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何秀蘭堅持參選 胡穗珊憤而退黨

2017-08-24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黃羅周3人入獄之後,反對派各黨派隨即就補選展開新一輪角力。但工黨主席胡穗珊卻突然宣佈辭去主席一職,並宣佈退黨。工黨現時由黨務副主席趙仕信擔任代主席一職,趙仕信表示,胡穗珊對工黨的運作有意見,因此決定離開,他們曾多次挽留亦無果,只能尊重胡穗珊決定。所謂對工黨的運作有意見,不過是政客的「語言偽術」,胡穗珊退黨真正原因,是她企硬不准何秀蘭參加港島補選不果,眼見自己只是傀儡,老將退而不休,新人上位無望,不如及早退黨另謀發展。

胡穗珊接任工黨主席,主因是在上屆立法會選舉,以李卓人為首的老將幾乎全軍盡墨,李卓人眼見眾怒難犯,加上黨內求變心切,於是急急推出胡穗珊接任,以回應黨內的年輕化訴求,但真正實權依然掌在李卓人、何秀蘭手上,甚至連黨內的職員安排,都要聽李卓人指示,原因很簡單,李卓人控制了黨內財政,而且黨內的骨幹都是其親信,自然不怕讓位予胡穗珊而大權旁落。

然而,胡穗珊也不是省油的燈,也希望能夠上位,而她要真正上位,取得實權,關鍵就是不能讓黨內老將「復辟」。所以,她早前已在網台放言,指有她作為工黨主席一日,何秀蘭都絕不會再次參選,言下之意,就是要一眾老將安心退隱,不要再戀棧權位。但及後羅冠聰、黃之鋒入獄,令港島反對派補選議席出現真空,以上屆立法會選舉牌面計,確實以何秀蘭出選較有勝算,對於這個天賜良機,何秀蘭自然是磨拳擦掌,並得到李卓人的支持。

在議席面前反對派沒有妥協空間

然而,胡穗珊早已有言在先,表示絕不會讓何秀蘭出選,但如果將有關決定放在工黨執委會內表決,結果可想而知。這樣,胡穗珊這個主席還如何當下去?更重要的是,既然何秀蘭可以復出,然則,李卓人下一屆也照樣可以再選。以工黨的實力,根本應付不到多個區出選。即是說,胡穗珊不要說補選,就算下屆立法會選舉也是沒有機會。這樣及早離去也不失為一個選擇。

對於胡穗珊的憤而退黨,當然不必同情,但事件卻反映反對派政客的虛偽嘴臉。所謂讓新一代接班,不過是擺個樣子,應付黨內訴求,但實質權力卻是半點不讓。因為他們沒有了權力、沒有了議席,就什麼也沒有。所以,他們從來不會有退出的打算,李卓人、何秀蘭如是、馮檢基也如是。說到底,就是權錢作祟。胡穗珊的事件不會是第一次,隨虒刐麊熄}展,相信會有愈來愈多反對派新一代看清楚這些大老的嘴臉,看到自己的「前途似咁」,繼而紛紛退黨。

筆者早已揚言,對於黃羅周的入獄,「香港眾志」的一鋪清袋,「自決派」的江河日下,最開心的正正就是反對派,為他們提供千載難逢的機會。因此,梁天琦說要和反對派合作補選,以為可以借反對派來休養生息,不知道在議席面前,反對派從來都沒有妥協空間。大舉向「自決派」等搶奪地盤,只是時間的問題。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