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琴台客聚】我的韓國緣(上)

2019-05-08

彥 火

第一場「潘耀明文學事業國際學術研討會」由上午九時至下午六時,於今年四月二十五日在韓國外國語大學一樓大禮堂開幕。共有近二十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者發表十八篇論文。

據外國語大學研究院院長朴宰雨教授透露,「外大」是以培養外交官及外交人員為主,共有四十多國語言的教學,漢語是其中一大項。

我在開幕式致謝辭中發表以下講話──

韓國外國語大學金仁F校長;韓國世界華文文學協會會長、外語大學研究生院朴宰雨院長;首爾大學李炳漢名譽教授;學者們、專家們、朋友們:早上好﹗

朴教授要我致辭,其實我沒有多少話要講,只有兩個字--感激﹗

關於舉辦我個人研討會,過去從未想過。倒是有一次,錢虹教授說她擬為我籌備一次研討會,我也沒有放在心裡。

前年,朴教授與喻大翔兄聯袂找我,說要在韓國為我做一次學術研討會,大翔兄建議用「潘耀明文學事業國際學術研討會」做主題,我並沒有異議。

我不覺得我個人值得做一次研討會,相對其他文友,我更像一個文學園地的園丁,可以說,我盡了一個文學園丁的道義和責任。

如果有什麼成績,都是在您們這些文友的鼓勵和支持下取得的,所以我剛才說,只有「感激」兩個字。

我從中學開始,已在這條文學道路上碰碰磕磕走了大半世紀。有一點值得與大家分享的,大半世紀過去了,我從未開小差、做過逃兵,這也是我自己值得自豪和告慰大家的。

大半世紀的文學路,理應做一個小結,進行反省,才可從新上路。這就是我答應舉辦今次研討會的原因。

我與韓國結下不解之緣。我最早認識的韓國漢學家是李炳漢教授。

他上世紀八十年代在香港中文大學執教鞭,是他請我吃第一次韓國菜,教我喝韓國清酒。

他說如果我們是好朋友,應該交換酒杯喝,我們喝過「交杯酒」--交換酒杯。

第二個韓國朋友是高麗大學教授、詩人許世旭先生。

我們是在一九八三年美國「愛荷華寫作計劃」中認識的,「寫作計劃」完畢,我入愛荷華大學進修英語,他在愛荷華大學教學,每當他夫人準備好吃的,他都親自開車來五月花公寓接我去他家吃喝一頓,以解客居異國的鄉愁。

後來我們成為好友,我每次到首爾,他都要我到他家留宿一夜,伴以好酒、秉燭夜談。可惜他因癌症去世,不然今次研討會他肯定會來。每當想起他,我都感到無限傷痛。 (《韓國行》之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