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法、非法與執法

2016-08-15

陳 莉

那小女孩說:「阿姨,我恨你!」-這句話令朋友不忍,打消了撥打杭州12345市長熱線舉報的念頭。小女孩還在上幼兒園,可是已經有了攻擊性,不能要求她有是非,她保護父母的言行舉止出於人性自身的需要,她的言行舉止又是來自父母的言傳身教。這是朋友6月27日第二次報警發生的事情。朋友第一次報警是在6月24日,小女孩的父親逼迫朋友一次性支付兩年的房租64,800元人民幣,已經晚上九點了,她獨自打茬吤h靈隱派出所報案。

這件事情已經涉及多項違法行為,欺詐、非法轉租群租、非法改變房屋結構,朋友簡單善良,生活能力差,輕信了小女孩父親的話。他自稱房子是他的,朋友才主動提出一年一付房租的。他又憑他的三寸不爛之舌,饒舌半天,要求朋友一次性支付兩年。然而住了幾天之後,朋友得知他是二房東,房租每年63,000元人民幣,每半年一付,租期兩年。還得知他違背大房東的意願,將一棟好好的別墅多隔出來三間,加上本來的兩間,共有5間屋子出租。稍微有點自我保護意識的人,知道真相後,都會提出同步向大房東支付房租的。二房東不同意,他猖狂地罵茠B友:「人要有信用,我就是一個月一個月地付房租,也不關你屁事。」

6月24日,二房東非法進入朋友的房間,企圖拉電源、砸電腦恫嚇她,她還算鎮定,不驚不怖,只一口咬定同步支付房租,二房東巴掌都要扇到她的臉上來了,最後氣急敗壞地要她搬走,並拒不承擔她的搬家損失。她多方諮詢懂法的朋友,也都建議她搬走,靈隱路上的九里松花苑太雜,住不好的,並建議她馬上報警。這種時候,大約才能知道警察辦事的推諉、搪塞和不作為,以及九里松花苑為何如此藏污納垢。

警察來了時,二房東已經離開了,他平時不住這裡,住這裡的是他的外室,也就是俗稱的二奶。朋友對警察說:「二房東謊稱房子是他的,已經構成合同欺詐。」「你們又沒有簽合同。」警察當即反駁。「這屬於口頭合同。」朋友說。「你錢還沒有給他嘛。」警察又說。警察捏茖滷蒆Q迫簽的協議問朋友:「這是你自己簽下來的嘛。」「是被逼迫的,他當時要打我、砸我電腦。」朋友回答。「有證據嗎?誰看見了?打你哪裡了?你受害了?」警察問。「她在的。」朋友指指二奶。「沒有沒有,他是好好說話的。」二奶回答。朋友心裡涼了半截,但已經萬幸警察來了,帶茈X警執法記錄儀記錄了對質的過程。

第二天,那個非婚生的小女孩蹦蹦跳跳回來,遇到她,叫荂G「阿姨,你被我爸爸趕走了,我爸爸還報了警。」朋友難以接受一個幼兒園的孩子如此顛倒是非,認真地告訴她真相。然而孩子大約遺傳了她父親,伶牙俐齒的,她的講道理就變成了和孩子吵架,她自己也覺得可笑滑稽。前一天,她父親當茈~人辱罵她媽媽,帶茪ㄔi思議的髒字,說:「你房租怎麼收不上來,你不是說她學佛的人很好嗎?你不是說你們已經是好朋友了嗎?她根本就瞧不起你,覺得你道德敗壞。」朋友阻止他道:「你不要胡說,你不要自說自話,瞎猜瞎扯這麼難聽的話。」小女孩在亂作一團的大人中間依然唱唱跳跳,突然間,跑過來抱住朋友道:「阿姨,你不要搬走,我喜歡你。」小女孩還遞給她兩顆楊梅。

「太亂了。」朋友對我說,「小女孩好可憐。」「是太亂了,簡直是短篇小說的好素材。」我回答。

怎麼辦?

杭州現在迎接G20,一舉報一個准,我給她出茈D意,九里松花苑在景區,尤其要求治安良好。警察根本就不管。本來警察一來看到房子內部結構被改動,就應該立即執法,要求恢復原狀的,朋友說,才注意到青芝塢那邊已經拉了橫幅:嚴禁轉租群租。

法律不管用,所以只能往市長熱線電話舉報。朋友沒有這類租房經歷,經歷這麼莫名其妙的一事,長了這麼一段法律知識,原來杭州是不允許有二房東的,這是一個模糊地帶;也不允許擅自改了房屋結構群租的,有關部門比如房管處、派出所或者城管,是有責任查處這類事情的。

很難猜測當地派出所和當地人的糾葛關係。本來政府修建九里松花苑這類別墅型新農居改善了他們的居住環境,可是有些人為了多收房租,擅自改變內部結構出租。派出所不管,說是民事糾紛,該去法院,結果導致更多的人受害。朋友所租的7幢1單元2號,之前大房東已經向城管舉報過,來過一趟,沒有了下文。沒人管,就由茪G房東任性地做流氓無賴了,膽子愈來愈大。「沒有住進去之前,根本不知道那樣的板壁不隔音,簡直是隔壁的夫妻就好像睡在我身邊,打呼嚕、放屁、說夢話聽得一清二楚,自己也變得小心翼翼,十分不自在。」朋友說道。

靈隱景區在杭州其實是十分偏重地保護的,比如三輪車嚴禁進出,一看到就會被沒收。我手上就有一張賣菜大伯的罰單 ,他一天早上8點15分騎蚢q動三輪車路經曙光路和靈隱路十字路口,離他的小超市只有50米了,被沒收了。單子上的處罰條例好幾條:機動車無牌照駕駛、車主無證駕駛、出現在不該他出現的路面等,前後矛盾茤O。他說本來以為杭州警察好,不會沒收他老人家的車,前一天有一位警察還和他開玩笑說警察八點半上班呢。我說:「杭州警察好,你也不能這樣欺負他。」一回看到兩個戴茈桭U的新疆人很拉風地疾馳在靈隱路,那才是誰都不敢欺負的。他女兒也說他:「你怎麼知道你會遇到哪個警察就對你不好了呢?」

景區派出所在平衡自己和當地的責任關係上,把握得十分微妙。才走到靈隱寺停車場,就聽到喇叭在響,反覆播放,提醒靈隱寺只有一個,不要隨便跟茼蛜椈伄C的人去燒香拜佛,防止被騙。這裡發生多次外地遊客被騙的事情,在缺乏反思的能力下,有些遊客大約認為自己是朝蚙F隱寺來的,不幸被騙了,就該由靈隱寺承擔責任和罵名。可清理騙子,分明是派出所的責任。

這種只在乎表面的好看,比如嚴禁三輪車通行,而內部失序的面子執法方式,不知道何時才會改善。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