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誰能代表「我們香港人」

2018-02-13

梁立人 資深評論員

最近「香港眾志」的周庭參選立法會資格被DQ後,連聲呼冤,聲稱「被DQ的是香港人的自由意志」,現場有市民就狠批周庭不要再宣稱自己代表香港人:「第一你絕不代表我,第二你絕不代表大部分的香港人」,台下隨即爆發掌聲。

表面所見,這只是最近香港激烈的政治紛爭中的一個小插曲,其實卻是香港問題的關鍵所在,毛主席說過:「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可惜,一直以來,特區政府,還有很多和中央關係密切的社會賢達,都搞不清這個問題,當然,在當今複雜的政治環境中,敵人朋友模糊不清是難免的,但最起碼,我們要弄清楚,什麼人能代表香港人,更精確一點的說,是「中國的香港人」。

一直以來,特區政府和建制派之所以對反對派心存忌憚,就是認為他們代表了大部分的香港人,他們心中有一個魔障,就是所謂六四比的鐵律,反對派佔六,愛國陣營佔四,其實這已大錯特錯,因為所謂六四比,只是從投票率算出來的,但香港總的投票人數不過只有170萬人左右,所謂六成,也不過是100萬人左右,難道這100萬人就能代表所有香港人?那沒有投票的500萬香港人難道就不算香港人了嗎?

老實說,香港人向來政治冷感,一輩子都不投票的大有人在,安於現狀的人大都對政治不感興趣,同情反對派的人大都較有投票的熱情,這是無可否認的現實,所謂六四比,只能說明一個事實,那就是熱衷投票的人反對派佔六成,建制派的最多只有四成人,這才是事實的真相。正是有些人書生意氣太重,過於幼稚,才會中了反對派撒豆成兵的詭計,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同時誤導了中央政府,在香港問題上犯了嚴重的右傾錯誤。

此外,港府對反對派畢恭畢敬,也因為懼怕其背後的外部勢力。相反,外部勢力從不隱瞞對反中亂港勢力的支持,從黎智英、李柱銘之流明目張膽和外國勢力唱和,到近年一批反對勢力成為西方新寵,不是登上主流雜誌封面,就是被封為「思想家」,最近更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風頭一時無兩。這種做法就是明白無誤地告訴全世界,這些香港政客是「他們的人」。港府和愛國陣營怯於其勢,未曾交手便低了半截。

「港人治港」以愛國者為主體

鄧小平曾說,「港人治港」是以愛國愛港人士為主體的「港人治港」。可惜事實並非如此,「一國兩制」之下,只要是反對共產黨的,什麼人都可以拉起山頭,招搖過市。旗幟鮮明地擁護共產黨領導,愛國愛港的人士,不是備受冷落,就是被視作不識時務。所謂建制派,也不乏一些愛惜羽毛,左右逢源的人物。此消彼長之下,遂令反對派挾洋自重,以少勝多,操控了香港的局面。

香港回歸祖國以後,名正言順是中國香港,所以,並沒有所謂單純的香港人存在,所有香港人也就是中國香港人,所以,那些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人同時也不應該有香港人的身份,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正如上文提及的正義市民指出周庭曾作出「點解要將中國人身份強加我]身上」的言論,質疑她有何資格參加中國香港的選舉。可惜,一個普通市民應有的覺悟,在特區政府身上卻表現得蒼白無力,他們連香港人的定義也含糊不清,甚至默認那些數典忘宗,敵視13億人的叛逆代表了「我們香港人」,這正是香港的亂源。

要撥亂反正,我們就必須對「香港人」作出明確定義,首先,香港人必須要承認中國人的身份;第二,香港人必須忠於自己的祖國;第三,香港人必須尊重國家的憲制和謹守基本法;惟有符合以上三點,才有資格說「我們香港人」幾個字。

政府一直很重視與反對派的大和解,然而,大和解並不是可以用笑臉換來的,以「割地賠款」換來的大和解絕不會長久,所以,我們不要再將善意浪費在無原則的大和解上面,而需要多了解、多關心真正的「我們香港人」,惟有依靠他們,弘揚正氣,香港才能保有長久的和諧和繁榮。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