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獨家風景:重塑香港形象

2020-08-06

呂書練

前文提到「國際輿論」如何形成,超級大國作了很好的示範,如果說,過去的美國尚且裝模作樣,到了其「兵荒馬亂」的今日,尤其是到了瘋癲的特朗普掌權時,超級大國猶如到了窮途末路似的,徹底地撕破了面子--有傳將拒絕給中國記者續簽。這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的橫蠻,也顯示出其心虛和無能。

記者不同於官員,雖然在國際政治層面,記者的報道難免帶有意識形態上的偏見而出現偏頗性報道,但在新聞自由的多元化社會中,偏頗的報道是有機會被另一些跟進或後續報道所修正或推翻的。

以往的「國際新聞」主要由幾大西方通訊社,以英語這種國際通用兼易於理解的語言進行報道,加上西方英語媒體的影響力,形成了偏幫西方的「國際輿論」,這些輿論在其先進的科技推動下,加上其標榜的自由多彩生活方式吸引下,造成了第三世界人民對西方社會不切實際的嚮往和崇拜。

習慣了優越感和高高在上的西方白人也自然而然地以為自己就是真理化身,要指揮一切,乃至慢慢演變為壟斷輿論、製造輿論,並以排山倒海的輿論施壓,對別國輸出意識形態,乃至推動洗腦工程。如今,自己卻害怕輿論監督。從特朗普在記者招待會驅逐CNN記者,到近日揚言拒簽所有中國駐美記者,正反映出這種狂妄。

隨茩輕銊磞w法的實施,另一股「國際輿論」也排山倒海而來,從政府的威脅性制裁行動,到政客借用媒體發出的質疑,乃至滿懷敵意者的惡意造謠、攻訐,都難以避免。重要的是,被打壓者要沉蚗鳥唌A在適當澄清和反駁之餘,做自己認為合情合理而應該做的事,切記不要被激化,作出過激反應,給了實力尚強的超級大國發動進一步戰爭的藉口。

與此同時,既然「西方世界」善於利用輿論壓力,藉以「維護普世價值」,東方人何嘗沒有自己認同和習慣的「普世文化」要保護?在平等的基礎上與之磋商、互動乃至較量。過去十年,身處東西方文化交匯的香港社會明顯迷失方向,被西方主導的「國際輿論」及其在港代理人炮製的「主流民意」牽蚖韝l走,把香港引上一條日益脫離母體的作繭自縛之路。

痛定思痛,承受了這十年尤其是去年「登峰造極」般的痛苦,香港再也沒有本錢如此放任下去,市民需要一個積極有為的政府帶領,發奮圖強,重建家園,包括在輿論上重塑香港形象。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