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琴台客聚:今世只一人!

2016-08-15
■《金庸:從香港到世界》封面 作者提供b■《金庸:從香港到世界》封面 作者提供b

潘國森

收到出版社寄來新書《金庸:從香港到世界》,四百多頁橫排厚厚的一冊。封面上臚列全部作者姓名,排名則跟「出場序」,妥當得體。

此書收錄的第一篇文章,是羅孚先生約在二十年前之作,他是催生所謂「新派武俠小說」的功臣,大作題為〈話說金庸〉。世事何其巧合?潘國森第一部評論《金庸小說》的單行本也是題為《話說金庸》!那是三十年前的舊作,既是我第一部書,同時也是我第一部在台灣出版的書。

《編者前言》有云:「然而以出版數量而論,香港作家潘國森可謂名列前茅。」意指我是排在最前的一列。實情是陳墨先生發表的專著數量最多,「潘第二」在產量上還是只得一面「銀牌」。年前初會「陳第一」,倒忘記了請教仁兄究竟是出版了多少種評論金庸小說之作。

書末有一小啟事,說仍未能聯絡上已故柳存仁教授的遺屬,無法奉上稿酬,便想起二千年與柳公在北京的金庸小說會議一會。小時候偶翻《明報月刊》,見到柳公的大作,因為柳公與陳存仁醫師同名,便稍有印象,當然兩位存仁公的傑作都讀得甚少。當時年紀少,也看不明柳公的文章。

此書選了我二十多年前第二部拙作《總論金庸》的一段〈釋「陳世驤先生書信」〉,當年出版前忽然某日一位上司對我說做人不必太謙虛,儘管把自己的長處優點直接說出來,當時對方的措詞都忘記了,只記得大概這個意思。於是在《總論金庸》就自封「二十世紀金庸小說研究天下第二」,第一名則是陳世驤教授。那時對陳公的學問修養也是一無所知,只是憑他這兩封給金庸的信下結論。陳公對「小查詩人」推崇備至:「......嘗以為其精英之出,可與元劇之異軍突起相比。既表天才,亦關世運。所不同者,今世猶只見此一人而已。」

對的!二十世紀中國作家、文學家的成就,還是該首推「小查詩人」。當然我推許陳先生第一而自封第二,只是說我們的總成績排在前面,排在後面的朋友也可以在「金庸學」入面某個領域得第一名。

這樣自定第一第二,跟謝靈運評曹植絕不一樣!謝靈運說「天下才共一石」,曹子建獨得八斗,他自己得一斗,餘一斗古今人共用云云。這樣明面是捧曹植,實際上是自誇一人可以抵得古往今來其他各家!結果是大家都只記得曹植「才高八斗」,忘記了也沒有人同意謝靈運一人抵得古往今來各家。

潘國森膽子終究是小了些,當個第二,還要是二十世紀的第二,那真有點「諸葛一生唯謹慎」的意趣了!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