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視評】選美不覺美 誰之過?

2017-09-08
■今年的「香港小姐」選舉已結束了。■今年的「香港小姐」選舉已結束了。

我不知道多少人像我一樣,還會看上禮拜日舉行的「香港小姐」選舉。唔怕得罪講句,一如以往,都有種「鵅H咁都可以獲獎?」之感。然而,我倒不認為「香港小姐」已不能吸引真正的靚女參加,事實上很多今日被網民封為「女神」的大台女藝人(如黃心穎和朱智賢),當年參選港姐也是相貌平平,甚至有極重的「娘味」。你便知道不是港姐不夠美,而是「香港小姐」根本不是展現一個女孩子最美一面的地方,反成一個凸顯醜態和難堪的節目。

選美卻不見美女,我覺得罪在形象指導。大台常說一眾佳麗在參選前是「未雕琢的美玉」,但即使經過所謂幾個月嚴格訓練後,在比賽當日也不見得雕琢出什麼成效--形象指導的重要性,在於能因應各人的特質和美態,為她們度身訂做適合的髮飾、妝容和衣茧央A展現其最姣好的一面。但這些傳統選美活動的形象指導,顯然是不會從佳麗個人的特質考慮,而是清一色的一視同仁:這一趟想要泳衣性感妝容濃厚一點來吸睛嗎?便所有人也要接受相同的打扮;下一回想以回歸自然為賣點嗎?便要人人也化上面無血色的裸妝。最後不是衣不稱身,就是妝不襯樣,還說選美?只要不顯得太「騎呢」已還得神落。

一個標榜「美貌與智慧」並重的「香港小姐」選舉,不止搞砸佳麗的美貌,她們的「智慧」更被無情地玩爛。大概不知何年開始,當有一趟發現原來問些無聊透頂的問題令佳麗失言或失智亂答,觀眾會覺得有趣,大台便以此為賣點,每年均視為重頭戲。低能問答環節不外乎為觀眾帶來兩種印象:其一,是結巴語塞令人覺得如此低等的問題也回答不了,真低能;其二,佳麗好自信地回答低能問題,明明全是廢話都表現得自信十足,真低能......總之都是低能。但歸根究底,低能不是佳麗本身,而是那份以「低能當有趣」的堅執。低能問題,無論你怎樣回答,也無法讓人看到智慧的一面。

最後就是選舉的模式,大台為增加所謂的「緊張性」,今年再創新猷,將淘汰的元素發揮極致,幾乎每個環節也要淘汰兩位佳麗-整個選美概念,由本來選出最美的一人,演變成革走表現最差的人。觀眾見得多的,不是佳麗自信的神態,而是如「等待打靶」般一字排開,面容繃緊等候評審的投票結果。除非你是虐待狂,否則你絕不會覺得這個畫面很美麗。

我始終覺得,選美的意義,對觀眾來說在於欣賞(睇靚女),而非尋求刺激。若果要看淘汰賽,我何不看歐聯,而選擇看「香港小姐」這麼搞笑?■文:視撈人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