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老廠房,住茪ㄕ悛瘋F魂

2019-05-08

雪 櫻

濟南的春天,似乎總是一眨眼的工夫,讓人唯恐擦肩錯過。先是柳梢頭變青,接茪倣s潭的櫻花開到荼蘼,落紅繽紛,大風吹至,毫無章法;最後,是那漫天飛舞的柳絮做收尾,一團團,一蓬蓬的,讓路人掩鼻匆匆而過,既習以為常,又多少厭煩。

然而,若是春天少了這些惱人的「小可愛」,彷彿又會覺得少點什麼。就像這眼前的「JN150文化創意產業園」,誰能想到它曾經是一些破舊不堪的老廠房呢?

仲春時節,我去參加培訓,地點就在這裡。早上汽車導航過來,望虒藽銂漪鶡熉苭隉A和飽經風霜的老樹,卻找不到入口,打電話聯絡,才知道我們已經在園區內。

一說起老廠房,濟南人會聯想到成風麵粉廠、仁豐紡織廠、濼源造紙廠等等。在我印象中,老廠房應該是一座城市的金色徽章,帶有金屬的質地,和汽油的味道。真正走進,才發現,老廠房也能別有洞天,重獲新生,而且是如此的讓人沉溺其中。位於建設路八十五號的「JN150文化創意產業園」,就是這樣的一處隱在市區的心靈居所,也是工業遺產的濟南活態樣本。在產業園創始人韓震先生的帶領下,我深入了解到它的前世今生,在靜靜凝視中看清一座城市的真實面目。

一九六零年,原重汽離合器廠即濟南汽車製造總廠研發生產出了中國第一輛卡車--黃河牌卡車,型號為「JN150」,此卡車開中國重型汽車生產之先河。二零一五年,對老廠房建築群進行改造,取名為「JN150文化創意產業園」,意為不忘過去,砥礪前行,將艱苦奮鬥的創業精神永遠傳承下去。產業園區佔地面積五十畝,建築面積一萬五千平方米,共有老廠房十一棟,路邊的那棵老樹,已經度過一百多個春秋。徜徉在園區內,環境幽靜,四周建築,保留原貌,又各有特色,青瓦、白牆、帷幌、玻璃窗等等,不動聲色,卻引人佇足,我們不時遇見一些年輕人結伴出入,使人感受到撲面而來的青春活力。

不得不說,循茞ㄦ~園內的老建築,依稀能夠找尋到昨日的廠房印跡。原汁原味,修舊如舊,說來容易,但真正做起來,勢必會有一種情懷在裡面。令我最深刻的是參觀園區內的入駐企業,合幾空間、見山見雨、SAC藝人學院、中健銀座健身、多彩創意管理公司、大舜良騎進口機車館、未來世界教育、青少年宮陽光分宮等等,光看名字就非常時尚,每到一處,都讓人眼前一亮,在老廠房原有架構不變的情況下,創新設計,匠心打造,讓人能夠找回曾經的在場感,甚至還能呼吸到當年離合器廠裡的雜糅味道,耳畔縈繞蚞鷑鼓熄弦忿n、機械的軋軋聲。

在合幾空間,很不規則的狹窄空間,卻被利用得恰到好處,打造出製作花藝的場所,拐角處順蚍荓霂鈰髐W二樓,又是一處充滿藝術範兒的空間,也是抵達未來世界的空間。我瞬間意識到,在時間軸上我們此刻是同步的,但是,在時間之外,在空間軸上,我們已經彼此分離,然後消逝,無影無蹤。

時間與空間,過去與未來,在老廠房裡的註腳,就是那些被隱藏的城市痕跡。這些痕跡、斑駁、破碎、靜謐;同時,它又如一塊無形的鏡子,映照茯Q天、今天、明天,使我在與城市的局部關係中找回了自己,並完成自我確認。我比較喜歡一些「半舊」、「老」的東西,裡面蘊藉蚞史的邏輯和時光的味道。創始人韓震先生在分享產業園建設心路時講道,當時他和同伴們做了大量工作,想方設法收回一些老物件、老鐘錶、老樑木、老玩具,還有連環畫。他還打了個鮮活的比喻:做文化產業如同一鍋清水,如果有人倒入污水,那怎麼也清澈不了,也就不會有好的結果;如果有人貢獻清水,有人貢獻材料,有人貢獻一塊肉,那不就是一鍋好湯嗎?

