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文匯論壇 > 正文

政治保護傘失靈 鄭松泰咎由自取

2018-01-16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熱血公民」主席、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前年故意在立法會內倒插國旗和區旗,早前被法庭裁定侮辱國旗罪及侮辱區旗罪成立,其任教的理工大學遂成立教職員紀律委員會跟進事件,日前通知他不再續約的判決。失去豐厚收入的教席,鄭松泰隨即指責有關判決是「政治打壓」、「黑箱作業」云云。

什麼是「政治打壓」?就是基於政治目的而對某些人進行打壓,但現在鄭松泰是因為其政治理念而被校方停止合約嗎?不是,而是他觸犯了侮辱國旗罪及侮辱區旗罪,校方因其違法行為而作出懲處,這不是「政治打壓」,而是依例懲處,咎由自取。而且,校方是通過教職員紀律委員會跟進事件,經過兩個多月的調查及討論,決定不再與鄭松泰續約,做法符合程序,鄭松泰不是第一日在大學工作,當然知道校方的處理沒有問題,現在大叫大嚷不過是輸打贏要而已。

大學聘請教師,是為了作育英才、傳道授業,而不是利用自身的教師身份,宣傳政治理念,甚至在校園內宣揚激進抗爭的一套。鄭松泰身為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專任導師,但外界開始熟悉他的,卻非他的學術,而是他作為「熱血公民」屢次發動暴力衝擊,由非法「佔中」到狙擊內地旅客,都可以見到他的身影。

記得2015年一些激進組織屢次發動針對內地旅客的暴力行動,什麼「光復屯門」、「光復元朗」,搞得地區上雞犬不寧。其中,在所謂「光復屯門」行動中,鄭松泰更擔當了總指揮,在場發號施令,指揮憤青指罵挑釁旅客,幾百名憤青狀若瘋虎般四處搗亂,及後鄭松泰更指示憤青衝擊屯門時代廣場,導致現場大混亂,有警員更被憤青拳打腳踢,多名憤青因此被捕。至於一直在後面指揮的鄭松泰則借亂逃走。

在這幾年間,鄭松泰在激進社運界大出風頭,隨荈嶼v達上屆立法會選舉再次落敗,鄭更接任「熱血公民」主席,一邊成為尊貴的立法會議員,一邊又可繼續在大學領取豐厚薪津,當其時,鄭松泰意氣風發,更加有恃無恐地搞政治,原因是他認為立法會議員足可成為其保護傘,儘管他變本加厲,但校方怯於其議員身份,斷不敢拿他說事,就如戴耀廷、陳健民等人一樣,搞出一場「佔中」,依然可以教授我自為之。然而,校方現在卻動了真格,眼見政治保護傘失靈,自然令鄭松泰惱羞成怒,繼而猛烈炮轟校方。

但校方的處理有錯嗎?鄭松泰確實是犯法。大學不是法外之地,不要說參與違法衝擊,就是發表一些不當言論,校方也可以隨時將有關教師解僱,例如早年美國有一名白人教師沃伊特,在課堂上有黑人學生說自己想要成為美國總統時,沃伊特卻宣稱這個國家不需要另一位黑人總統。隨即引發社會的廣大爭議,辛辛那提州費爾菲爾德教育委員會以4比0的投票結果決定解僱沃伊特。鄭松泰不但發表大量極為偏激的言論,例如在「佔中」期間,他曾撰文辱罵香港父母是豬,更滅絕人性地要子女與父母斷絕關係,終生不相往來,而且他更「坐言起行」,屢屢發動激烈衝擊,並且公然侮辱國旗,這些行徑足以立即將他解僱,現在只是終止合約已是從輕發落。

過去一段時間,香港的大學對於校內教師發動、參與各種政治行動以至違法衝擊,往往採取息事寧人的態度,結果令一些「政治教師」以為搞政治可成為其保護傘,現在理大依例懲處鄭松泰,無疑是開了一個好頭,期望其他大學都可以堅守原則,還校園安寧。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