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生活語絲:我的旅遊生涯

2016-08-15

吳康民

我常常說,喜歡毛阿敏的歌。老伴去世後,更會常常聽她影碟內的《思念》那一首。現在夜闌人靜聽聽這首抒情歌曲,真想老伴化作一隻蝴蝶,飛進我的心窗!

我是一個喜歡熱鬧的人,近七十年的教育生涯,從青年時期開始,便常常和青少年學生在一起。現在年紀老邁,與中學生的思想和活動距離愈遠。一個踽踽獨行的老頭,師生們見到只會禮貌地叫一聲「老校」,很少會拉茪漵M你訴說家常,更不會邀請你同去活動和旅行了。

於是便只能是夜以繼日地踽踽獨行,每到假日更是孤獨無比。寒暑兩個長假更是孤寂,家裡的兒孫們假日都是攜手遠遊,拋下這個老頭獨守「空房」。

因此,只能龜縮在辦公室裡寫文章。寫作既是我的愛好,也是我消遣的一個內容。我又不會上網,更不懂什麼電腦遊戲。每天只能看幾份報章。電視除了新聞報道外,其他節目都甚少看,什麼連續劇更是一點都沒有興趣。

一個年輕時的活躍分子,到如今變成一個寂寞的老頭,真是情何以堪!

朋友不是沒有,但要赴會總要有人陪同,還得有車接送。一個行動不便靠柺杖「扶持」的老頭,能自由自在到處跑嗎?

好在當年力強身壯,已立定志願周遊列國。早年工作太忙,無暇分身,壯年時計劃遠遊。在三十多年寒暑兩假中,遊覽了全世界七十個國家近二百次。神州大地除西藏外(這是一個遺憾)也都遊遍,並留下十幾本遊記結集,真正可以說是不負此生。

老伴生前也大多與我結伴同遊,不至留下一個遺憾。而且旅遊留痕,除遊記外,還編了一本《八十照相簿》,把歷年遊歷拍攝的照片,編成厚厚精裝的一巨冊,分贈親友,也留下生命的可貴記錄。

今垂垂老矣,連去廣州、深圳都十分費力。出門必須一二位同事陪同,還是吃力之至。此生的旅遊歷史,可能將告終結。或者只能乘坐郵輪,作靜態遊覽而已!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