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高d希太郎暢談新作點滴 動畫《溫泉屋小女將》治癒人心

2019-08-30
■高d希太郎分享創作點滴。朱慧恩 攝■高d希太郎分享創作點滴。朱慧恩 攝

日本動畫導演高d希太郎曾參與製作多部由吉卜力工作室出品的著名動畫,曾為《千與千尋》、《崖上的波兒》、《哈爾的移動城堡》等動畫的作畫監督。最近,由他執導的動畫《溫泉屋小女將》(Okko's Inn)在第3屆香港兒童國際電影節舉辦期間放映。專訪當天,雖然香港掛起了8號風球,但仍無減導演分享製作背後故事的興致。■文:朱慧恩/場地提供:東南樓藝術酒店

動畫改編自日本作家令丈裕子創作的同名兒童文學,作品連載長達10年,累積銷售量超過300萬冊,十年間,累積了不少忠實讀者,早前已被改編成電視版。而今次高d希太郎把它搬上大銀幕,故事涵蓋了原著共20集的情節,畫風亦忠於原著的插圖作者亞沙美。

動畫自上年9月於日本上映,好評如潮,更斬獲日本國內外多個電影大獎,包括日本奧斯卡優秀動畫作品獎、日本每日電影獎等,也在韓國富川國際動畫影展的長篇競賽部門中獲得優秀獎及觀眾獎,這是繼3年前的《你的名字》後,另一部勇奪雙重獎的動畫。

保持真實感

故事的女主角小織與溫泉旅館的幽靈相處時雖然不時產生笑料,但其實小織本身卻有一段悲傷的經歷。故事講述就讀小學六年級的小織其父母在車禍中不幸離世,之後投靠經營「春之屋」溫泉旅館的外婆峰子。大難不死的小織意外獲得通靈能力,並與當地3個幽靈成為好朋友。在旅館面臨後繼無人的困境下,小織決定接棒,在幽靈朋友及外婆的幫助下,成為獨當一面的溫泉旅館小女將。早在作品被改編成電視版時,高d希太郎已參與其中,主要負責繪畫角色。後來,有人提議把作品搬上大銀幕,高d希太郎對原著已有深入的認識,便自然接下了導演的工作。不過,儘管早已讀過原著,但導演卻坦言最初仍然欠缺信心,甚至有少少抗拒。

「以前作品的對象不完全是小朋友,尤其是女孩子,相對而言,《溫泉屋小女將》是比較『小朋友』的。雖然我自己也有女兒,但對於小朋友或者女孩子是喜歡什麼的呢,卻未必十分了解。因此,當時自己都有點不安,也猶疑自己應該走哪一條路比較好。」為了了解女孩子的心思,在過程中,導演常常請教身邊的女性同事。「幸好身邊有不少職員都是女孩子,所以會問問她們喜歡穿什麼衣服,也會了解年輕女孩的說話方式,一邊聽她們的意見,一邊完成作品。」高d導演上一部執導的動畫為2003年的《茄子-安達魯西亞之夏》,作品取材自短篇漫畫《茄子》,今次則改編文學作品,對導演而言,改編文學和改編漫畫有所不同。「某程度上,我們創作故事時,裡面的內容並非100%真實,但今次的對象始終是小朋友,所以不能說謊,而要更真實,在保持真實感的同時,亦要令大人和小朋友都享受。」

進行實地考察

小織與外婆、幽靈朋友的故事令人感動,但年紀輕輕的小織卻要面對與父母陰陽相隔的事實,而導演在處理車禍中父母雙亡的一幕時,也採用相對隱晦的手法。導演覺得小朋友能否理解這幕呢?故事本身又是否太沉重?「我也明白小朋友未必會即刻接受,或者有透徹的理解,這都要視乎小朋友的理解能力,我在創作時也沒有刻意要讓所有小朋友都明白。」雖然故事談到生離死別的話題,但導演認為死亡只是故事元素之一,所以亦不必把「死亡」放得過大。

「故事最主要的還是小織的成長,而她的成長未必是單方面的,而是整個環境因素令她成長。例如可能是外婆的說話,或是雙親的說話,又或是在溫泉街和朋友鄰里建立的關係,都令她成長。死亡是故事的其中一個情節,但由於主要的對象還是小朋友,故原作者亦特意蚞仴t不要把太多激烈的畫面放於電影中。「例如其中一幕,撞死了小織父母的男士出現了,原本他身上應有一些車禍過後的傷痕,但為了令畫面『柔和』一些,最終仍是隱去了傷痕。」

雖然故事的基調是悲傷的,但溫泉村那安寧靜謐的畫面,卻能令人暫時忘記傷痛。當年創作《茄子-安達魯西亞之夏》時,導演親自前往西班牙作實地考察,今次亦不例外。為此,導演曾走到京都、神戶等地考察,而觀眾在電影中所看到的溫泉區,原型就是有馬溫泉。「始終這些都不能靠想像,你一定要親自到當地考察,才能有所感悟。」高d導演說。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