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方寸不亂:誰沒一點「債」

2020-08-06

方芳

與疫共存的今天,誰沒一點「債」?我們被凍結在旅行社的數千元訂金,只限作延期出行使用,夫婦二人就有萬多元掛在旅行社堙C旅行社會否因疫情而結業,凍款能否兌現,還是未知之數。

朋友是超級郵輪迷,每年都有幾次郵輪外遊,很多都是早報名得大優惠,有些還是幾年前報名的新船下水。今年適逢世紀疫症,各地的郵輪都停擺了,理論上會退款,但實際上是有拖冇欠,外國的船公司陷入財困,香港客人追辦退款,也不是容易的事。

朋友跟我鬥大,「你們才有那麼一萬幾千的凍款,我呢,現有十幾萬外債(退款)在遠洋哩,不知收錢在何時?」

背了一點「債」(退款),還是不傷皮毛,起碼沒在旅途上,在家本來還是安全的,如今第三波疫情爆發,在家是否安全也是問號。

朋友住在市區黃金地段的舊式單幢大廈,自從大廈有了第一宗新冠肺炎確診個案,全家活在誠惶誠恐中。他們盼政府安排人員到來消毒,或者為大廈居民做檢測,還沒等到,第二個、第三個確診個案相繼出現,大廈仍然沒有什麼應對措施,唯一可做的是足不出戶「叫救命」。

朋友苦笑說,住慈雲山的有救,他們住單幢樓的只能自生自滅了。我調侃他,住在黃金地段的人,今天竟然羨慕起公屋戶來了?﹗

社區感染之初,政府做的消毒、檢測很及時,當確診個案遍地開花的時候,政府資源又有限,只能集中用在重災區了;其他單幢樓和私人屋苑,就只能靠自己的業主委員會和業主立案法團發揮力量。

舊樓管理沒話說,新樓亦好不了多少。新發展區的新型住宅群,雖有好的管理公司,但每幢大廈的商場都是連在一起,商場堛滬兢v多間中招,每幢大廈都有住戶感染個案,中招的左鄰右里梗有一個在附近,與疫共存成了新常態,反而沒那麼恐懼,在世紀疫症面前,金錢有數輕放下,生命無常看得開。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