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論壇 > 正文

合理去槓桿 實現深層次風險防化

2018-11-09

左智卿 中國華融(澳門)國際股份有限公司投資管理部董事總經理

自2009年以來,中國經濟一直處於高速發展之中,與之相對的是債務規模更為迅速的擴張。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內地的債務佔GDP的比重自2008年第四季度的114.2%增長至2018年第一季度的213.4%,規模和增長率都高於中國GDP的增長,且高於美國的150.9%。債務規模的累計及其風險的擴張,很大程度上將阻礙中國經濟發展模式的轉型,降低經濟發展的質量。從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補」到十九大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中提出的「防控金融風險」,去槓桿、化解金融風險和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都被作為近幾年來監管部門和金融機構的工作重心之一。

在此基礎上,金融監管部門密集出台新規,規範金融市場和業務模式,壓縮影子銀行規模,金融機構的項目審查和風控措施趨嚴。因而儘管央行的貨幣政策保持穩健中性,但上游資金的供應仍然處於偏緊的狀態。

股樓債市潛在風險高

2018年,受到去槓桿和外部環境的雙重影響,內地的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受到了較為明顯的衝擊。房地產方面,根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2018年9月,北上廣深4個一線城市新建商品住宅銷售價格由8月上漲0.3%轉為下降0.1%,二手住宅銷售價格由上月持平轉為下降0.1%;金融市場方面,在股票市場中,上證指數由年初的3,300點下跌至目前的2,600點,下降比例超過21%,股市的下跌,除影響上市公司的流動性和可持續經營能力外,民營上市公司還面臨虒伬靬帠Q平倉的風險和壓力;債券市場中,今年以來發生債務違約的主體增加,信用違約規模擴大,違約主體開始向上市公司擴散。表外金融資產規模的收縮,也使民間金融的流動性受到了影響,企業的再融資難度進一步增加,債券違約現象進一步擴大。金融市場的風險和不穩定將可能導致實體經濟的動盪,引發相關的社會問題。

因此,面對潛在的金融風險,主動去槓桿是防範和化解風險的重要手段。但需要重視的是,在制定政策和實際操作的過程中,需要把握分寸,拓展思路,以實現風險的防化、國民經濟的脫虛向實和經濟的平穩運行。具體而言:

稅收財改需合理平衡

一是通過稅收和財政改革平衡各參與主體的利益。

稅收和財政改革是實現降槓桿的途徑之一,但是稅收和財政政策涉及的範圍廣,所調整的關係複雜,需要進行細緻的權衡。內地的一部分槓桿來源於政府和地方債務,加稅減支將有助於化解政府和地方債務,但同時會增加企業和居民的負擔,不利於平穩地化解企業和居民在降槓桿中遇到的風險。反之減稅雖然有利於企業和居民,但是會影響政府和地方債務的兌付,不利於化解政府和地方的槓桿風險。因此在制定相關的制度的過程中,需要合理的平衡政府和地方與企業和居民之前的利益關係。比如通過稅收優惠和財政補貼的形式,鼓勵有利於提高經濟效益的企業間合併重組,鼓勵企業和居民投資創新性行業和有利於產業升級的行業。

加快處置「殭屍企業」債務

二是進一步細化貨幣政策,金融機構適當放寬項目審批。

在去槓桿的過程中,一刀切的貨幣和金融政策難以滿足和平衡各個市場參與主體的利益,因此在制定和執行的過程中,一方面要茞援騔u化企業的融資結構和信貸結構。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能力;另一方面幫助實體經濟擠壓水分和無效產能,加快推動「殭屍企業」的債務處置,避免因過分強調支持實體經濟,不顧企業實際情況放大信貸投入。

三是提高經濟發展整體水平。

槓桿率的衡量指標之一是債務佔GDP的比重,降低槓桿率一方面需要進一步壓低債務,另一方面也需要擴大經濟總量,擴大總量的核心在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個目標的實現是長期的過程,需要政府和全社會共同努力和配合。一方面要積極進行產能出清,減少無效供給;另一方面,鼓勵創新和結構調整,放寬准入,擴大有效供給,通過實體經濟規模的增長和效益的提高來實現槓桿率的下降。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