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琴台客聚:上世紀末女作家吃香

2016-08-10

彥 火

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女作家及其作品開始進入瑞典學院院士的視野之內。

瑞典學院在一九九一年慎重考慮了南非女作家納丁.戈迪默(Nadine Gordimer)。

戈迪默的創作可以排列在格奧爾格.盧卡奇(Ceorg Lukacs)所定義的那種「批判現實主義」作品中,在這一派裡,我們可以找到從巴爾扎克(Honorm de Balzac)、托爾斯泰(Count Lev Nikolayevich Tolstoy)到湯瑪斯.曼(Paul Thomas Mann)和索贊尼辛(Aleksandr Isayevich Solzhenitsyn)的一系列「敘述藝術」的偉大作品。

在他們的小說裡,一個歷史時代可以濃縮在幾個塑造得豐滿的人物形象裡。

之前,戈迪默一方面沒有作為開拓性作家獲獎的資格,另一方面她卻因用強而有力的政治分析和栩栩如生的人物描寫,贏得了大量忠實的世界範圍的讀者-因此在原則上根據「實用的」不為人知的作家的標準授獎的希望值也減少了。

但是,瑞典學院表彰她的「一種壯麗的史詩性寫作」,以及特別強調了-用諾貝爾反覆地明確表述的話-戈迪默如何通過這種寫作「給人類帶來了最大的好處」,由此而表明了學院新的立場。

繼戈迪默之後,有一批女作家接踵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一九九六年波蘭女詩人維斯拉瓦.辛波絲卡(Wis?awa Szymborska)獲獎,這和給獨特的詩歌大師頒獎的方針是一致的,這樣的大師可以從奧德修斯.埃里蒂斯(Odysseas Elytis)算起一直到切斯瓦夫.米沃什(Czes?aw Mi?osz)。

相反,美國女作家托妮.莫里森(Toni Morrison)幾乎不能算是那種被忽視的偉大作家,她很有名望,但也不能算是那種站在前沿的小說創新作家。

對她小說藝術的修飾之詞是「想像力和詩意為特色,這樣可以把她放入到小說大師如索贊尼辛和最近的女作家戈迪默所在的那類得獎作家中去。」(埃斯普馬克)

於二零零七年獲獎的作家多麗絲.萊辛(Doris Lessing),也曾一直在上世紀後期的候選人名單上。

她不算是一個文學語言的「開拓性作家」-但她是另一種類型的先鋒作家,正如頒獎詞所說的,是「女性經驗的史詩作家,帶蚚h疑、熱情和幻象的力量把分裂的文明拿來檢查」。

上世紀九十年代前的半世紀內的作家名單只有一位女作家得獎,而到九十年代就有三位女性作家,到了新世紀已經有了五位女性作家-無論如何,這是瑞典學院新的,也是更成功的評選機構認識到了這方面曾經存在的局限,從而為女性作家大放綠燈。

二零零四年獲獎者、奧地利女作家艾爾弗雷德.耶利內克(Elfriede Jelinek),被看作主要是戲劇領域裡創新的傑出作家。在戲劇裡,耶利內克顯然非舞台性的大塊文本看來就像對顛覆傳統演出大有幫助的一本音樂總譜。

在頒獎儀式上,常務秘書赫拉斯.恩格道爾(Horace Engdahl)致辭說:「驚訝得瞪大眼睛的導演會發現她放在他們手裡的是『讓劇場發生革命的材料』。」 (「諾貝爾文學獎」之十五)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