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維港波覽】從反修例抗爭看顏色革命的賡續與變異

2019-06-12

陳少波 正思香港顧問公司總裁

「在『奧特波』期間,我們塞爾維亞人非常聰明,知道把最美麗的女孩排在我們遊行隊伍的前面,我們盡量減少警察毆打我們的機會......女孩在前面可以建立一個緩衝區,以替代警察和我方最有可能進場爭鬥的年輕人。」6月9日深夜,暴徒衝擊立法會的電視直播畫面中,但見一排女性「示威者」擋在暴徒前,不斷辱罵警員,令筆者不期然地想起「顏色革命」「名著」《革命藍圖》一書中所勾勒的這個場景。

「奧特波」(Otpor!)是塞爾維亞語,意為「抵抗」,1998年在塞爾維亞成立的一個「顏色革命」組織以此為名,展開非暴力抗爭行動並暴得大名。據西方主流媒體報道,這家組織先後接受了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國際共和研究所 (IRI)和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等大量資金支持。其核心領導人斯爾加.波波維奇(Srdja Popovic)就是此書作者之一,不僅是「顏色革命理論大師」基恩·夏普的信徒,而且在2004年創辦「應用非暴力行動和策略中心」(CANVAS),致力於在全球傳授非暴力行動策略,培訓「顏色革命」組織。《革命藍圖》一書開宗明義,強調它就是「一本關於革命的書」,「關於如今席捲世界的非暴力革命運動」,通過具體事例講述「顏色革命」的戰略、戰術。

反修例操盤者運用顏色革命同一手法

「顏色革命」其實早有一套成熟的戰術手法,除了動員女孩站在警員和暴徒之間外,塑造一個「顏色革命」抗爭標誌也是其中一個慣用招數。「奧特波」運動的標誌就是那個有力的黑色拳頭,2014年被西方和本港反對派形容為「雨傘革命」的違法「佔中」則是那把「黃色雨傘」。

這次反修例中我們可以看到,操盤者又一次運用「顏色革命」的同一手法。示威者拿茠漪O同一款政治宣傳品,印有醜化特首林鄭月娥和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的頭像,寫上中文或英文的「反送中」口號。這款宣傳品製作精良,用的是銅版紙,價錢不菲,不僅在香港集會現場大量派發,在海外多個城市的集會中也出現了同一款宣傳品。

此外,示威人群黃昏時分在香港立法會外集結,大台司儀叫囂撤銷修訂《逃犯條例》,台下的示威者隨之以雙手結成交叉之勢,並讓航拍機拍攝。這個雙手交叉的手勢,就是翻版自2013年的「反國教」。

今次香港顏色革命來勢更猛更兇狠

種種跡象顯示,「顏色革命」正在香港捲土重來,而且來勢更猛、更為兇狠,形勢發展遠比善良的人們所預想的嚴峻。9日遊行散去後,警方發現暴徒攜帶了大量攻擊性武器。今日立法會進行修例二讀,有人在網上煽動包圍立法會甚至佔領立法會,網上也流傳各種武器的消息。一旦暴徒成功佔領立法會,在香港上演「太陽花」運動那一幕,實際上就是一場「港獨政變」。這無疑對香港警隊應變能力、乃至特區政府管治能力都是嚴峻考驗。

比暴力事件更值得警惕的是,反對派正在採取一系列非暴力的不合作運動--他們正在網上和多個界別上煽動、發動罷工、罷課、罷市,甚至發起巴士司機慢駛。這些同樣也是「顏色革命」的慣用招數。夏普所總結的198種非暴力行動方法分為抗議和勸說、不合作和非暴力干預三大類,其中不合作方法即包括各種經濟性手段的不合作。2014年9月,「佔中」爆發時,反對派也一度呼籲罷工罷市,只不過並未獲得廣泛回應。「橋不怕舊,最緊要受」。這一次,他們重施故伎,企圖達到「佔中」未能實現的目的。

2014年違法「佔中」爆發時,熟悉東歐中亞「顏色革命」手段的俄羅斯媒體立即指出,這是「顏色革命」襲港。在此之後,網絡上曾流傳茪@些視頻和帖子,分析「顏色革命」實施的12步。如今,「顏色革命」不再是按部就班地實施所謂的12步,而是幾乎所有能夠用上的手段、工具一起上,進行極限施壓。廣大市民,必須提高警惕,嚴陣以待。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