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惹」出來的情趣與糾葛

2019-12-26

付秀宏

「惹」字,以「心」字為底,以撩撥為韁,以情思為馬,意為「令人動心、動意」。古往今來,有多少詩人雅士用「惹」,出其不意表情達意,茪@字而境界全出,盡得風流;也有人在有意無意中「惹」動一池平靜,甚至掀起軒然大波,令人扼腕。

唐代一個名叫薛濤的女子,寫了一組《柳絮詠》,其中流傳最廣的一首是:二月楊花輕復微,春風搖蕩惹人衣。他家本是無情物,一任南飛又北飛。

詩中處處搖蕩茼h情常被無情惱的況味。似二月楊花,蕩漾人衣,卻去蹤難料,飄忽惱人,而惹心中生成歡、愁得漣漪無數。一個「惹」字,如楊花鼓蕩而起的文戲不斷,引萬般情縷纏繞心頭。真是動念於心旌,飄忽如眼簾。真的好妙!

而岑參在《唐詩三百首》中的《寄左省杜拾遺》中也有一句:曉隨天仗入,暮惹御香歸。其解釋為,早晨跟茪悀l的儀仗入朝,晚上帶荓s香回家。應該說,這句詩文非常幽默,因一天奉朝下來無須進諫,我只捧荓s香輕輕而歸。本詩寓貶於褒,笑意中含有淡淡心酸。最奇一個「惹」字,我本為諫官,在朝上不置異議,「惹」得聖上歡心;於是「我」把這種感受帶到自己身上,可卻不能飄飄然。哈哈,岑參把「惹」字寫絕!

「惹」在這裡,推演荓◇波瀾意趣的滲透與矛盾變化,嫵媚中有難以與人言的苦悶。「惹」的生動之處在於,活力畢現,有小情思在裡邊,搞、搞、搞。於是,「惹」字寫出了人與人、人與自然,乃至人與宇宙間的一種試探與歡喜,又在歡喜中呈現種種無奈。「惹」寫過程,也寫姿態,最妙是參差交錯的「進與退」的嬉鬧。比如李賀在《昌谷北園新筍四首》有句「古竹老梢惹碧雲」,「老梢」對「碧雲」,本不協調,卻能鬧出一朝春意,一個「惹」字拓了疆域,真存有無所不可的神通!

下面這首宋詞《望江南》,有人認為是北宋文宗歐陽修的作品。「江南柳,葉小未成蔭。人為絲輕那忍折,鶯嫌枝嫩不勝吟。留茷搰K深。十四五,閒抱琵琶尋。階上簸錢階下走,恁時相見早留心。何況到如今。」從詞面,詩人以「江南嫩柳」喻十四五歲的少女,語氣輕佻,相傳是歐陽修寫給外甥女阿張的一首詞。野史載,歐陽修看阿張漸長大,楚楚動人,於是「惹」動情思,寫下了《望江南》。

也有不少人說,《望江南》並非歐陽修作品,乃誣陷之舉。當時阿張長大,歐陽修給她張羅了一門親事,嫁與族兄之子歐陽晟為妻。誰承想,後來阿張與僕人陳諫私通,被歐陽晟發覺,遂將阿張與陳諫告到開封府右軍巡院。審訊時,阿張突發口供--以前跟歐陽修也有不正當之事。阿張供出這段「隱情」,是她受開封知府事楊日嚴教唆,而把歐陽修扯進來。因楊日嚴任益州太守時,歐陽修曾彈劾他「貪恣」。現在,楊故設局報復,彈劾歐陽修。主審軍巡判官孫揆,認定此告不足採信,但也予以歐陽修沉重打擊。

著名歌詞作者方文山,與周杰倫珠聯璧合,可謂「惹」動一方樂壇。其實,方文山就是用「惹」字的大家。你看,他用「門環惹銅綠」,而不用「門環鎖銅綠」,是因「鎖」有自閉性。而「我路過那江南小鎮『惹了』你」,其實只不過是「遇見」你而已,但「惹」字一到,「歉」的情緒就塗了一抹,「鍾情」深意也描了一筆,「流轉」的夢--好像也因此成了心上城郭,真的不一樣。

方文山在「南拳媽媽」的《花戀蝶》中,更是把「惹」字用絕:「幽幽歲月,浮生來回,屏風惹夕陽斜......」這裡,他令靜物「屏風」動起來,好像「屏風」生了腳,跑來跑去,和夕陽賭氣,和夕陽較勁,最後「惹」動夕陽斜下來、斜下來,再照、再照,竟入了昏暗、進到昏睡。若把「惹」字寫成「遮」字,不知其味要遜色多少倍呢。

2017年,隨茪丰★q視台《中國詩詞大會》綜藝節目風靡海內外,中國古詩詞熱潮愈演愈烈,甚或在日本網絡上激惹起一股寫漢詩的熱潮。「惹詩潮」起因是茨城縣商界領袖幡谷祐一,他曾捐贈給築波大學一尊雕像,雕像上銘刻茈L的《忘食》詩:「白面書生學築波,發憤忘食紙筆耕。桃李滿門邦家豐,紫峰名聲四海奔。」某客見之,批此詩文法不通、不合平仄,不該出現在大雅之堂。雖築波大學以理工為長,可畢竟出過榮獲芥川獎的作家,實不相宜。

築波大學之外,茨城機場通航紀念碑上的漢詩更粗陋。這首《先見》詩,這樣寫道:「強韌意志反對耐,卓越先見空港開。永年鄉土為繁榮,萬人歡呼自衛隊。」在日本,漢詩如父,和歌似母,表達細膩感情時,人們傾向於用和歌抒情;記錄某一實物落成喜用豪情壯語,多以漢詩明志。

中國詩詞對仗工整、詞句優美,蘊含茬掑j精深的文化,但若以粗俗、表象的筆鋒任怎樣也「激惹」不出獨特風韻,神筆妙句更不會得來。沒有深入鑽研,而強硬為之,只能在亦步亦趨中,得一些皮毛爾。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如果把「惹」換成「沾」或「染」,因趣味不足,情感不入,風情不駐,讓人難以產生深篤。「沾」與「染」,只有意無意的接觸,但「惹」卻不請自來,招呼搖擺,像有舞在動,有人放縱,上上下下,撲躲跑挪,竊笑猶耳,極富戲劇性。

且看氣象景觀,蔚藍天空多麼令人心曠神怡。要知,這原是「日光惹塵埃」的功績。沒有塵埃,天空將是一片無色的空曠和寥寂。正是塵埃,攔截了日光中波長較短的藍色光並使其散射,我們才「看到」了那一片湛藍,心情不再憂鬱。再如美麗的晚霞景觀,則是聚集的塵埃在盛情演出,似張藝謀的大紅、大黃藝術潑墨,狂放而寧靜,寧靜而震懾眼球。在這種情緒牽引下,受日光「惹動」的塵埃,竟與日光「互動」共舞起來,將橙、紅兩色散射在西北天幕,忽隱忽現,如火如荼,給黃昏平添不盡的詩情畫意。這一切的造化,都源於一個萬有引力中的「惹」字,即便小小塵埃,又何曾遺漏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