港的電影創作人不應該再去盲目追求某一些題材的所謂局限,而是放開眼界去探索更好的東西,「不要忽略了『背靠祖國,香港對外』。」

「香港電影要去學習如何接地氣,因為香港影人的風格偏向於戲謔,香港的導演或者創作人員無法給內地的機構信心,敏感題材不放心畀你拍,我們應該好好去學習如何正視,然後再去協商。或者拍其他題材呀,其實很多香港導演在內地拍主旋律題材都很成功,值得借鑒。」他又批評現在電影圈過分盲目追求票房的數字,「投資者做生意無可厚非是要講盈虧,但是公益、教育題材的電影卻因此沒有人涉及了。」

電影能有教化作用

「現在大家都覺得每當內容涉及家國情懷便很老套,這樣便導致年輕人完全沒有機會去接觸這件事情了。很大一部分香港及內地青年人都不能清晰知道我們中國的過去,這十分遺憾,從來不接觸中國的文化歷史,不了解現在的中國如何從艱苦磨難中站起來,就永遠不會珍惜,不會感覺到作為中國人的驕傲!」

他補充道:「教育沒有注意中國傳統文化教育確是香港的缺陷,我不是教育家,我只是一個電影人、電視人,我拍的戲還是保持我的原則,我的作品都是帶有愛國精神、善惡分明的題材,這是我給觀眾的信號。記得有一次,一名解放軍高級軍官見到我時講,因為在年輕時看了《霍元甲》,激起其保家衛國、弘揚民族精神的情懷,所以就從軍報國了,這句話令我非常感動。今後,我會用作品中的情節和感染力,讓大家知道什麼叫忠義、什麼叫善惡、珍惜自己是一個中國人,這方面我應該有能力做得到,希望仍有機會讓我繼續做這個工作。」

他認為單靠私人投資教育意義正能量電影是不實際,不單止香港及內地的政府都應當去提倡或資助影人創作正能量的影視題材,政府機構、良心企業應當成立一個基金的形式,增加正能量電影的創作量,在一年當中提供若干製作經費給有心拍這類題材的人,實際上也是一種商業運作,並且提供了大量的工作機會,既能夠幫助機構的宣傳,也能對中國文化有貢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