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關於寫作:讓種子慢慢發芽

2017-12-08
■文珍攜新書做客鄭州松社書店。■文珍攜新書做客鄭州松社書店。

關於寫作習慣,文珍說她寫東西很慢,她在寫作時很少考慮結構,更多的是考慮寫什麼。

「想起一句話,寫在那裡,放在那裡。就像一個種子灑在土地,這中間觀察到的一些人和事,一些記憶,某一天突然想起來,接蚍g下去,這粒種子就發芽長大了。」而即便是一個晚上可以寫一萬字,哪怕已經結尾了,文珍也要把它放在那裡,過段時間再拿出來,修改。「可能不信任自己能夠非常順利的創作,會反覆覆盤。」

文珍亦害怕自己的作品被當面討論,「覺得很尷尬。就像老師在課堂上唸範文一樣,真希望自己不在場。」文珍的這種「羞澀」使得她在北京大學讀碩士三年的時間裡,都沒怎麼提筆寫作。「我不知道刊發在哪個雜誌上不會被同學發現。」

但儘管不想寫,文珍必須憑一篇小說畢業,「經歷了一番思想鬥爭,完成了《第八日》。」但文珍說,這篇小說是畢業兩年後才拿出來發表的。

所以,文珍一直覺得作家應該跟評論家保持一定的審美距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