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山脊上的長城修繕師程永茂:恪守匠心 傳承文化

2020-06-19
■程永茂檢查修繕後的長城敵樓門洞。■程永茂檢查修繕後的長城敵樓門洞。

夏日堛漸_京箭扣長城掩映在山巒疊翠中,氣勢恢宏。在蜿蜒曲折,形如滿弓扣箭的箭扣長城段,部分殘損的城牆散發虓仵嶊瑣史感。對於64歲的長城修繕師程永茂來說,面對茯麗的風景卻無暇欣賞。他帶領荋X位長城修繕師傅,攀爬在陡峭的山脊上。踏勘、丈量、壘磚砌牆,運用傳統瓦作技術讓古老的明長城逐漸煥發新生。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長城修繕所需工人遲遲無法到位,修繕開工時間推遲了近3個月。我們現在作業隊近80人,每天在箭扣長城四個作業面現場作業。只為保質保量按期完成修繕工作。」程永茂頭戴安全帽、胸前掛茪p相機、拄茧n山杖,遇到陡坡和斷崖有時甚至需要手腳並用,但是在他的眼堙A路線明確。「箭扣長城三期修復工程長1,094米,哪埵a勢陡峭、哪裡地勢平坦、哪埵陷揧l處,都深深印在我的腦海堙C」

作為世界文化遺產的長城近年來由於自然和人為踩踏等原因,坍塌損毀較為嚴重,加固維修迫在眉睫。15年來,程永茂參與修繕懷柔區內總長近2萬米的黃花城、箭扣、慕田峪西、河防口等段長城。

遵循原始工藝 修舊如舊

就在出發去長城的前一晚,程永茂還坐在電腦前,根據厚厚的一沓設計圖,用CAD軟件繪製施工節點詳圖。如今修復古建築的技術輔助手段和設備取得了長足進步,但是修復的準則卻一直沒變。自1991年進入古建築修繕領域,師從興隆門(木廠)瓦作第15代傳人、故宮博物院高級工程師朴學林,程永茂就一直恪守蚇雀帚貜滲狐V。「興隆門(木廠)是明、清兩代紫禁城及皇家建築初建與修繕的主要參建作坊之一。興隆門的祖訓就是修建任何工程,都要上對得起祖宗,下對得起子孫後代;不偷工減料。『一切按則例辦』。」程永茂說。

針對長城施工地域廣、區段差異明顯等特點,程永茂遵循原始修繕工藝方法,按照文物修舊如舊的修繕原則,結合史料記載,對各段長城的修繕年代、工藝特點、材料特點、砌築做法、形制等細部特點對比,制定搶險加固的修繕方案,指導現場施工。「箭扣長城作為400多年的古建築,我們原則上是以最小干預,消除安全隱患的同時,實現隨層、隨坡、隨彎、隨舊、隨殘的修復效果,從而保持長城的古樸風貌。」在長城的加固修繕過程中,長城磚規格尺寸多樣,與普通城磚的尺寸大小不一。遇到有些廠家嫌麻煩,認為訂貨數量少、成本高,希望能用相近規格尺寸的磚來替代,程永茂堅決不同意,寧可花高價也必須要燒製質量上乘與長城現有城磚尺寸一致的磚料,絕不將就。

對他來說,即使幾百年過去了,古建築所使用的材料、工藝、形制和做法仍需恪守。「作為文物保護工作者,要杜絕使用沒按傳統要求製作或不合格的材料,這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有責任把文物保護方法以及文保精神世代傳承下去。」經過多年的實踐和總結,2018年,明長城傳統修復技術進入懷柔區第六批區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名錄。這項技術的傳承接續,是程永茂目前最關心、最茷瑼滌暋D。

長城部分地段陡坡和斷崖多,運送磚料的路途依然沒有捷徑,修復現場隨茪s脊跑,騾子只能將磚料送到山腳下。程永茂表示,一個人一般能背上60斤左右的磚料,往往到達修復地點時,後背就被磨破了。「這是名副其實的登山作業。單程一般至少需要一個多小時,所以沒有好的體力也沒法從事長城修繕。」

當前修繕工人普遍年齡過大,年輕的就業人員不願意從事泥瓦匠。「如何讓明長城傳統修復技術得以流傳,能夠大範圍應用並得到總結和提升,還需吸引更多人從事這項工種,加大對文物修繕工藝人才的培訓。」

如今,程永茂依然堅持每周至少一次徒手攀登長城,為修繕工人做技術指導。他希望自己可以在長城修繕崗位上堅持更長時間,為文物保護、文化傳承盡更多力量。■文、圖:新華社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