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人物 > 正文

方頌欣戰勝讀寫障礙 文學創作關注社會議題

2018-10-26
■在2009年香港文學大笪地頒獎禮上,方頌欣朗誦自己的詩歌。■在2009年香港文學大笪地頒獎禮上,方頌欣朗誦自己的詩歌。

本地八十後詩人作家方頌欣(Joann Fong)小時候有讀寫障礙及輕度自閉,卻現職土地測量師及工料測量師,更以詩歌、散文及小說文字記錄奮鬥10年的日子,與讀者分享反抗宿命和艱難的時代。她曾獲二十多種文學及學術研究獎,國際性攝影比賽、繪畫藝術獎項,履歷亮麗,改寫人生。

克服障礙 初受文學啟蒙

「我只會低下頭默默耕耘。」重提舊事,方頌欣記憶猶新,她說:「1997年,家裡陷入很大困難,父親是裝修工人,卻連續兩年沒有工開。那時我中三,在一間一級的女子中學考尾十。我知道自己再不努力,一生都會完了。中四開始,我很用功,因為有讀寫障礙,學習對我來說就是困難,用文字表達更困難,數理也不好。當初,練習文筆只為原校升學及經大學聯招升讀大學而已,我甚至翻《辭海》去研究字辭的結構,背誦生字,至於後來獲獎,定期發表及出版個人結集是意外收穫吧!」小時候的家境貧困不難見於她的詩作中,如《天花》、《房子裡的生活》、《無法掌握的生活》等。

對方頌欣來說,寫作就是為了面對人生種種苦楚的自我安慰,「可能都是因為我三歲時,妹妹出生便患上CMV(在母體感染鉅細胞病毒,以致95%的腦細胞死亡),家裡的財政及父母的關係都陷入困境,對我的成長影響很大,我很怕身邊的人,也很怕表達自己。」那時,她便開始用圖畫及文字去記錄和表達自己的感受,也常去公共圖書館及社區中心學習電腦。在物質生活匱乏的日子裡,閱讀是她最好的娛樂。中三時,她已看過眾多名著,而漸漸長大後,她則開始喜歡葉慈、聶魯達、R.S Thomas、Tomas Transtromer等詩人的作品。

職業和生活改變詩觀

方頌欣早期也創作了不少情詩,及跟友人喝酒玩樂的詩,如《K1664》、《給威士忌的歌》、《給打火機耳語》、《很難得我們可以聚在一起》、《在九龍塘小意大利餐廳》等。到後來慢慢多了工人詩、詠物詩、詠物言志詩、詠物說理詩及諧詩。她從描寫愛情及風花雪月的生活,到後來開始透過文字去表達對社會問題以及小眾的生活情況,喜歡寫小人物及社會問題:如《阿婆.你說》是透過描寫自己外祖母的經歷,關注香港老人的問題,而《今夜我們無法駐足》及《西鐵上一個少數族裔的孩子》則講述香港少數族裔的孩子的困境,其中也有她自己小時候困境的投射。

原來是職業及工作兼讀的生活使她改變了詩觀,也令她的說話及表達方式因身份改變而變得委婉,也變得悲天憫人,常想以自己專業去改變社會及幫助弱勢。她說:「測量師的身份令我有很大轉變,專業的訓練及知識令我的判斷分析更到位準確,昔日的困難逆境令我更看淡挫折。」她目前希望為少數女性測量師爭取平等的工作機會及待遇,以及消除行業內性別及年齡歧視。

時刻反思分析才能進步

方頌欣認為,現在文學及其他藝術的crossover已有不少,「這種合作在也斯年代已經有了,但多是作者讀詩,背後有錄像、音樂演奏或行為藝術表演,文學本身卻難有突破。尤其是在香港,因為有的作家除寫作外不懂其他,也沒有深入的通才知識去思考去突破。」而另一方面,她看到香港的飲食文學還有待進步,無論在內地、台灣還是日本,以飲食為主題的文學作品很常見,但在香港卻還是少數,「現在有些年輕的詩人和作家,常常一味按照前輩的指示去做,卻失去了自己應有的專業判斷。」

方頌欣幾個月前剛出版了詩集《木蝨》,其中收錄了她2005年至2016年間的60餘首創作,崑南在該書序言中讚許她有荂u詠物生情」與「苦中有甜」的情意。她表示,無論是作為藝術家、作家還是詩人,故步自封的思想只會使自己加速走向滅亡,任何事物及產品的進步都需要不斷做Marketing Research(市場研究),要反思及分析,若閉門造車,狂妄自大,只會令自己犯錯及愈做愈差,不會改善。「我也會時刻反思,因為自己本不是那麼優秀,只能靠努力。」■文:Cynthia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