前提是,這鍋湯要「小火慢燉」,這就好比做企業,更大更好更強,真正的做強是做久,不能只看短期利益,要算長遠大賬。其實,這何嘗不是老廠房的生命力所在?產業園改造容易,資源整合也並不很難,最難的是修舊如舊,「舊」是老產房或老建築自帶的精神能量--要傳承老濟南工業精神,必須以「慢」為快,不斷延伸生態產業鏈,這也是文化事業的不二法門。

我最喜歡這裡的「JN150」都市劇場,紅色的座椅,氣派的舞台,以及劇場外的木質桌、咖啡座、原子餐廳、小鹿餐廳,都讓人放鬆心情。整個劇場保留了老產房的原有架構,有種空曠而沉寂的生命質地感,沒有常規的嚴肅性、確定性,也沒有多餘的語言,叫人一下子找到精神重心。當然,在這裡看演出,會別有一番體味,能夠找回到很多美好的回憶。抑或說,記憶就在那裡,哪個孩子沒有在父母的單位廠房裡嬉笑打鬧過?

「JN150文化創意產業園」,讓我重新找回了曾經的記憶--不是一個人的,而是所有濟南人的集體記憶,一座城市的工業記憶。可以說,產業園復活的不只是「JN150」精神,最重要的是老廠房之上的文化底蘊和精神內涵,是「JN150」的歷史傳統和詩意靈魂--老廠房也是有生命、有靈魂的,它的一呼一吸,在今天都能引人發生共振。

寫到這裡,我想起馮驥才先生分享過的兩件小事。二零零三年,他在奧地利薩爾斯堡時,發現每到雨天,路人就可就近從旅店門前鐵桶裡抽拿一把傘撐起來遮雨,待雨停了順手放在其他店前的雨傘桶裡。他由此想到內地浙江楠溪江邊的一些小亭子,柱子上釘茪@兩個釘子,以作掛草鞋用。過去村民打草鞋時會多打一些,掛在這柱子上,路人誰的鞋子破了,就可以從這裡換一雙。讓人頓覺這裡的民情親和、淳樸、溫馨。

另一件小事是他在內地浙江的西塘古鎮,與沈國強書記一起走過窄巷子,看到路邊有人在賣煮毛豆。沈書記順手抄起一把毛豆,讓他嚐一嚐,他打趣地問︰「你是不是仗荍A是書記,就可以隨便抓人家的毛豆?」沈書記回答說︰「完全不是,這是我們這裡的一種文化。買東西之前你可以嚐一嚐。」不難看出,文化遺產也好,工業遺產也好,不是供人賞玩的,而是一種美好的歷史文明、情感積澱和心靈港灣。

在產業園區青少年宮陽光分宮參觀時,朋友向我遞來一紙杯熱水,置身這創意無限的空間裡,我有種說不出的溫存。攀談之間,得知這裡的租賃使用權是二十年,十年、二十年後又該何去何從?其實,答案在創始人自信的語氣中便能找到:「做下去,讓精神永遠傳承。」

借用寧肯先生的一句話,濟南給予了我太多無形的東西,如果這不是一種天賜,也是一種宿命。無論什麼,作為一個寫作者,我都照單全收。離開產業園時,夕陽將天空鑲嵌上了一層金邊,空中的柳絮依然漫無目的地隨風飄蕩,轉身回望,身後如同一幅色彩斑斕的油畫,好像這一切不是真的。這個春天很快就會過去,柳絮不久也會消逝,但是老廠房永遠年輕,永遠不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