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原住民歌手以莉.高露 寫歌和種稻扎根生活

2017-11-17
■以莉.高露也是「左手種稻、右手寫歌」的音樂人。 張岳悅 攝■以莉.高露也是「左手種稻、右手寫歌」的音樂人。 張岳悅 攝

都說原住民歌手「天生會唱歌」,曾獲最佳原住民歌手獎的以莉.高露(小美)也不例外,她一手種植稻米,一手寫歌,又拿茬薛J風,以嘹亮的歌聲為2017池上秋收稻穗藝術節活動開場,以阿美族語演唱出屬於這片豐收土地的曲調,日常也在身體力行延續和推廣茠美族的原住民語言和文化。

在藝術節上,以莉.高露唱出《海浪》、《阿嬤的呢喃 》、《休息》、《倔強的微笑》和《餵奶歌》五首歌曲,還邀請觀眾一同歌唱給稻田聽,讓歌聲為這塊土地帶來甜美的豐收。其優美的聲音在縱谷間迴盪,像午後的風輕輕地吹,為這場演出帶來舒服愉悅的開場。原來她早在2010年便與丈夫陳冠宇等人在宜蘭縣南澳鄉投入有機稻米種植,成為了「左手種稻、右手寫歌」的音樂人一員,「我從小被父母帶去都市生活,那時的我不願再回到鄉下種田,對土地毫無感覺甚至是排斥,但為了愛情,那時我幾乎每個月都會抽出時間和他一起到鄉下學種水稻。」

稻田種植獲得靈感

以莉.高露坦言自己後來在都市發展遇到瓶頸和不如意,充斥負面訊息的生活常讓人感到對未來方向的焦慮,這種焦慮也是「找尋自我」的阻礙,她於是開始思考改變生活方式的可能性,最終決定回到家鄉,在家中的田地嘗試耕種水稻,體驗種植生活,理解種植和植物的意義,浮躁的心得到土地的安慰,這也是她開始寫歌的契機。稻田對於她,並不只是單純的創作題材,更多的是一種適合的環境,她說:「我30幾歲才開始寫歌,早前一直在學唱原住民的傳統歌謠,我覺得那些經典已經足夠。而當我在種田中獲得內心的平靜,在這種安定的狀態下,有些靈感慢慢就浮現出來,將這些想法捕捉和記錄下來,就構成了我的音樂專輯。」

在她看來,當雙腳站在泥土裡插秧,壞情緒也會隨之消失,這種種植更像是一種療癒的過程,從與土壤的親密接觸獲得生命的能量。回到土地的懷抱,人際關係簡單不設防,人也變得單純一些。有時她也會想像,原住民音樂中的部分舞蹈動作也是來自於稻田,例如拍打負泥蟲的動作,或者原住民唱歌時的起伏是來自於高山低谷和稻浪翻滾......

傳承族語去講去做

以莉.高露出生於花蓮縣鳳林鎮,是吉納路安部落的阿美族人,先後隨荂u原舞者」與「野火樂集」在各地演唱,參與部分合輯的創作和演唱,台灣各族原住民的族語各不相通,她在團體中學唱各族歌謠,「很早就在都市生活的我對阿美族並沒有深刻的了解,通過原住民音樂表演,我找到了自己的樣子。」2006年她加入「好客愛吃飯」樂團(原好客樂隊),2011年發行專輯《輕快的生活》,獲得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十大優良專輯」及第一屆「音樂推動者大獎」年度專輯大獎,隨後獲得第23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及最佳新人獎。

以莉.高露現時定居於台東,一部分原因也是為了女兒進入「族語共學園」學習阿美族的語言和文化,「語言和生命的連結無法切斷,翻譯也無法詮釋族語的真正意思,就像我們族中祭祀活動Ilisin被翻譯成『豐年祭』或『月見祭』,但只有真正參與了這項祭祀才知道它的內容是什麼,用其他語言來解釋的話,族語的力量就會消失不見。其實只要在家庭和生活中去講族語就足夠了,共學園有位並不是阿美族的老師卻堅持講阿美語,別人糾正她也不會害羞。現在女兒的族語講得比我好,我遇到不懂的詞會去查族語編寫的字典,所以不用考慮太多,勇敢去講去做,就會成功。」■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岳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