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論壇 > 正文

中資漸掌港股定價權

2017-07-18
■中資行與外資行對中資企業的定價方法往往存在明顯分歧,如長城汽車。資料圖片■中資行與外資行對中資企業的定價方法往往存在明顯分歧,如長城汽車。資料圖片

盧浩德 興證國際證券私人銀行副總裁

香港回歸祖國二十年,港股最大轉變是由當年中資上市公司數目由只佔大市20%升至今年達60%,每天頭20大成交的公司幾乎都是中國業務的中資公司。以往港股極受外圍的美股影響,但這情況已在近年開始漸漸減退。外資亦在港股的定價權漸失主導權,隨茪元篣窶ㄩ瑊z公司在港數目急增,在港股定價權已經控制半壁江山。

大市下半年或現調整

舉例就像中國琱j(3333)及長城汽車(2333)等公司被大部分外資看淡,但因北水無盡的龐大資金湧入,其股價愈升愈有。此情況彷彿在告訴市場,外資在中資企業的定價方法是錯誤,他們有自己一套外資看不到的價值,股票市場是一個金錢遊戲,哪一方的資金多就會勝利。而事實上,外資在港的規模的確一直縮減。

大市升跌除資金因素外,投資者注重的是企業盈利和央行的貨幣政策。「加息」二字自2016年開始已聽到習以為常,聯儲局分別在2017年的3月和6月各加息1次,股市與樓市無視加息續升上歷史高位,投資者已經不把加息當作一回事,總是有藉口說加息對資本市場沒有影響,加息次數不會多等說法,市場的警戒性極低。

聯儲局近期的主要目標已由漸進加息轉做縮表,縮表比加息對市場影響更大,若資產負債表目標縮減約3,000億美元,威力其實是相當於加息0.35厘,若加息與縮表同步進行,對資本市場會有一定程度的影響。在6月至7月頭期間,帶領環球資產向上衝的先驅領頭羊納指已出現一浪低於一浪之勢。納指在6月9日,28日及29日都出現大幅拋售,隨後的跌幅不但沒有修復,而是緊接向更低水平進發。在市場升幅最大的領頭羊出現弱勢轉向往往是大市出現調整的強烈訊號,由於下半年市場會困於聯儲局縮表的定向,市場有機會出現10%的調整,達拉斯聯儲主席卡普蘭在5月尾的公開場合亦曾道,股市出現一定程度的調整會是一件健康的事情。

納指超賣吼實科企股

納指是科技股的指標,亦是現今市場資金動向的先驅指標。說實在的,科技企業的盈利能力極高和處於增長階段,而且大多科企都持有巨額現金,業務亦不會受經濟和貨幣政策影響,如市場大跌只會給予這批科企收購壯大的機會,市場調整至超賣水平,科企會是買入的首選。■題為編者所擬。本版文章,為作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筆者為證監會RA 1 & 4持牌人,本人沒有持有上述提及股份,本文所表述的任何觀點僅反映筆者個人對目標投資及發行人的觀點。)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