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昨日紀】從編者到學者──詩人陳義芝

2018-10-29

陶 然

說起來,認識陳義芝很久了,應該是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吧。當時,他作為台灣《聯合報》副刊副主任,隨主任憬間A率一群台灣著名作家出訪福建尋根;我也應福建作家協會主席張賢華之邀前往,我和義芝喜相識於山下的武夷山莊。那時,彼此初識,雖然有竹筏同遊九曲溪之誼,而且還同房共住一晚,但彼此都很客氣。記得有一晚,請推拿師推拿,問他是否也來?他耍手擰頭,說,看你表情那麼痛苦,我不要。其實我實在不知道自己神情到底如何,因為看不見嘛。

因為他在編副刊,而我也在編《香港文學》,雖一海之隔,彼此聯繫也就多了起來,無論他應邀來香港開會,還是我去台灣,都要想辦法見面。那時他在報紙,還請記者對我作了個專訪。我們相互之間也發對方的作品,非為私誼,實是他的作品讓人心儀。我也曾經到過《聯合報》報社去探他,當時他是副刊主任,正在大堂聊天,副主任蘇偉貞也路過,打了個照面,義芝還拉她一起照相,只是好像沒有照好。後來,他們兩個前後離開報界,先後投身學界。

記得那一回我率團訪台北,他還抽空駕車,到我入住的西門町酒店帶我兜風。回程時,途經售賣食品的商舖,他得知我要買綠豆糕,於是把車子停在路旁,我想跟茪U車,卻被他攔住,叫我,別動!不一會,他就提茖漜偕顐尿|回到車上。我不善言詞,連謝謝也沒講,但內心卻永遠記得那個晚上。

2011年2月去台北,住在國聯飯店,時值元宵時節,但天還是不太冷。晚上,他帶我在附近的中山公園紀念館一帶晚飯,大概是元宵的關係,用餐的人多,那些飯館內外都擠滿了食客和輪候的人。沒辦法,義芝苦笑道,我們只好到別處看看了。於是,一路說說笑笑,兜了個圈,終於找到一家,便一頭鑽了進去。用餐間,義芝問我想見誰,我說簡媜吧,只是不知道她有沒有空?他即刻以手機聯繫,並約定次日由他開車帶我去木柵看簡媜,我們三個在那裡的飯館吃午餐,席間談起植字,義芝還介紹到哪裡去委辦。飯後在小山坡的合照,背景是粉紅色白色的杏花林,說說笑笑,十分歡快。

有一回在台北,他帶我去台灣師範大學附近的餐廳,「紙火鍋」晚飯。紙做的火鍋?不免好奇。原來是日本進口的紙製成的呀!再有一回,我們去台北,他還邀我們去飯店晚飯。因為塞車,我們遲到,他竟跑到附近路邊等候,讓我感動得無語凝噎。

自然,我們也在成都的會議上碰過面,記得那次,會議安排他和我主講台港娛樂圈概況,他開場白以四川話開頭,這時我才真正意識到,他原籍四川呀。

當然,我也曾經在香港接待過他,不過每次行程匆匆。有一次他應邀參加會議,並在我主持的大會上發言,後來一起共進晚宴,其間交談了一會,他又忙蚖隻^台北去了。直到去年七月,他應邀任香港「紅樓夢長篇小說獎」評委,才有機會在他所住的紅磡海逸酒店,請他和他詩集的韓文譯者金晚飯。並非回請,只是借機聊天而已。

義芝搖身一變,以博士學位,從編者變為教授。在他作為編者之時,早已是著名詩人,又是文學評論家,編撰過台灣小說年度選,也出過台灣十大詩人選評,所選評的評論令人印象深刻。據聽過他的課的學生說,反應良佳。以他在文壇資歷,加上學歷,他的跳槽時機,誰言不佳?!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