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政黨建言】DQ黑暴區議員 還議會應有職能

2021-05-24

麥美娟 工聯會副會長 立法會議員

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基本法104條有關宣誓條文訂立了規範,相關的《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也獲香港立法會三讀通過生效。中央決心解決香港的亂象,而公職人員宣誓條例亦獲通過,特區政府有責任依法行事,取消不符條例規範區議員的資格,撥亂反正,區議會過去以政治凌駕民生、宣揚黑暴「港獨」的歪風才能糾正過來。

筆者當了20多年區議員,剛剛開始擔任時是22歲,是當時最年輕的委任區議員,多年來見證荌狦雪|的變化,由最初服務地區,協助市民的角色,到後來轉為政治炒作平台,再到近年轉化為專注黑暴、宣揚「港獨」的顛覆據點,完全失去區議會原有的功能,實在非常惋惜。

我初進入區議會是委任議員,後來才當選民選區議員。當時區議會委任和民選兩個組別的議員溝通順暢,心無芥蒂。大家在會議上討論時,即使因意見不同,爭拗得臉紅耳熱,但都只是就事論事,會外亦能成為朋友。

淪為亂港平台搞壞民生

可惜的是由2003年開始,香港變得事事政治化,社會矛盾加劇,地區工作和事務被政治凌駕,區議會開始變質。區議會的中文名稱沒有改變過,但其實英文名稱最初是District Board,區議會的設立本來就是一個諮詢組織。後來因為立法會有一席來自區議會,區議員的地位和薪津制度才逐步建立起來。但區議會本身作為地區諮詢組織的角色設定並沒多大改變,區議會並沒有憲政地位,不是政權的一部分,政制上仍然是由特區政府行政主導,由立法會作為立法機關。

由於區議會有公帑支援,區議會議席成為了攬炒派爭奪的對象,務求利用議席提供的公帑,作為他們的政治資源,更利用區議會平台,從事政治攬炒的工作。這現象到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更是完全進入失控的階段。

中央出手復原清風正氣

2019年區議會選舉是歷年來最黑暗、最不公平的選舉。當年攬炒派以暴力挾制整個社會,以恐嚇、起底,甚至武力的手段逼迫政見不同的人。建制派參選人因為不認同暴力、不認同攬抄而發聲,各個辦事處因而被刑事毀壞、被縱火、被擲汽油彈;義工們都因為怕被黑暴針對,不敢出面協助他們支持的參選人。我們的宣傳橫額被剪、街站被狙擊、小巴車身廣告被塗污。攬炒派用盡一切不公不義的手段破壞對手的選舉工程。

攬炒派進入區議會後,亦置民生事務於不顧,竭力推動「港獨」。在區議會會議上唱「港獨」歌、展示「港獨」旗幟,以政治議題取代社區民生事務。由攬炒派在區議會掌權以來,無數惠民活動被取消,兒童的康樂活動、成年人的粵曲班、區域舞蹈比賽,甚至別具香港特色的傳統活動龍舟競渡,也因為攬炒派把持區議會而不獲資助,最後未能舉辦。

香港國安法就是在黑暴打、砸、毀、燒和攬炒派意圖顛覆國家的大背景下訂立。香港國安法早在去年6月30日訂立了,但攬炒派仍堅持舉行意圖顛覆國家政權的立法會違法「初選」,百多個攬炒派區議員借出辦事處作為「初選」地點,再次展現他們一貫無視法律規範的作為。

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基本法104條有關宣誓條文訂立了規範,相關的《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也獲香港立法會三讀通過生效。中央決心解決香港的亂象,而公職人員宣誓條例亦獲通過,特區政府有責任依法行事,取消不符條例規範區議員的資格,撥亂反正,區議會過去以政治凌駕民生、宣揚黑暴「港獨」的歪風才能糾正過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