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索: 帳戶 密碼
文匯網首頁 | 檢索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9年6月17日 星期三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副刊 >> 正文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豆棚閒話•揚州.東閣.官梅


http://paper.wenweipo.com   [2009-06-17]     我要評論

顧 農

 「揚州東閣官梅」一事頗出名,揚州人尤喜言之。按此說法源於杜甫,他有兩句詩「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出於《和裴迪登蜀州東亭送客逢早梅相憶見寄》。關於前一句,仇兆鰲注云:「東閣,指東亭。官梅,官種之梅,猶言官柳。」(《杜詩詳注》卷九)似此則杜詩中的「東閣」乃是「蜀州東亭」,那是詩人裴迪的登臨之處,與揚州完全無關。

 第二句「還如何遜在揚州」則因為何遜寫過一首《詠早梅詩》:「兔園標物序,驚時最是梅。銜霜當路發,映雪擬寒開。枝橫卻月觀,花繞凌風台。朝灑長門泣,夕注臨邛杯。應知早飄落,故逐上春來。」這首詩同今日之揚州也沒有什麼關係;但是《詩紀》卷八十三錄入此詩時說詩題一作《揚州法曹梅花盛開》,那麼情況變得複雜起來。杜詩仇注又引明人胡震亨的意見道:「何遜墓誌:東閣一開,競收楊、馬。杜甫『東閣』本此。志載《墨莊漫錄》。」如果採用胡說,則「東閣」就同何遜詩的詩以及揚州大有關係了。檢張邦基《墨莊漫錄》卷一《何遜嘗官揚州》條云:

 杜甫詩「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多不詳何遜在揚州之說。以本傳考之,但言遜天監中為尚書水部郎,南平王引為賓客,掌書記室,薦之武帝,與吳均俱進幸。後稍失意,帝曰:「吳均不均,何遜不遜。」遜卒於盧陵王記室,亦不言在揚州也。及觀遜有梅花詩,見於《藝文類聚》、《初學記》云……余後見別本遜文集,乃有此詩,而集首有王僧儒所作序,乃云:「遜,東海郯人,舉本州秀才,射策為當時之魁。歷官奉朝請。時南平王殿下為中權將軍、揚州刺史,望高右戚,實曰賢王。擁篲分庭,愛客接士。東閣一開,競收楊、馬。左席皆起,爭趨鄒、枚。君以詞藝早聞,故深親禮,引為水部行參軍事,仍掌文記室」云云。乃知遜嘗在揚州也。蓋本傳但言南平引為記室,略去揚州耳。然東晉、宋、齊、梁、陳皆以建業為揚州,則遜之所在揚州,乃建業耳,非今之廣陵也。

 可知胡震亨所引為典要者乃是王僧儒為何遜集寫的序言,而非墓誌。據此可知中權將軍、揚州刺史南平王殿下曾開閣延賓,是謂東閣。然則東閣、官梅與當日的揚州即建業有關,而與今日之揚州無關。關於此事後來還有許多紛爭,大抵沒有多少意義。張邦基是個明白人。

 建業即今南京,何遜任水部郎以及在南平王府中為賓客,一向生活在南京。把東閣、官梅與今日之揚州聯繫起來,可以說是事出有因,而查無實據。

 如果現在揚州要修一座東閣,周遭廣種梅花,我也不反對,多一處可以優游散步的地方,總是好事;何況這也還並非毫無依傍。現在各地許多所謂名勝古跡,頗有查無實據而事出有因者。時間一長,也就弄假成真,甚至變為佳話,具有文化內涵了。學究式的考證,聽上去煞有介事,歷來不起什麼作用。語云「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這「揚州」也應當指今之南京,而今下揚州頗有以「來鶴」命名的橋樑和廣場,沒有人反對。我家就在來鶴橋邊,所恨者腰囊羞澀,無以副其實耳。

 馮友蘭先生在他的《中國哲學史》的序一中說過,許多事雖查無實據,而事出有因,「則吾人所須注意者也」。我們應有這樣通達的態度。

相關新聞
女羽單打王周蜜 香港打球很享受 (圖)
朱丹注定一世「琴」緣 (圖)
歷史與空間•在邊城望大陸 (圖)
開卷有益•讀書札記兩篇
豆棚閒話•揚州.東閣.官梅
古典瞬間•「秦晉之好」未必可稱道 (圖)
亦有可聞•奈良與揚州之間 (圖)
百家廊•豪華辦公樓之風 為何難禁? (圖)
翠袖乾坤•李澤楷梁洛施天造地設
娛視觀•甚麼叫「止如拍琴」?
琴台客聚•大愛撐起的夢想
生活語絲•《天水圍的日與夜》
思旋天地•父親節
路地觀察•關於蓮實重彥的幾句話
只想當爸爸 懷孕男再產子 (圖)
世界最小姑娘 不足2呎高 (圖)
河邊執垃圾 倫敦市長跌落水 (圖)
Dior翻炒亞倫狄龍舊相賣香水 (圖)
豐盛豪宴 答謝辛勞爸爸 (圖)
松子桂魚 (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副刊

點擊排行榜

更多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