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恐嚇法官 必當嚴懲

2020-12-14

江樂士

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以及兩名董事周達權和黃偉強因涉嫌不法使用壹傳媒將軍澳總部大樓被控欺詐罪,在12月3日於西九龍法院提堂。總裁判官蘇惠德認為黎智英有機會潛逃和再次犯案,因此拒絕他的保釋申請。然而,蘇官對兩名董事沒有同等顧慮,他們因而獲准保釋,於4月16日再次提訊。

審訊結束後不久,蘇官在辦公室的秘書就收到來電。一名男子在電話中高叫「炸死你、老婆、同你個仔」。來電者除了意圖恐嚇蘇官之外,定必影響日後有機會審理黎智英的其他法官司法人員。涉案人意圖影響法官公平審訊,顯然是嚴重罪行,警方目前正茪熀晙d。此外,涉案者還違反了基本法第85條,該條規定「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恐嚇國安法指定法官是向法治宣戰

這宗恐嚇案引起各方譴責。此外,該名來電的男子違反了高等法院先前頒布的禁令,即禁止對司法人員及家屬進行起底和作出「恐嚇、騷擾、威脅、煩擾或干擾」,違令者會面臨監禁或罰款,儘管近日對警察進行起底的一些違法者獲輕判,但仍需要服刑。

但是,如果警察成功逮捕那名男子,他要擔心的不是起底罪,而是嚴重得多的罪。據聞警方會視本案為刑事恐嚇,因為種種跡象均顯示他犯下此罪。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24節,當有人要威脅傷害他人身體或造成第三方損傷,意圖令當事人受驚,則構成恐嚇罪。如果恐嚇的對象是刑事司法人員,警方會嚴正處理。

事實上,時任高等法院上訴庭副庭長鮑偉華(Noel Power)在1996年曾經說過:「試圖透過恐嚇司法人員來逃避刑責,屬嚴重罪行」,這一法律原則如今仍然有效。刑事恐嚇最高可判處5年監禁,如果該名恐嚇者最終被定罪,他預料會被判處最高或近乎最高刑期。

此外,司法當局也可以依照香港國安法對該致電者提出顛覆國家政權罪訴訟,這個罪名比刑事恐嚇嚴重得多。香港國安法第22條規定,顛覆國家政權罪包括威脅使用武力、組織策劃、實施或參與嚴重干擾「國家權力機構」(包括司法機關)運作的非法活動。一旦法庭判定其顛覆國家政權罪成立,而且認定「情節嚴重」,可以對該致電者處以終身監禁或不少於十年監禁。

非重刑不足以維護香港法治尊嚴

因此,假若警方將該致電者抓獲,律政司就須要充分評估所有證據,在違反起底禁令相關罪行之外,考慮提出意圖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指控。當局也可以把刑事恐嚇罪當做顛覆國家政權罪以外的備選控罪,因為其犯罪情節適用於兩者。不論法庭最終判定哪一個罪名成立,都應該根據阻嚇犯罪的法律原則,對致電者處以罪有應得的刑罰。

幸好,在香港恐嚇法官的案例屈指可數,但並非聞所未聞,尤其是去年大規模非法抗議示威爆發後。在去年社會動亂期間,暴力分子甚至對終審法院、高等法院和沙田地區法院實施自製燃燒彈襲擊,其目的顯然是恐嚇法官及削弱法治。

事實上,刑事恐嚇法官的案例在其他司法管轄地區也時有所聞。例如在英國,司法部文件顯示,僅在2016年就有至少100位法官和審判官受到與其審理案件有關的刑事恐嚇。而在美國,一個名叫弗蘭克·卡布盧梭的男子,因威脅暗殺負責審判特朗普總統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福林的法官,而被紐約市法院依法起訴。

任何刑事恐嚇法官的人,一旦罪名成立就會被處以重刑。例如在2012年,一個名叫德倫·林尼的澳洲男子,因向南威爾士省一位法官發出兩份電郵,威脅要殺死對方,被當地法庭判處兩年半監禁。今年二月,美國新澤西州居民米歇爾·尼古拉斯因為對兩位聯邦法官發出死亡恐嚇信而獲判六年監禁。

不論警方是否會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恐嚇蘇官的致電者,法官僅憑刑事恐嚇罪就必須判處能有效阻嚇類似行為的刑罰,因為刑事恐嚇法官就是對法治和全社會宣戰,非重刑不足以震懾宵小和維護法治尊嚴,進而危及香港社會賴以繁榮的基礎。對於正在努力辦案的警方探員們,讓我們齊聲祝福「無往不利!」

(作者是前刑事檢控專員。本文的英文版刊登在《中國日報》上,有刪節。)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