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咖啡或茶

2019-05-07

朵 拉

「咖啡或茶?」在飛行的班機上,空中服務員會過來詢問,待客人做出選擇以後,空服員繼續問:「加糖或加奶?」那時我一直喝加糖加奶的咖啡和紅茶。遇見作家朋友,聽說我每天一定喝咖啡,他好奇,問我是不是聽過奧地利詩人的名言?

19世紀的奧地利維也納詩人彼得.艾騰伯格(Peter Altenberg)說過︰「如果我不在家,就是在咖啡館,如果不是在咖啡館,就是在往咖啡館的路上。」作家朋友以為我是追隨詩人的腳步,其實我愛上咖啡和這位維也納詩人完全沒有關係。

在沒有電腦網絡的當年,找資料並不容易,和這句話相遇得很遲,在一本書上讀到。書上說「彼得.艾騰伯格把咖啡館當第二個家」。而這個咖啡館正是維也納著名的「中央咖啡館」。據說那是詩人每天的打卡地點。大清早醒來就去報到,他在這裡「吃早餐、喝咖啡、看報紙、跟其他文人聊天、創作、打盹,幾乎一整天都呆在這裡,因此大家稱他為『咖啡館作家』。」還有叫人更吃驚,不知真假的傳言是「彼得.艾騰伯格連過世的時候,都是在中央咖啡館被人發現的。」資料並記載「彼得.艾騰伯格的人像和他最愛的桌椅就放在門口守護茬o個他最喜愛的咖啡館,永不離開。」要找一天到維也納去「中央咖啡館」喝杯咖啡。當然就是為了咖啡館作家彼得.艾騰伯格。

愛喝咖啡的作家還有很多,據說法國作家巴爾扎克一邊寫《人間喜劇》,一邊不停地灌咖啡,最後喝了2.5萬杯咖啡,成就了這本世界經典名著。換一個說法:《人間喜劇》是2萬多杯咖啡造就的。

俄羅斯聖彼得堡的莫伊卡運河邊,著名的「文學咖啡館」就坐落於涅瓦大街上。為愛情在決鬥中英年早逝的普希金,正是在這裡喝完他人生的最後一杯咖啡後,奔赴決鬥地點「小黑河」,最後不幸因失敗不治身亡。詩人格林卡在「文學咖啡館」為他而寫出名作《詩人之死》,不知道可否說是文學佳話麼?這家原名「沃爾弗和貝朗瑞甜品店」的咖啡館是由這兩個名字的企業家於1816年合作創辦,是文學家喜歡群聚的甜品店。把這兒當成休息閒聊的地方來喝咖啡的文人名單如下:深受普希金影響的果戈理、陀斯妥耶夫斯基,還有尼古拉.車爾尼雪夫斯基、萊蒙托夫、舍甫琴科等,19世紀40年代末,甜品店關閉,1983年再度開業,為了紀念那些曾經在甜品店聚會的偉大文學家,更名為「文學咖啡館」。去過的朋友告訴我,在保留30年代原貌的咖啡館裡,你會看見一個若有所思的普希金蠟像,似參加宴會般身穿燕尾服,右手握一支鵝毛筆,就坐在咖啡館一樓的窗前,文學愛好者紛紛上前與他合影。二樓掛虒痐H普希金為她而死的美麗動人的普希金夫人肖像。

讀茪敺ヴa喝咖啡的故事,讓人疑惑:多喝咖啡難道會產生創作靈感?

