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采風 > 正文

【淑梅足跡】香港有一個阿V

2018-10-30
■阿V是百分百的印度人自視為香港人。作者提供■阿V是百分百的印度人自視為香港人。作者提供

車淑梅

阿V全名Vivek Ashok Mahbubani是百分百的印度人自視為香港人,祖父五十多年前帶茪鷟邡荋鉹u作,至今已三代了。阿V說得一口流利的廣東話,全因父母的遠見意識到孩子他日要在香港發展,語言方面不可以只懂印度語,於是為一對子女選擇了本地主流學校,小孩子可有感到自己與別不同?

「最搞笑老師每年點名都給我一個新發音,同學便用那個發音來叫我,好好玩。我努力學好廣東話與同學打成一片,直至中學那次某女校同學到男拔萃開會,女孩子見我退避三舍,我要很主動,說我講廣東話的,方把冰山劈開,我才開始思考到自己原來是少數,起碼在外表上與大部分香港人不同。」

印度人在香港會遇到什麼情況?「我一直當自己是香港人,記得那次在街上一位伯伯喝我一聲(鬼佬),其實也不計較,但當時我想起了孫子兵法裡面不用戰爭也可以取勝的招數,於是我告知他叫錯了,我不是鬼佬,我是阿差,我相信以後他再也不敢隨意喝罵外籍人士,免得叫錯,哈哈哈。」

別以為阿V平日總愛嘻嘻哈哈,原來他也經歷了一場差點掉命的大病,當時他從城市大學榮譽畢業之後事業剛起步,某夜頸部一側突然隆起了一個大泡,醫生告知那是淋巴癌要立刻進行化療 ,注射六針,每隔二十天一針,「那段治療期間有喜有悲,最開心身上的毛髮全都脫光,再不用花時間剃鬚;但注射針藥可夠慘,第一天打了針非常痛苦,嘔吐,沒有胃口、疲倦等等,什麼也做不來,經過了十天慢慢恢復,第十一天開始精神了,直到第二十天之後又要接受另一次注射,進入另一次循環。我明白到做什麼都要抓緊時間,看書、見朋友等等都趕緊在第11至20天裡面完成,再不可以拖拖拉拉了,這是最大的啟示。」

阿V在病榻之中起了一個心願,如果痊癒的話,一定要參加一次棟篤笑比賽,結果在2007年參加了全港的公開廣東話棟篤笑大賽,他獲得了全場冠軍;翌年在英語比賽也得到了總冠軍,令人刮目相看。他受歡迎因為大家開心見到一位印度人操流利廣東話,另一方面因為他的內容非常生活化,「我要將個人的經歷與大家分享,例如我站在地鐵上就會出現很多奇妙的變化,我在金鐘,大家會猜想我在銀行工作是白領,到深水鶗i能以為我是搬布工人,再去到元朗可能估計我是苦力。其實我沒有改變,只是大家心態上對我的目光不同。這樣的經歷完全對我沒有任何影響,因為小時候,當教師的媽媽對我說過,這世界任何一個民族都沒有分對錯,但我們做事要堅持,本茈u許成功不許敷衍態度。這對我影響極深,我很開心我是香港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來自香港,所以我無論到什麼地方演出,也告知主辦單位我是來自香港的。」

我相信阿V當選十大傑出青年,並非因為他懂講笑話,而是他經常到學校和公開場合分享他的想法,帶出香港精神,正如他一直強調自己是香港人,香港是一個態度,一個精神,而非一個種族,多謝我們香港有一個阿V。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