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法庭為何放生許智腄H

2019-06-12

傅健慈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秘書長 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博士

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艀b2018年4月在立法會審議《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時,涉嫌在立法會大樓強搶政府女高級行政主任(EO)的手機。許智艀重e被裁定普通襲擊、阻礙公職人員執行公務及不誠實取用電腦三罪罪成。案件昨日在東區法院判刑,裁判官判處許智240小時社會服務令及罰款3,800港元。

根據 R v Brown (1981) 3 Cr App R (S) 294, 295 和 HKSAR v Chow Chak-man (1999) 2 HKC 659, 633 的案例指引,法官考慮判處社會服務令的6項主要元素,包括被告已經表現出真誠的懊悔和目前只有輕微的再犯風險。許智艉˙{罪,確實有使用暴力搶手機,跟女EO有身體接觸及拉扯,令她驚恐。許智艀b抗辯時盤問女EO時,令到她難堪,再次遭受折磨,顯示許智艂馴沒有悔意,行為超越了社會和法庭的規範。

另外,上訴法院亦提及法庭在量刑時需要考慮的判刑原則,包括就案件是否適宜判處社會服務令時,法庭需顧及案件的嚴重性的事項,如案情嚴重則應判處阻嚇性的刑罰。

裁判官在判刑時表示,法庭判刑不會考慮會否影響許智萿漸萿k會議員議席或其家庭,因他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而不誠實取用電腦是嚴重控罪,涉案手機更是他搶奪得來,認罪悔意亦不足。

不過,許智蒆怮嶆V感化官認錯,承認自己衝動及解決問題能力低。裁判官認為,許智葹咱Ц鷛|也不高,犯案亦不涉個人利益,政府亦無甚損失,並非什麼機密資料被洩,考慮後決定可判社服令。

既然裁判官質疑許智艅S有真誠的悔意,而他只是試圖爭取社會服務令,避免鋃鐺入獄,才向感化官認錯。而這宗案件不但案情嚴重,而且破壞立法會的尊嚴和香港的國際聲譽,更對年輕人樹立一個極壞榜樣。故此,判刑必須要有阻嚇性,即時監禁才是合理適當的判刑,為何只判許智萿懋|服務令和罰款了事?

總括而言,筆者認為裁判官是犯了原則性的錯誤,判刑不足夠,等同放生許智腄C律政司司長應考慮提出刑期覆核。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