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文匯報 > 財經論壇 > 正文

展望2019年 通脹成主要變數

2019-01-11

Shamik Dhar 紐約梅隆銀行投資管理公司首席經濟學家

2018年是全球環境出現分化的一年,美國昂首向前,而世界其他地區蹣跚而行。展望未來,金融狀況緊縮、歐洲經濟增勢低迷、有些與眾不同的新興市場陷入困境、美元走強並在全球範圍內產生不利影響以及貿易呈現緊張局勢,這些情況都有可能蔓延至2019年。投資者面臨的問題是,基本面是否足夠強勁以使得全球市場穩固,以及當前的資產價格是否完全未理會雖然走軟但仍穩健的基本面以及全球前景面臨的風險。

美聯儲至少加息兩次

通脹預期在發達經濟體得到有效控制,從而降低了通脹大幅上升的可能性。雖然美國聯儲局今年很可能會至少加息兩次,但我們對於第三次加息持懷疑態度。此外,七國集團的平均就業率下降,這並未導致薪資相應上漲以及通脹上升。因此,我們預計長期利率不會大幅上升。歐洲央行有可能選擇在2019年末或2020年初進行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的首次加息。美元有可能逐漸走強,但一旦美國聯儲局暫停加息或者英國脫歐局勢在布魯塞爾變得明朗,美元上漲勢頭就將終止。因此,全球市場在2018年出現的拋售行情對於風險資產而言是個機會,而債券仍將與股票保持負相關性,從而使得標準的多元資產投資組合能夠有所表現。雖然風險資產可能不會像近期那樣穩步升值,但堅挺的全球背景最終將會支持資產價格。

儘管如此,市場波動性必將會上升,因貿易緊張局勢、全球金融狀況緊縮以及對於意大利債務可持續性和銀行業穩定性的恐慌情緒對建設性情景構成風險。

中美貿易衝突正在升級。特朗普政府正在深入研究中國的強制技術轉讓、外企監管政策和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倡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這項計劃對美國的科技霸權構成直接威脅。這些問題不太可能會很快得到解決,預計美國會在2019年初對所有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加徵25%的關稅。

貿戰升級拖累中國經濟

總體而言,美國能夠承受住這種壓力,但中國經濟將會感受到痛苦。隨茈球貿易萎縮,歐洲和新興市場將會受到影響,因歐洲和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長在更大程度上依賴於全球需求。

此外,發達市場央行會在2019年結束貨幣寬鬆政策,並開始實施量化緊縮政策。到11月底時,美國已縮減約4,000億美元的美國國債和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目前每月縮減的規模為500億美元。

歐元區債務風險加劇

最後,歐元區仍然易受金融行業所面臨風險的影響。意大利和歐洲央行之間的關係依然像是一輛緩緩滑行的殘破列車,而歐洲的銀行仍擁有各自母國的主權債務。此外,歐洲的銀行還擁有除各自母國以外其他主權國家的債務,從而使得蔓延至整個地區金融業的風險加劇。由於去年夏天爆發了土耳其貨幣危機,歐洲銀行業在成本為零的時期向新興市場的企業大舉放貸。隨茈球流動性收緊以及利差交易出現反轉,這些表內資產有可能會下跌,從而對銀行的資本比率構成壓力。

在這種情況下,「沉睡的巨人」就是通脹。即使在大多數發達經濟體的通脹溫和升高之際,幅度對於當前央行緊縮計劃而言是可控的,對於全球經濟而言是相當溫和的。如果通脹升速加快,則我們預計的建設性情景將會迅速分崩離析。蠢蠢欲動的美國聯儲局有可能以快於市場當前預期的步伐加息,從而引發風險資產遭到拋售。一旦與美國實際利率趨同,則所有資產類別都會受到衝擊。在這些情景下,投資環境將會快速發生變化,因股票和固定收益將變成正向關聯,從而使得在配置資產時面臨與金融壓抑時期迥然不同的挑戰。

全球經濟背景仍然穩健,即使平平無奇並且有點惡化。我們預計,2018年的拋售行情將 向投資者提供舒服的進入點以及對資產配置進行再平衡的機會。我們樂觀觀點的主要變 數是通脹,而只要通脹持續溫和上升,我們預計風險資產就會在2019年取得上行走勢。■題為編者所擬。本版文章,為作者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報立場。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