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雙城記】生死存亡

2020-04-03

何冀平

網上流傳的一張照片看哭了很多人,一對年輕的外國醫生,男的高大俊朗,女的苗條秀美,他們相對而視滿目情愛,戀戀不捨在告別,沒有說話也沒有哀傷,只是默默告別。幾天後,兩人雙雙因醫治病人感染病毒而逝去。不知道是哪個國家,哪間醫院,只知道他們是醫生。

從來,人們不會把醫生和生死危機聯繫在一起,他醫治的病人有生死存亡,他們沒有,他們永遠是自然淡定,養尊處優受人尊敬。年年高考放榜,十優狀元不論男女,十有八九都說要上最好的大學學醫科,考上醫學院,就像進了銀行保險櫃,此生無憂了。記得當年知青「落戶鄉村」,以為此生就是做農民,想不到漸漸地有門路的人走了,上大學、當兵、進工廠,後台最硬最有辦法的,是不用考試就進醫學院學醫。男人,都希望找個好老婆,最受人羨慕的是娶個醫生做老婆,老婆是醫生在同伴中特別有面子。小人物如此,大人物也不例外。特赦後的末代皇帝溥儀,娶的夫人李淑賢是北京朝陽醫院的護士;受共產黨感召,從海外投奔祖國的末代總統李宗仁,再娶的夫人胡友松是醫院護士。

惡狠狠撲來的新冠肺炎病毒,威脅茖C一個人的生命,不論貧富人人有危險,最危險的人是醫生。早上走出家門,不知晚上能不能回來,今天告別,明天可能就是永別,上班就像赴戰場。中國這樣外國也一樣,全世界的醫生護士都成了戰士,槍口面前的英雄,隨時犧牲性命。

退休的醫生為醫一生,有豐厚的儲蓄衣食無憂,本可以享受安逸的晚年。但是疫情來了,就像戰爭來了,老醫生像退伍軍人一樣,穿上白袍又回戰場。沒有敲鑼打鼓,沒有訓話發誓,沒有唱歌拍照,沒有「要為了什麼」的壓力,更沒有升職提薪的許諾,他們都知道,自己面對的是最危險的局面,是高危人群,卻把生死置之度外。好多醫生甚至簽了如果染病,危重時不做氣管插管、放棄呼吸機,用於搶救年輕病者的意向書。一個醫院的老主任說:「即便我退休以後,大家還是叫我Doctor X。」在香港、在內地,不論多熟絡,還是習慣叫對方「X醫生」,醫生是他們此生的稱謂,一旦為醫,一生救人是他們穿上醫生袍的誓願。他們說:「如果我因為治病救人而倒下,那是我的榮幸。」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