當我遇見聽到我喜歡喝咖啡的畫家,他們堅持把我當做畢加索的粉絲。

1899年,年輕的西班牙畫家畢加索,在巴塞隆拿的「四貓」咖啡館裡消磨時光。一邊喝咖啡,一邊為身邊的朋友畫肖像,那是漫畫式的誇張造型,畫好便貼在牆上展示。他還為這家咖啡館設計廣告海報,後來咖啡館將之改成菜單,我們到今天才提倡的文創,「四貓」咖啡館早就做了!關於「四貓」咖啡館還有一個傳說:某一年有個貧困的老太太拿一些餐巾紙到藝術品拍賣公司,經過專家鑒定,竟然是真跡!原來在「四貓」咖啡館拿起餐巾紙胡亂塗鴉的畢加索,過後隨手留下,這位年輕時在「四貓」咖啡館當服務生的老太太早有預感地將未來會成名畫家的畢加索隨手畫作品收藏起來,果然賣了個天價。(我鼓勵自己也要具有這樣的慧眼呀!)

畢加索愛咖啡,咖啡店主趁機打廣告,「愛喝咖啡的人都有藝術才華。」這麼說來,為了藝術創作,每天的咖啡不可中斷。

歐洲第一次關於茶的文字記錄,是一位對新事物敏感度特別高的英國海軍大臣塞繆爾.佩皮斯(Samuel Pepys,1633-1703),他的身份除了是英國保守黨政治家,也是一位以日記聞名於世的作家。他在1660年9月25日的日記裡寫荂J「我喝了一杯以前從未喝過的茶。」傳說茶是在這一年入口英國的。1660年英國的茶葉廣告上說:「這刺激品,能驅疲倦,除噩夢,使肢體輕健,精神飽滿。尤能克制睡眠,好學者可以徹夜攻讀不倦。身體肥胖或食肉過多者,飲茶尤宜。」女性對最後一句最感興趣,不過,必須強調,這茶應該不是加糖加奶的奶茶。

一次在泰國曼谷東方酒店作家廊喝英式下午茶,精緻的小點心放在三層塔樣的擺盤上,從下往上,從鹹到甜華麗登場:烤布丁、水果塔、咖啡焦糖蛋糕、不同口味的三文治、微辣的咖喱角等,為這美味添加分數的是像花園一樣的咖啡廊,室內裝潢設計風格是歐洲古典韻味,牆上掛滿曾經下榻於此的作家照片包括Joseph Conrad(康拉德)、Somerset Maugham(毛姆)、Noel Coward(科沃德)、James Michener(米契納)等都是著名文學大師。現場這時響起悠揚的結他音樂演奏聲,陽光穿過綠色的葉子照射到廳裡來,絲絲細雨在外頭飄灑,有點懷疑這場小雨是不是酒店的特別安排?就在下茞茷B又陽光煦暖的午後,我們看見靠牆的原木書櫥裡有些書有些照片,但卻不走過去細看,深怕破壞了靜謐的氛圍,倚茈捰滫漱j藤椅,閒閒懶懶的感覺,卻非常用心去品嚐那杯人文氣息濃郁的奶茶。

鍾情於茶的另一個英國詩人和評論家,巧合地名字也是塞繆爾,叫塞繆爾.約翰遜(Samuel Johnson,1709年9月7日-1784年12月3日),他自己評論自己愛茶的程度:「頑固不化的茶鬼,20年來唯以茶伴飯,茶壺鮮有冷卻時,與茶為伴歡娛黃昏,與茶為伴撫慰良辰,與茶為伴迎接晨曦。」日夜與茶相伴的人可以號稱「茶王」吧,他卻自謙為「茶鬼」。

曾經是英國殖民地的檳城,人們對咖啡和紅茶都可接受,很多人還保留茪U午茶的生活閒情。在工作和工作之間,停一下,喝杯咖啡,或紅茶,不是偷懶,這裡沒有午休習慣,上班族在短短的十多分鐘時間,休個歇,喝下那杯熱騰騰的咖啡或紅茶,是在為自己充一下電,喘口氣才有精神繼續努力工作。後來,航班上空服員過來問「咖啡或茶?」我說:「咖啡。」喝過之後,空服員再來問時我回答「茶」,但是,都不再加糖也不再添奶。

從奶咖啡和奶茶,走到純黑咖啡和純紅茶,這份純粹的味道是經過不動聲色的歲月無數次的煙火熏染提煉出來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