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百家廊:記憶深處的勞動號子

2016-08-12
■勞動號子發端於民間,起始於勞動。 網上圖片■勞動號子發端於民間,起始於勞動。 網上圖片

王大慶

上世紀八十年代前,由於人們勞動缺乏機械動力設備,大多靠體力協作完成,為了統一節奏、協調動作、激發勞動熱情和緩解疲勞,常常吼出號子,諸如挑抬重物、出海打魚、森林伐木,江河搖擼、拉縴、放排,工地打夯、打硪,上山撬石、打石以及搾油、搾菜、製鹽等勞動幾乎都有不同的勞動號子相伴。勞動號子體現了鮮明的群眾文化特徵,具有厚重的歷史價值和獨特的藝術價值。

我兒時在農村度過,中學畢業插隊農村,後又在建築工地幹過小工,親身經歷過不少勞動號子。

兒時的農村,莊戶人家燒菜的油完全是自己製造的,那時村裡有個油坊,說是油坊,其實也就是幾間磚土房,每年到搾期,由村中的長者帶領精壯漢子經過焚香儀式後,才能開鎖起搾,每每這時,都很神聖,我們小孩都只能光虒}遠遠地跟在後頭,絕不敢大聲喧嘩。從一顆顆菜籽到製成香噴噴的菜油,其間要經過炒籽、碾籽、包餅、打搾四關。最關鍵的一關是打搾。碾好的菜籽用稻草包成餅狀後,依次放進搾箱,然後上抵板,插上木楔,再用搾棍撞出來,這是最激動人心的時候,搾棍前端用熟鐵包頭,泛茠o光,用兩根鏈吊在大樑下。一聲「開搾了」,那可真是響徹雲霄,只見四個粗壯漢子齊吼一聲「來了!」,但見搾棍被四人抱起,一齊用力撞搾,撞搾時,撞一下粗大撞木喊一次號子。撞搾的步伐、動作均以號子指揮,情緒比較激昂:箭板要插正呀-嘿呦!/槓子撞起來呀-嘿呦!/腳跟穩起樁呀-嘿呦!/飛錘打得準呀-嘿呦!/打呀打呀撞呀撞呀-嘿呦嘿呦!

「搾油號子」一般由一人領頭,其他三人附和;也有的地方是二人操作,錘打木楔搾油,二人對唱號子,邊操作邊唱。最要用力時,還要邊跺腳邊喊號子。小時的我待在一旁看熱鬧,聽號子,猶如聽一首戰鬥的歌,烘托了搾房,也醉了我心房。

1969年年初,我中學畢業響應號召,插隊在蘇北范公堤東一個交通閉塞的鄉村。那裡的農民當時很窮,住的房子都是茅草蓋的「頂頭舍」。所謂「頂頭舍」,其實就是一種進化的窯洞,山牆呈南北方向,門戶就開在南山牆上,屋裡無隔間,一通到頭。四周的牆大多是籬笆圍成,牆外用黃爛泥糊實;也有的從荒草田挖來四方形泥塊壘成牆。椽子、檀條則是竹子和雜棍。

當時,農村正時興搞「集體農莊」,隊隊開挖「農莊河」,家家都要遷移到「農莊河」沿線居住。有的社員蓋不起新居,便請人將原來的「頂頭舍」抬到新址。抬屋是一種原始的移動建築的方法,其場面十分壯觀。在鑼聲的號令下,全隊有勞力的男人們(當地風俗忌諱女人抬屋)一個不漏地迅速集合到抬屋現場,用一根根長毛竹、長雜棍縱橫交錯地托起了屋頂(周圍牆已預先拆除),捆綁結實後,便各就各位。按照慣例,小男人通常抬壓力較輕的前槓,壯男人抬壓力較重的後槓,老男人則「保駕護航」抬邊槓。各槓個子高矮差異較大的可相互調整。隨茼捅云齯@聲「起槓!」,大夥兒便奮力挺起彎下的腰,踏荌穜j有力的步伐,齊聲唱蚚藽糪馮蘆滿u抬屋號子」:「號子嘛喊起來喲!大夥兒把屋抬喲!腰桿子往上頂咯!腳板子要踩穩咯!喲......」到了拐彎口以及溝坎處,則由引路的老隊長領喊,其他抬屋的附和:「拐彎口喔!-喔!跟蚋鈳寣I-喔!向東拐喲!-喲!順蚋鈳憿I-喲!有個坎喔!-喔!慢慢跨喔!-喔!」大夥兒邁茖I重、堅實、整齊的步子,哼茈肭妎ヵ囿爾馱l,一步一步緩慢、執茼a向前挪動。抬屋中不允許停留,再長的路,再重的量也必須挺住。有嫩伢子實在支撐不住時就貓一下腰,隨即又紅蚆y趕緊挺起胸......

