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星光透視 > 正文

拍《古宅》有異樣 器材搖晃 涂霆駿 麥浩邦︰親人變老恐懼過撞鬼

2018-10-05
■涂霆駿(左)及麥浩邦(右)首次擔正做導演。■涂霆駿(左)及麥浩邦(右)首次擔正做導演。

驚慄結合親情的題材罕見,負責執導東方影業頭炮作《古宅》的兩位新導演涂霆駿、麥浩邦大膽起用此構思,電影除了驚嚇十足外,也有不少溫情「淚點」。兩人接受專訪時表示,相比起撞鬼,其實內心更大的恐懼是看到自己的親人變老,甚至有一天會死去。■文、攝:陳添浚

一部鬼片怎樣才夠驚嚇?《古宅》就做了一個示範。涂霆駿說其實「若隱若現」比「活生生成隻鬼走出來」更恐怖,所以在劇情上也是強調這一點,在首映場時不少觀眾就被這種「未知」的氣氛嚇出一身冷汗。

內心親情戲感人

不過兩位導演皆強調,恐懼很多時其實是來自內心,所以電影中最恐怖的不是鬼本身,而是親情如何影響人的內心恐懼。麥浩邦說︰「電影中的恐懼不只是視覺上,而是涉及到親情。例如電影上半部分朱茵不知道自己老公是否還在生,家裡又同時撞鬼,所以她不知道自己的老公是否『頭七回魂』回家。這種既希望自己老公回家,但又怕鬼的心情是很複雜的。華人社會親情和恐懼本身就有很大聯繫,例如阿媽總是擔心自己兒子出事。」涂霆駿則說:「當片中張繼聰看到自己母親(朱茵)老去,連自己兒子也不認得,其實內心的恐懼比起見到鬼更甚。」

因此,內心親情戲成為了電影的感人位。電影中不斷穿越過去與現在,但用的卻不是純粹傳統閃回方法,反而將之結合角色的內心情感。「純粹的閃回有點過時,所以有時安排角色親眼看到自己的回憶,而且就算是回憶中的同一件事,不同角色也會因為自己的偏見而有所不同。例如張繼聰很多時候只茞揖擦芊]朱茵)不好的地方,但朱茵就相反。」兩人說。

戲內猛鬼,戲外拍攝時同樣猛鬼。涂霆駿說戲裡的大宅其實是在元朗一偏僻處找到,有超過100年歷史,拍之前也聽過那裡很猛鬼。他說:「第一天拍攝的時候,把攝影機的穩定器放好後,它居然自己搖晃起來。當我們把它拿出屋外,它又突然停止了擺動。最後我們索性不用它了。」

不過相比起撞鬼,兩人表示更擔心是因為器材問題影響拍攝時間,導致電影最終超資,而這也是作為新導演的兩人不願看到。「因為超資一天就多用幾十萬,所以必須在時限內拍好。」

讚朱茵敬業樂業

近年香港有不少出色的新導演湧現,涂霆駿、麥浩邦說東方影業起用他們,的確是一個大膽的決定,認為是反映出現在電影投資者主要是看重更長遠的電影業發展。「拍一部戲要七八百萬,但能在香港收到1,000萬票房的電影其實不多,其實風險挺大,不過公司也願意讓新導演執導,說明他們是看重長線電影業整體發展。」

兩人在分工上也很明確。涂霆駿以前拍廣告,因此重視影像鋪排,而麥浩邦以前是副導出身,因此重視演技上的指導。麥浩邦特別提到與復出拍電影的朱茵的合作經驗,「初初也有點擔心,因為她是很出名的演員,而我只是新導演。合作起來發現她不但演技實力好,能演出同一角色由年輕到年老的不同層次,而且她還很敬業樂業。每一天拍攝完畢後她也會拿Payback(回放)回家看,看看怎樣做得更好,就算和導演對於演出有不同意見,她也很尊重導演的最終方向。」

送《古宅》電影換票證

由東方影業出品有限公司送出《古宅》電影換票證40張予香港《文匯報》讀者,有興趣的讀者們請剪下《星光透視》印花,連同貼上$2郵票兼註明「《古宅》電影換票證」的回郵信封,寄往香港仔田灣海旁道7號興偉中心3樓副刊部,便有機會得到戲飛兩張。先到先得,送完即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