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掠影探索】《月光奏鳴曲》導演以家人做藍本 揭開失聰者不為人知的世界

2019-10-18
■《月光奏鳴曲:無聲的三樂章》以導演家人作故事藍本。早前,導演來港出席《辛丹斯電影節︰香港》時與觀眾分享作品點滴。 陳儀雯 攝■《月光奏鳴曲:無聲的三樂章》以導演家人作故事藍本。早前,導演來港出席《辛丹斯電影節︰香港》時與觀眾分享作品點滴。 陳儀雯 攝

事與願違的事總是離不開生活,與命運抗衡彷彿是人一生必須學習的課題。夢想的力量讓人不斷尋找突破口、擺脫一個又一個命運給予的枷鎖,只為了不留遺憾地走下去。現年十一歲的喬納斯遺傳了家族性的失聰基因而失去了聽力,但是他卻試圖在沒有聲音的世界尋找音樂夢。喬納斯的母親、同時也是美國紀錄片導演艾琳·泰勒·布羅德斯基(Irene Taylor Brodsky),以兒子以及同樣失聰的父母為故事藍本,拍攝了紀錄片《月光奏鳴曲:無聲的三樂章》(Moonlight Sonata︰Deafness in Three Movements),記錄了這段隔代情緣與作曲家、鋼琴演奏家貝多芬的密切關係。■文︰陳儀雯

喬納斯四歲的時候被醫生證實完全失聰,兒時通過植入人工耳蝸的手術,將聲音帶到腦部,現年十一歲的他開始習慣了接收聲音。失聰,猶如被音樂的世界所孤立,然而喬納斯的夢想卻建築在貝多芬的《月光奏鳴曲》中,很希望有一天能完成這首歌的彈奏。母親布羅德斯基決定拿起攝像機,將兒子學習的過程以及同樣是失聰的父母以鏡頭記錄下來,過程中布羅德斯基的父親被證實患有老人癡呆症,他腦部功能和記憶力正日漸衰退,不但是父親的生命拐了個彎, 也給家裡所有人的生命帶來了改變。而紀錄片的脈絡亦隨之延伸至更多元的層面,揭開了失聰人士鮮為人知的世界 。

兒在聲音隔絕世界尋夢

「過去我的祖父母總是很想教我父母怎樣做一個好的失聰孩子,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布羅德斯基憶述以前父母那個年代沒有人工植入的手術,在擁有人工植入的耳蝸之前,他們的大半生都在一個沒有聲音、被孤立的環境中生活。由於喬納斯是布羅德斯基家庭中唯一一個失聰的人,活在一個很不一樣的世界,只有祖父母能夠了解,因此三人建立了很親密的關係。「我的父母很希望幫助他建立作為一個失聰人士的基本價值。他們對喬納斯很有感情,很想給他塑造更好的生命。」隔代的親情,作為聽力健全的布羅德斯基無法百分百理解,只能以鏡頭捕捉失聰人士無形的共鳴。

通過鏡頭,布羅德斯基除了對父母和兒子有了不一樣的了解,也與貝多芬的世界拉近了距離。在父親被證實患有老人癡呆症的時候,布羅德斯基突然意識到父親和貝多芬被命運帶走的都是生命裡面最重要的東西。「貝多芬作為一個音樂家失去了聽覺,父親很有才華卻逐漸失去聽覺和記憶。」在父親被診斷之後,布羅德斯基對於這部紀錄片、甚至對「失聰」有了重新的思考。即使貝多芬和父親都因身體的殘缺帶來了挫折,但是還是以一種有尊嚴的姿態走到生命的尾聲。

沉默和聲音都是力量

布羅德斯基漸漸覺得缺口也許也是一種祝福。「這是一個充滿噪音的世界,我們很容易失去焦點和專注力,我們開始聽不見自己的聲音,愈來愈不懂自己。」布羅德斯基認為雖然貝多芬、父親和自己的兒子活在被聲音孤立的生活中,卻更加看清活茠熒N義,從而帶出了一種藝術的價值。他們都在安靜中利用其他觸感去生活,重新定義了生命。貝多芬去世將近二百年,失聰這個事實也從來沒有變過,而失去聽力也讓他們與其他人隔絕,但是卻可以通過學習和克服,與世界再次連接起來。「這部紀錄片是在慶祝聲音的力量還有沉默的力量。」布羅德斯基說。

布羅德斯基拍攝過多部紀錄片,但是要將自己的家人搬上屏幕,她坦言還是有遇過兩難時刻,例如在兒子進行手術期間以及父親被診斷的那一刻,她都經過心理上的掙扎。「我既然把門打開了就應該讓人進來,好像我邀請客人到我的家一樣。」布羅德斯基認為紀錄片是一扇門,既然打開了,應該對製作負責任。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