我在鄉下雖僅參加過二次抬屋,但至今回想起昔日抬屋的情景,心潮仍難以平靜。那抬屋中顯示出的萬眾一心、協同作戰、奮力向前的精神和鏗鏘振奮的抬屋號子深深感染了我。

從農村回城時的待業期間,為了謀生計,我在建築工地幹過一段時期的小工,打夯是家常便飯。那時人們蓋房,一般都是平房,根本不用打樁機,也不用電夯,打房基都是用木製的夯,底下是水桶粗細的圓柱形木墩,木墩用鐵箍箍荂A鐵箍上還有幾個繫繩子用的鐵環;上邊也有個木柱,只是略細小一些,都用鐵箍箍荂A兩個木柱之間還有幾根細圓木把手連接荂A底下有幾個用來拴繩子的鈕環,高度一米半左右。打夯的時候六個人(大的夯八人)拉住繩子,一個人扶住圓木把手不致傾斜,一提一鬆,不緊不慢,一下一下的墩實夯土。

人力打夯是要跟虒馱l慢慢來的,喊號子的就是那個扶蚕q體圓木把手的「指揮」。只見「指揮」一扶圓木把手,彷彿一道無聲命令,六人同時貓腰,抄好各自的一頭兒。但聽「指揮」嗓子一咳,不緊不慢地唱出:「大家抬起來呀--」,「呀」的拖音未落,六個人同時和唱:「好哇!」且同時用力,本來非常笨重的木夯,「嗖--」一下飛起,「咚!」重重地砸在鬆軟的土基上。哪夯歪了,眼觀六路的「指揮」便唱了:「南邊歪半夯啊--」大家一聽,下一夯就主動往北抬一些。若到邊該拐彎了:「大家往東砸呀--」,隨茪@聲「好哇」,自然就拐到地基的東面了,若見哪人沒用勁,聽吧:「瘦猴子別耍懶呀--」,點到為止,那綽號叫瘦猴子的也不敢偷懶了,因為不用一個勁,夯不平。那時沒有什麼文化娛樂,人們看茈棟q,聽蚕q歌,也是一樂。見到圍觀的人多起來,打夯的指揮愈帶勁:「大家加油幹啊--」-「夯啊!」/「夯好了蓋新房啊--」 -「夯啊!」/「蓋新房娶媳婦啊--」-「夯啊!」/「娶媳婦生兒女啊--」 -「夯啊!」......夯詞完全是現抓,即景生詞,順口編出,「張三那小兩口兒啊--,」-「噯!」/「你們別吵架啊--,」-「噢!」/「李四你成了家呀--」-「噯!」/「千萬別忘了媽呀--」 -「噢!」這是藉打夯來勸喻百姓要恩恩愛愛地過日子,要孝敬父母,不能娶了媳婦忘了娘。這樣的夯詞還有教化作用哩。

隨蚞鰼髀q力設備的廣泛運用,勞動號子漸遠漸去,繼而在民間銷聲匿跡了。往事悠悠,許多事已經淡忘,唯獨抒發勞動者情感的號子仍印在我腦海深處不能忘懷。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新聞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