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方仲賢鵲巢鳩佔 反對派打錯算盤

2020-02-03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香港各界當前正全力應對疫情侵襲,但泛暴派卻沒有停過煽風點火、上綱上線,他們挑動罷工,利用疫情來製造新一輪的政治風波,目的就是對準9月的立法會選舉。唯有香港風波不斷,民不聊生,社會對立,泛暴派才可以渾水摸魚,在立法會選舉再下一城,所以泛暴派絕不會讓香港社會有半刻平靜,不會讓港人有片刻「安生」,在政治利益面前,暴亂、疫情、人命都只是他們挑動政爭的工具。

近日,泛暴派內亦開始就9月立法會地區直選的佈陣而明爭暗鬥。去年區議會選舉躺茪]當選、空降也當選、不做事也當選的經驗,令泛暴派躊躇滿志,打算在立法會選舉上再次橫掃五區。在當前的政治氣氛不可能一時三刻消退之下,不少泛暴派政客都認為這是其進軍立法會的最好機會,誰都不想拱手讓人。始終政治一日已經太長,4年後政治形勢如何無人能預料,這次自然不會放過參選機會。於是,多名因為這場反修例暴亂而暴得大名或曰暴得「惡名」的泛暴派素人紛紛表示有意參選,借此搶得先機先行「卡位」。

利用激進定位吸納「激進票」「本土票」

其中,在反修例暴亂中負責發動學界暴徒,在校園內策動政治風波,參與違法衝擊的一眾學界激進搞手,更是躍躍欲試,包括浸大學生會會長、去年8月初因在深水儹妎R具傷害性鐳射筆被捕的方仲賢,盛傳將出選九龍西;曾擔任香港大學學生會外務秘書及時事委員會主席、中西區區議員梁晃維將出選港島;「831太子站」騷亂事件中被捕的教大學生會會長梁耀霆亦傳有意落戶新界東,等等。三人中以方仲賢的參選熱情最高,最「當仁不讓」,原因是在反修例暴亂一役,他積極投入,七情上面演出,更因此惹上官非,自然要得到「回報」。立法會議員薪津吸引,以方仲賢之流正常打工怎可能賺得這樣豐厚的收入?

而他有意落戶九龍西,更是看準九龍西現時只有傳統反對派政黨盤據,「激進本土派」因為游蕙禎被DQ而一直失去了領軍人物,傳統反對派政客雖然口裡說「齊上齊落」,但誰都知道黃碧雲、毛孟靜之流只為抽水,只是為了吃「人血饅頭」,騙取他們選票,並非真的「自己人」。所以,方仲賢特意選九龍西落戶,正是看準傳統反對派的「死穴」,利用其激進定位吸納這些「激進票」、「本土票」,從而奪取議席。

與外部勢力有千絲萬縷關係

方仲賢的參選當然打亂了傳統反對派政黨在九龍西的部署,他們的目的是在五區全線出擊,在直選取得20席以上,並希望這些學界、「勇武人士」為他們抬轎,催谷「激進票」、「本土票」出來。在九龍西,已經有民主黨黃碧雲、公民黨「叛將」毛孟靜兩席,毛黃不會退,公民黨一直表明要五區都有議席,幾可肯定會派黨內新人參選,民主黨眼見區選有利形勢,也計劃讓黨內新人與黃碧雲分兩條隊出選。本來,只要做好大黨之間的協調,在利益上交換,不難完成排陣。但反對派政客太小看這些「素人」,方仲賢之流怎可能會為民主黨、公民黨、毛孟靜抬轎,因為政客幾句「齊上齊落」,就甘心為其效犬馬之勞,放棄立法會議席?他們在反修例暴亂上的合作,主要是因利苟合,各取所需,現在正是「分田分地」之時,學界怎會再聽反對派政黨指揮?

方仲賢之流不但不會抬轎,更會鵲巢鳩佔,在五個區搶先表明參選,製造先聲奪人之效,並且以其所謂學界背景、「政治素人」的「光環」,令反對派不敢阻止其參選。只要他們搶先表態,反對派政黨就會相當被動,甚至被迫支持,這就是近日學界不斷放風參選的主要原因,目的就是要搶參選權,鵲巢鳩佔,反客為主。而且,不要忘記,這些學界代表,與外部勢力有千絲萬縷關係,方仲賢更與台灣關係密切,他們要參選,反對派阻不了,之後又敢不支持嗎?或者,戴耀廷又是時候出來推銷「乜乜計劃」,以發揮「勸退」的作用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