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行刺何君堯也不會讓我們退縮

2019-11-08

鄧德成 香港政研會主席

區議會選舉臨近,平常都習慣在網絡上看看朋友義工們在選舉街站的情況,為參選的好朋友打打氣。6號早上手機傳來何君堯議員遇襲消息,第一時間在網絡上看到現場情況,見到遇襲的錄像,驚心動魄的一幕。幸好何議員平時素有拳擊練習,反應來得特快,電光火石間避開了致命的一擊;表面看像一丁點的傷口,到了醫院才發現低估了傷勢,還得要馬上施手術清除碎骨和瘀血。據醫生說萬幸肋骨擋了一刀,否則刀子插向心臟隨時致命。

細看錄影中每個細節,兇徒為令何議員降低防範之心,先送上鮮花一束,可見兇徒是有預謀要取人性命,到底何事要如此仇深?只能說今天的香港充滿各種說不清的仇恨,人性最醜惡的陰暗面盡顯無遺。

暴力是絕對的「錯」,不論什麼原因下,使用暴力都是不能開脫的罪行,暴力本身就沒有崇高的一面,如果有人拿荂u爭取自由民主」的招牌而肆意對不同意見者使用暴力,這種民主是偽裝的獨裁,這種自由是剝奪別人自由的霸凌。

從6月開始,一波接一波的暴亂,哪一次不是打茤瓵蚰薔D自由的旗號?接茯O一次比一次更暴力的亂,好好的香港現在真的搞到民不聊生。如果要先摧毀繁榮來建設另一種繁榮,這個摧毀過程是否合理?又是否公平?別人一輩子幾代人的經營,竟然要被毀掉而成就自己的未來,這不是「掠奪」嗎?還說什麼榮光?這次暴亂潮的台詞是要「攬炒」,自己沒有的也要毀了別人所有。當然,大家都知道香港毀了,也不見得暴徒能得到任何好處,整個暴亂就是一種暴力發洩的過程,不問因由也不問後果。

是誰在煽動我們幾代青年人的無名火? 雖說這次是「無大台」暴亂,但是傳播效率之高,比上次「佔中」有過之而無不及,攻擊什麼商店更是行動一致,「散水」之快也是很高效一致,現場沒有指揮,難以達到如此的能耐,躲在暗角的可能看不透,但是陽光底下的還有一眾帶頭率領的縱暴派議員,林卓廷、許智腄B鄺俊宇、鄭松泰、陳淑莊、毛孟靜、楊岳橋是赤裸裸地參與暴亂,更不斷忽悠年輕人上街,又提供源源不絕的法律協助逃避刑責。反對派如此賣力煽動暴亂,就是為了嚇退建制的支持者,迫使其不敢投票。這幫人的惡行應該受到社會的譴責,必須追究其刑責到底,絕不能放過!止暴制亂是先從「制亂」開始,制亂之後暴就必然止住;亂的源頭正是反對派政棍,清除反對派出議會是制亂的關鍵,所以我們不能放棄,必須把握最後時機,將垃圾暴民掃出區議會,阻止反對派奪權政變。

致使何君堯受傷的暴力不只傷害了其身,更傷害香港社會的法治精神,目的不單只要謀害何議員性命,更是要挫我們的團結和士氣,所以我們要沉住氣,凝聚力量踢走政棍,反對派越是要奪權,越不能讓其得逞,越是要嚇怕我們,迫使放棄投票,我們越要及早投票。

何君堯議員是對抗暴力的先鋒,遇強越強、迎難而上、從不放棄,這次遇襲是意志力的考驗,強者的強大是通過洪爐歷煉出來的,身上沒有傷疤就不能說是身經百戰的勇士;我們更須團結一致,堅守香港!血債必須票償!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